乌龟怎么养—出租屋的交换后续

- 编辑:网页上传 -

距离格莱斯已经不到半天的路程,一行人决定停下来休息一下,顺便吃点儿东西。为了节省时间,三个兽人士兵没有去打猎,而是把自己的军粮从包裹里拿了出来分给了米可和艾丽克丝,于是米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兽人的军粮。

一块不知名的肉干。

米可接过来放在鼻子前嗅了嗅,然后掰了一小块,发现这肉干居然是熟的。这让米可很是诧异,毕竟在这与兽人近距离接触么长时间,没有见过兽人吃熟肉的。

询问那三个士兵,得到的答案是熟的肉干好保存,而且方便携带,听起来合情合理。

米可把掰下来的那一小块肉干放进嘴里,对于好久都没吃到肉,而且只以野果充饥的米可,即使是干巴巴且没有佐料的肉干,竟也觉得算得上是一顿美餐了。

兽人士兵科伦看着米可细细品味的模样,笑着说“怎么样?人类的肉味道不错吧?”

“!!”米可的脸瞬间铁青,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贝克。

前一刻还认真进食的表情,瞬间变成了仿佛吞了一只长毛大蜘蛛的模样吓了科伦一跳,他伸手在米可的眼前晃了晃“喂,小家伙你怎么了?不会是噎着了吧?”

“唔。。”米可扔掉肉干,冲到一旁扶着树开始呕吐,本来就没吃什么东西的她,根本就吐不出什么来,一个劲的干呕让她的眼睛由于过于用力都微微发红。

“嘿!别浪费啊!”科伦捡起地上被米可丢掉的肉干,纳闷的看了看米可,然后看向自己的两个同伴“她是不是吃坏东西了?”

米可的干呕还在继续,艾丽克丝坐在一旁默默的吃着肉干,仿佛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事实上也的确与她无关。

直到呕到脱力,米可才停了下来,无力的跪在地上,发红的眼角因为干呕而闪着些许晶莹,她喘了两口气,看着三个士兵声音有些发颤“你们吃的,是人肉?”

科伦愣了一下,所以她扔掉食物,就是因为这点小事?科伦有些生气,他挑了挑眉“是又怎么样?”说完,还狠狠的咬了一口手中的肉干,故意嚼的很大声,这让米可的苍白的脸色更差了。

“人肉又怎么了?战场上经常找不到吃的,常常就直接抓人类士兵来填肚子。”约翰皱着眉说。对于兽人来说,直接吃掉敌人不但会省去寻找猎物的时间,而且还会震慑敌人,简直就是一举两得。

约翰的一记补刀让米可的脸又惨白了几分,贝克默默的看着,一直都没有说话。

米可丢食物的举动成功的引起了三个士兵的微微不满,在战场上打滚的他们深知食物的宝贵,打仗的时候找不到猎物,饿个三四天的时候也是有的,那时如果有一块肉干,简直就可以称之为幸福,他们把宝贵的食物分给米可,可她居然把食物丢掉,这简直不能忍。

“不是人肉,是鹿肉。”艾丽克丝吃完自己的肉干,才缓缓开口“人肉不是这个味道。”

——【你们兽人是怎么生活的呢?书上说,兽人饿极了的时候会残杀同类食用。】

在与菲伊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她这样问米可。

任何有生存欲望的生物饿极了,都会不顾一切的。

而她的回答,是这样的,语气冷静且理智,仿佛本就应当如此。

是啊,连蚕食同类这种事都都是有的,分食敌人又有什么奇怪的?虽然当时回答菲伊的时候很平静,但真的轮到自己的时候,米可在那一刻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一样。

被自己吞掉的肉居然是人体的一部分,米可意识里强烈的反感和厌恶让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呕吐了出来。直到艾丽克丝开口,米可才从那几乎要将她溺毙的不适感中解脱出来。

然而随之而来的一句话,没有给米可任何喘息,直接又是一个晴天霹雳。

艾丽克丝。。米可机械的看向她。

“艾丽克丝阁下,这真的是您要托付的人吗?”贝克犹豫的开口,他并不认识艾丽克丝,自家队长从来不说自己的事情,也没提起过她有这样一位友人,不过看得出来,同样是沐浴过杀戮之血的强者,与自家队长的锐利不同,艾丽克丝的压迫感是内敛的,不会过于尖锐,却又让人难以接近。

面对强者,兽人都是尊敬的。可是贝克怎么也想不同这样一个强者怎么会选择那个已经足以用懦弱来形容、而且还是一个和她同性的猫族兽人。

“什么托付?”到底什么跟什么?米可现在心里烦躁不堪,艾丽克丝的那一句‘人肉不是这个味道’让她心里非常的不舒服,总觉得艾丽克丝应该是那种外表冷傲内善良的人,为什么。。

三个士兵均是一愣。

科伦瞪大眼睛“什么托付?嘿!是你自己说要照顾阁下的!”

“这和托付又有什么关系?”米可皱眉。

三个士兵互相对视了一眼,沉默半晌,约翰开口说“你是在人类的城市里长大的吧?‘照顾’在’兽人族里的意思是。。”

“不是那个意思。”艾丽克丝突然开口,她站了起来,冷淡的说“我并没有托付她什么的意思,启程吧。”

约翰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强者总是有着自己独特的想法,别人是永远无法理解的。

“九。”身边没有感觉到米可的气息,艾丽克丝皱了皱眉。

米可看了看她,终究还是走到她身边,在如今这个两族战乱的世界,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艾丽克丝必须满足自己没道理的洁癖呢?不过。。

“以后,不会再让你有吃人的机会了。”米可牵起她的手,说。

一句话仿佛一颗石子丢进了平静的湖面,激起了层层涟漪。艾丽克丝猛地怔住,随后冷淡的说“到底是什么样的自信,才让你总是说出这么自不量力的话来。”

米可脚步一顿,淡淡的哼了一声“自信是不多,但我会竭尽所能的去阻止你。”

“能做到的话尽管来试试。”艾丽克丝冷笑。

米可斜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三名士兵古怪的看着这关系古怪的两个兽人,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

“出了林子就是那个人类的镇子,我们就送到这里了,阁下请小心。”

艾丽克丝没有做声,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即使眼睛已经看不见,但是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傲慢。士兵们也不恼,恭恭敬敬的和艾丽克丝道了别,就离开了。米可也没有和士兵们道别,毕竟像她这样的战五渣,根本入不了这些强者为尊的兽人的眼,之前还算和谐,不过自从丢肉事件后,士兵们对米可的态度就冷淡了下来,不过这也好,米可也懒得搭理。

米可牵着艾丽克丝站在格莱斯镇口的远处。

人类的镇子。。难道就要这么进去么?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自己和艾丽克丝伪装一下的米可有些迟疑。

又要和人类接触了。。米可的心理突然升起些不自在,甚至有些想要逃避。意识到了自己在想什么,立刻摇头将这种念头赶了出去,握着艾丽克丝的手紧了紧。

“走吧。”

艾丽克丝微不可查的一挑眉梢“就这么进去?”

“嗯。”毫不迟疑的回答,米可的心中早已经有了决定。

“如果人类对我不利,我会杀了他们。”艾丽克丝平淡的说。

米可一顿,沉默了一会,看向她说“都已经瞎了,就别折腾了行么?一切交给我,我不会让人类伤害你。”

“但愿你做得到。”

——————————

“布莱恩!”男人气喘吁吁的冲到酒吧,找到那个正在和金发少年喝酒聊天的青年,大声说“镇上来了两个兽人闹事,我们的人已经赶过去了!”

拿着酒杯的菲伊一顿,见布莱恩看过来,菲伊稳稳地放下酒杯,说“我们也快点过去吧。”

布莱恩点了点头,和菲伊一起赶往了事发地点,抵达目的地之后,就看着一群男人将两个兽人围的水泄不通,手中拿着武器和兽人对峙。透过层层的人群,站在最外围的菲伊看到自家使魔正紧紧地把那个曾经有过一战之缘的白发兽人护在身后,一双幽蓝的兽瞳带着敌意盯着将她们围起来的人。

“就算长得再像人,野兽终究是野兽,会伤人的!而且兽人都是会吃人的,我们快点打死它们,免得我们的小镇遭殃!”手臂被米可抓伤的男人一脸怒气,而他的话也让周围的人握紧了武器,像是正在等待着时机,等到兽人稍有放松就立刻冲上去一样。

米可死死地咬着牙,手心微微冒出了汗,她紧紧地盯着人群的一举一动,心里只想着如果有人攻击艾丽克丝,她一定要第一时间帮她挡下来。

相反,被米可护在身后的艾丽克丝却十分的轻松,一点都没有危机感。

平静地看着使魔与白发兽人相牵的手,菲伊没有上前去替米可解围的意思,静静地呆在原地,天蓝色的立领衬衫和黑色的长裤,衬得她的身形修长,线条优雅。菲伊微微歪着脑袋看着两个兽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等!你们在干什么?”布莱恩拨开人群走到了最前面,看了看两个兽人,再看看人群“不是说不让你们轻举妄动的吗?”

“可是布莱恩,兽人在镇上闹事,还伤了乔瑞。”

“这是真的吗?乔瑞?”布莱恩看向被抓伤的男人。

“啊?是的!布莱恩你看看,我的伤口还流着血呢,我都快要疼死了!谁知道那兽人会不会带什么病,我会死么?”乔瑞举起带着几条血痕的手臂,一脸痛苦的说。

“好了乔瑞,你快下去处理一下伤口,这里交给我。”布莱恩看了眼乔瑞的伤口,说。

乔瑞恨恨的瞪了眼米可,捂着伤口从人群中退了出去。布莱恩走向米可,米可抬起一只手挡在艾丽克丝身前,微微弓起身子警惕的盯着这个正在靠近的人类。这么明显的保护姿势很快就让布莱恩明白了米可身后的兽人对她很重要,这个发现对于布莱恩来说实在是太有利了,因为布莱恩并不懂得怎么和兽人交流,所以他决定先制住这两个兽人再和它们说话,这样更保险一些。

布莱恩悄悄地使了个眼色给站在艾丽克丝身后的人,那人点了点头。

“好了,放松,我不会伤害你的。”布莱恩抬起了双手,希望米可能够放下敌意“前几天我们镇来了一个金发小子,说是要在这里等他的侍从,他的侍从也是一个兽人,你认识那个兽人吗?”

米可一愣,就在这时艾丽克丝突然扯了她一下,米可条件反射的往身后看去,之间那个络腮胡子的男人凶狠的瞪着眼,已经朝着艾丽克丝举挥下了铁锹。

艾丽克丝唇角勾起一丝戏谑的弧度,似乎在说,再不阻止他我就要大开杀戒了哦~

米可瞳孔一缩,在回神的时候两人已经调了个位置,铁锹以大到不可思议的力度敲到额头的时候,米可只觉得顿时眼前全是亮晶晶的星星在闪,晕乎乎的米可险些摔倒,下意识的扶住了身边的艾丽克丝,血液从额头滑落下来,一滴一滴的掉在了地上。

眼睛看不见,艾丽克丝并不知道米可伤在了哪里,扶着她蹲了下来,艾丽克丝微微咬紧了牙。

这一变故发生的太快,快到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络腮胡男人一愣,随后又果断的举起了铁锹,一击得手,绝对不能让兽人有喘息的机会!其他人见状,也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武器,有的是长棍,有的是铁锹,有的是用来割麦子的镰刀,人们举起武器就往蹲在地上的两个看起来十分柔弱的兽人身上招呼上去。

艾丽克丝的手慢慢握紧,就在这时,两个兽人周围突然卷起一阵风,将围击兽人的人们弹了回去。

晕晕乎乎的米可已经无法感觉到身边的情况了,脑袋受了重击的她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下巴突然被人温柔的抬起,米可勉强的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所看到的,是那入阳光一样温暖的金发,还有冰蓝色的眼睛。

菲伊。。

血液顺着下巴浸染了衣领,米可合上眼,失去了意识。

抬着使魔的下巴查看伤势的菲伊冷着脸,与她一直以来的温和有礼的形象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事实上从小到大一直都受着严格的皇家礼仪教育的菲伊,几乎没有动怒的时候,因为愤怒非常容易让人失控,而失控则会让一个人变得毫无理智可言,一个失去了理智的人是无法再去计较什么礼仪的。

布莱恩简直要恨死这猪一样的队友了,他怯怯的走过去,看着那个优雅阳光的少年此刻的脸黑的堪比锅底,看起来自己同伴的举动真的让她非常愤怒。

“伊凡。。”

菲伊一把将使魔抱了起来,半合的眼眸在长长的睫毛遮掩下看起来说不出的阴郁,她看着布莱恩,冷冰冰的说“我的侍从需要治疗,布莱恩。”

上位者的气势自然而然的流露了出来,震慑住了那些再度想要围上来的人,布莱恩顿了顿,然而菲伊却丝毫没有打算给布莱恩考虑的时间。

“别让我等待,布莱恩。”

“知、知道了。。跟我来。”布莱恩有些结巴,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伊凡竟有一种让他无法抬起头看着她的压迫感。

人群自动的散开,想拦却又不敢上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兽人就要被抱进了自己居住的镇子里,却无能为力。

抱着米可走了几步的菲伊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瞥了眼站在人群中的艾丽克丝,不咸不淡的说“还有,剩下的那一位,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动。”

菲伊走了,然而还没等人们缓过气来,艾丽克丝突然一脚踢飞了身边的一个人,那个人发出了“啊”一声惨叫,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艾丽克丝的那一脚踢断了他的三根肋骨,让他痛的爬不起来。

人们惊恐的拿起武器对着那个白发的兽人。

艾丽克丝冷冷的说“如果不想死,就带我过去。”

99%的人还阅读了:

宝贝你的奶好涨&他抵着她的腰不断律动

女人自熨过程的图片-第一次痛哭了男朋友说不做了

短文麻辣办公室合集_老公看着老婆被同事4p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