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为何女人逼毛多

- 编辑:网页上传 -

“二皇子。”湛冷泽停住脚步说,“本王做什么事情应该是不需要你插手吧,妖兽内丹是本王的,本王想要送给谁,就送给谁,用不着你来插手。”

二皇子冷笑了下:“本皇子只不过是好心提醒,再说了,之前我们是怎么说的,你难道说忘记了吗,病秧子如果说好了,我们谁都过不到好日子,谁都别想要在这个皇宫里面站稳脚跟。”

“你说的没有错,病秧子是有很大的后台。”湛冷泽冷冷的说,好像他的口中就含着一块冰,说出来的话,呼出来的气都是那么的冰冷。

“可是,二皇子,你做事不是也是一样的不地道吗,竟然背后冲我下黑手,你以为本王就真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吗。“

二皇子失口否认说:“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怀疑刺杀你的人是本皇子安排的,湛冷泽你可不要乱说。”

湛冷着没有理会他,是不是乱说,只要他自己的心里面是最清楚的,对于这样的小人,以后整治他的日子还很多,大典之前,还是暂时的放过他好了。

“不过。”湛冷泽回过身子又冷冷的说,“这一次的祭天大典,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你应该会明白,我做不了我想要做的事情,那么你也是一样不会好过的”。

二皇子望着这家伙的背影,很是不服气的哼了一声,神气活现的,一个私生子,还真的是拿自己当做皇子了啊。

湛冷泽,我就是不会那么顺利的让你当上皇子。

到时候,我看看你究竟是不是能够笑出来,一个下贱胚子,居然还在这里生神气活现,我看你是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

栾煜淳回到了未央宫,母后传话的人已经把宴姬来的事情告知了他,所以一下朝,六皇子就急忙赶了过来。

皇后娘娘有些心疼的掏出自己的锦帕说:“你看看这样一个冒失劲儿,是不是听到宴姬来了,所以你就想到了自己的解药了啊。”

栾煜淳只是笑了下,相对于解药,他更愿意看到的是宴姬。

宴姬从怀中宝贝一样的掏出了一个小锦盒说:“这就是我帮你配制的解药,混合了妖兽神丹,甚至还有一百九十九种药物,可是一定要好好的服下,我相信,一定会药到病除的。”

皇后娘娘听了十分的高兴,终于自己儿子身上的顽疾要痊愈了。

栾煜淳接过要药丸,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这件事情,曾经无数次的发生在自己的梦里面,可是如今真的是成为现实,反而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怎么了。”宴姬看着他的表情,“你是不相信我的话,还是不相信我的医术啊。”

栾煜淳淡淡的笑了笑说:“我相信你,更相信你的医术,只是觉得有些突然,有些接受不了。”

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宴姬觉得这六皇子还真的是和自己的性格不一样,如果是自己,等了二十多年的良药,一下子放到自己的面前的话,一定会马上服下的。

“好了,就着温水好好的服下吧,相信你很快就和我们一样的健康的。”

“我去拿水。”皇后娘娘语无伦次,甚至于拒绝了婢女的帮忙。

看着六皇子亲自服下,皇后娘娘激动的流下了眼泪,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自己的儿子竟然真的是好了。

“宴姬姑娘。”皇后娘娘突然跪倒在地,宴姬突然下了一条,也跟着跪在了地上。

“皇后娘娘,你快快起来,不要这样,我怎么能够承受的起啊。”

“不,宴姬姑娘。”皇后娘娘十分坚决的说,“你是我们母子大恩人,更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这一生,我们母子都会把记在心里的。”

“皇后娘娘。”宴姬扶着他说,“您尽快的起来吧,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六皇子是我的病人,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该做的事情啊。”

“母后。”六皇子扶着她说,“您还是尽快的起来吧,不然的话,这要是被人看到了,宴姬以后还怎么来皇宫啊。”

皇后娘娘点了点头,站起来说:“虽说哀家可以不跪,可是六皇子却一定要跪下的。”

宴姬真的是无语了,这皇后娘娘今天是把自己当成了菩萨了,真的是跪在自己的面前的话,这以后该怎么办才好呢。

“娘娘,还是不要了。”宴姬扶住了六皇子将要跪下去的身子,“您不要这样,我答应过你和太后娘娘,就一定会做到,六皇子是我的朋友,能够治好六皇子,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皇后娘娘听了之后,更是越发的喜欢眼前的这个姑娘了,只是盼着自己的儿子能够尽快的将她娶过来。

所以,皇后娘娘刚想要借助这个机会把话说清楚的时候,六皇子却突然的说送宴姬离开,怕是他也看出了母后究竟是想要干什么了。

“哦。”宴姬有些晕头转向,只是连连的点着头说,“是啊,是啊,多多还在家里等我呢,是该回去了。”

皇后娘娘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六皇子已经拉着宴姬出去了。

刚到未央宫的外面,宴姬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好像是窒息了很久的人一样。

“宴姬,刚才是不是吓坏了啊。”六皇子看着他笑着说。

“哦。”宴姬尴尬的笑了笑,“我是有一点了,这平日进宫差不多是见人就跪,可没有想过皇后娘娘竟然会如此会拜我,真的是有些害怕。”

六皇子叹了一口气说:“我母后也是太过于吧高兴了,这二十年来,我的病就是压在她心头的一块大石头,如今总算是得意解除了,母后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能够放下了。”

“唉。”宴姬摇着头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不过,你总算是好了。”

六皇子很是感激的看着他说:“这都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可能就活不到现在,如果没有你,我怎么会吃到我这一辈子都没有想过的解药呢。”

“其实。”宴姬在这顿了一下,“我想说的是,这一次最应该感谢的人应该是湛冷泽,如果说不是他把妖兽内丹拿出来的话,我就算是再有本事也是没有办法配出解药的。”

湛冷泽,六皇子听到之后,还真的是有些不可思议,他居然主动的交出妖兽神丹来救自己,在六皇子了看来,他们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深厚的兄弟情。

“是的。”宴姬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是有些不相信,可是当我看到他真的是将妖兽神丹交给我的时候,我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有时间还是好好的感谢他,其实我觉得湛冷泽应该不算是一个冰冷的人,他还是有感情的。”

六皇子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本来还想要留宴姬一会儿,可是想着多多还在家里面,总还是不好意思多留。

“我送你出去吧。”

“不用了。”宴姬摆着手,“你还是回宫去好好的躺一会儿,这样的话,药效才能够发挥的更好,是不是啊。”

六皇子还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只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宴姬走出皇宫的时候,只能够算是放心的出了一口气,把六皇子的病治好了之后,总算是可以不用经常进宫了,想着这之前的种种事情,宴姬就受不了。

不过是不是也是到了带着儿子离开的时候了呢,京城毕竟是是非之地,这才来了多长时间,就已经是刀光剑影,飞沙走石了。

搞不好的话,还真的是卷进了什么皇位争夺之中,自己和多多的小命可就真的是玩完了。

走,还是走吧。

凌云这个时候走过来说:“宴姑娘,我们王爷请你上马车。”

“什么意思啊。”宴姬不乐意的瞟了他一眼,“你们王爷刚才是把我当成了空气人,如今倒了宫外了,居然敢和我这样的老百姓说话了,对不起,我没有时间。”

凌云很是犯难的说:“姑娘,刚才那是因为二皇子的车架就在后面,若是王爷这的是对你讲话的话,怕是二皇子会对姑娘。”

“奇怪了,我是我,湛冷泽是湛冷泽,这二皇子真的是想要怎么样的话,应该是不会拿我这样一个弱女子开刀吧。”

“姑娘,你不让着急了,尽快的上车吧,王爷说他有重要的事情想要和你谈。”

又是这样的借口,宴姬都有些腻歪了,湛冷泽难道说就不能够找一个更好的借口吗。

“好吧,今天我就看你的面子上,去见见这个罗刹。”

刚到马车里面,就看到了真冷泽一副死人脸,宴姬就不明白了,既然你那么的不高兴,干什么还要自己到马车上来啊。

“你,找我什么事情啊。“

湛冷泽睁开眼睛,脸色平静的说:“六皇子是不是已经服用解药了。”

“是啊。”宴姬点着头,“这还要多谢你的妖兽神丹,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把你的救命之恩都告诉六皇子了,他说会谢谢你的。”

湛冷泽冷笑了一下,自己做那些,难道说就是让他感谢的吗。

“多多怎么样,还好吗。”湛冷泽的眼睛里面总算是出现了一点光彩。

“哦。”宴姬却是有些意外,“挺好的。”

99%的人还阅读了:

爷爷和孙女&新娘系列合集

老板办公室系列辣文&宝贝把腿张大进去

藏玉纳珠肉肉—混蛋太深了你出来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