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尘play原文&女局长之权征途刘海瑞

- 编辑:网页上传 -

今日是轩辕烨熠跟慕家家主慕云兮的成婚的大喜日子!宾客如云,张灯结彩。

京城铺了十里红妆,家家户户热闹非凡。

传言,为了这场婚礼,轩辕烨熠花了足足两个多月的时间,亲手缝制锦绣嫁衣,纯手工做的项链跟戒指,还让人特地做了水晶鞋给慕云兮。

这足以让所有女人羡慕嫉妒恨。

坊间都说这轩辕烨熠给慕云兮的嫁衣,可是世间仅有的一件,其质地举世无双,这自然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

道路两侧全是接踵擦肩的人群,大红花轿马车缓缓驶过,伴着迎亲队伍向慕云兮府邸去。

另一边,慕云兮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服饰,彻底傻眼了:“这,这,这是烨熠准备给我的吗?”

嫁衣,是每个女孩的梦,慕云兮也不例外,原以为穿越到这里,婚纱什么的都是奢求的了,可是没想到轩辕烨熠让她如此感动。

“哟,小兮穿上去真漂亮。”清绝感叹道,可秀眉又随即一皱:“可是这颜色不合适吧!似乎是丧葬穿的缟素。”

这也不怪清绝审美有问题,确实古代就是迎红送白,白色一直都不太吉利。

慕云兮琼鼻都气歪了,但想到婚礼大喜不宜发火,于是假装微微浅笑道:“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你不知道吗,白色婚纱在西方可是有很美丽的象征呢。”

慕府大门一开,众人脖子都伸的老长,迫不及待地想要一睹新娘子的芳容。

“什么?为什么是白色的,这······不合适吧。”

路人议论纷纷。不过不得不说这穿上去真好看。“

这是西方婚纱吧。”一个富商说道,“据说西方的婚礼都是用纯白色的,叫做婚纱的礼服。它象征纯洁的爱情,见证了爱情的永恒。在西方的天主教传统里,白色代表着快乐。我从没见过如此婚礼。”

“原来还有这一层意思!”听完富商一说,众人才恍然大悟。

突然,大红花轿马车里面,闪出一道白色的影子,单膝下跪在慕云兮面前,手里拿着戒指:“兮儿,我要给你全天下最繁华的婚礼,让你当世上最幸福的新娘子。”

含情脉脉的眼神,四目相对,“你愿意嫁给我吗?”

慕云兮含着眼泪,晶莹的闪烁着花露,点了点头,笑了:“我愿意。”

在她身旁的慕容寒很满意这个妹夫,虽然之前对他有众多不满,但是毕竟这是小兮爱的男子,他也只能祝福他们二人,可是这样一来,现在最痛苦的是他了吧。

慕容寒看了看在角落的司徒天佑,不由得叹了口气。

“兮儿就交代给你了,如果你对她不好,我会杀了你的。”慕水寒看着轩辕烨熠,拉起慕云兮的手,放在他手中。

轩辕烨熠握紧慕云兮的素手,立下了慎重的毒誓:“小叔叔放心,此生我轩辕烨熠只爱慕云兮一人,一辈子不离不弃,生死相随,如若始乱终弃,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说得好。得君如此,卿复何求。”人群中传来一道这样的嘹亮声音,随后人山人海热闹的掌声。

司徒祺佑却是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长发如墨散落在白衣上,只稍微用一条白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全身散发着跟他的剑一样冰冷的气质,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体五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薄薄的嘴唇好看的抿着,深邃得看不到底的眼睛则正射着刀锋。“小兮……”

他缓慢的开口了。

“天佑?”慕云兮看着他,司徒天佑对自己的心,她是最清楚的,可是她不能给予回应,所以面对天佑,她总觉得愧疚。

“祝你幸福。”似乎酝酿了许久,司徒祺佑终于说出了这句话。慕云兮笑了:“祺佑,如果你找到了你爱的和爱你的那个人,一定要好好珍惜。我祝福你。”

“你放心,如果我找到了我爱的,和爱我的那个人……到时候我不理睬你,你可不要哭鼻子。”司徒祺佑半开玩笑道,鼻子却是一阵酸。如果那个人不是你,等到了又如何?

司徒天佑是个用情至深的人,他心里面只有慕云兮一人,再容不下其他女人,心里痛并快乐着:“若此生得不到你,就护我的兮儿一世周全吧。”

“才不会哭鼻子,你幸福了,我也就放心了,不是吗?”慕云兮笑着,握住轩辕烨熠的手,与其相视一笑。

这一路上,轩辕烨熠让人撒这糖果跟碎银,花瓣冲洗,烟花在天空中绽放着,一片奢华景象。

“烨熠,谢谢你给我这场繁华的婚礼。”慕云兮眼角含着晶莹的泪珠。

“兮儿,何必道谢,这些都是你应得的。我的娘子。”

到了王府,慕云兮刚刚下马车,红色的头纱,便轻轻地落在了慕云兮头上。

旁观的人皆惊叹,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慕云兮已经送入了洞房,轩辕烨熠在外头跟宾客们喝酒。

99%的人还阅读了:

家公吃我奶&两个人的手指一起进入

快穿之肉肉收集精&睡遍女下属的干部

bl啊好烫撑满了abo-我和陌生人在楼梯上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