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葬身泥塘?

两人在微光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地面全是松软的泥,空气中水分也很大,不一会儿,不但杰森和安德鲁的外裤外衣全粘糊糊地贴在身上,连脚上也越来越沉,因为那些泥在鞋上越沾越多。也许是刚下过雨,杰森拿着一把长刀一边劈着挡路的树枝一边盼着中午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情况能有所改善。

当太阳热辣辣地照在头顶时,杰森发现状况一点也没能改善,这片地方本来就是烂泥地,太阳也不会让地面变坚硬,相反倒把他们腿上的露水和泥给烤干了,这下子裤子就像个硬壳在腿上磨来磨去。

杰森发泄式的狠狠地大步流星向前走了一阵子,突然发现安德鲁没有跟上来,于是他回头看去,安德鲁正蹲在地上不知看什么,然后又把背包里的东西倒在一个歪倒的树身上。杰森叫了两声,安德鲁连忙收好东西跑了过来。

“小声点,这附近有龙。”安德鲁已经尽显疲态,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弄上了不少泥点子,整张脸上只剩双绿色的大眼睛还闪闪亮。杰森的满心烦躁顿时化作心疼,他伸出手想帮安德鲁拢拢头发,却发现自己的手上也是树汁和着泥,一团糟。杰森苦笑着,开始后悔凭一时之勇把安德鲁拉进来。

安德鲁递给杰森一个奶粉罐似的大铁罐。

“这是什么?”杰森疑惑地接过。

“麻痹粉,里面是袋装的,如果有小龙,还是能管点作用,没带喷枪,你就把那小袋往它脸上扔吧,尽量用力,袋子打散了效力就能发挥。”

杰森愣了几秒,用这种小袋子对付飞龙?但看看安德鲁的样子实在不像开玩笑,就把东西收到自己的背包里去了。

“早知道弄把□□好了。”杰森后悔道。

“那东西还不如这个好使,这是我们新开发的,因为没有验证是不是有毒副作用所以还没投放市场。这是提炼的纯晶体,真正用的时候一般要稀释,要不然劲儿太大。”安德鲁自信满满地说。

听安德鲁这么一说,杰森也对这东西有了些信心。

虽然吃过偷猎来的飞龙肉,杰森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成年的活飞龙。两人先是感到地面“空空”地震动,就像不远处有人在用机器打桩,两人停了脚步,迅速地蹲到一块岩石下。不一会儿,一只飞龙就半跑半飞地冲过来了,步子看上去颇显轻盈。那飞龙足有三层楼那么高,头上有两个差不多算是角的鼓包,一身鳄鱼皮似的外皮已经看不出本色,因为那上面粘满了泥。那飞龙拼命向前伸着长长的脖子,翅膀一路打断了不少树枝,弄得满天树叶泥浆乱飞。这姿势,倒像是狼狈逃窜。看着那只飞龙从他们眼前跑过,安德鲁凑近了杰森的耳朵低声说,“那是母飞龙,后面跟的应该是求偶的公飞龙。”

果然,公飞龙在后面紧跟着就到了,它比刚才那只更显肥大,头上的角狰狞地分着多叉,脖子也颇短粗,就凤凰的审美观来看,这决对是只丑家伙,杰森很想和安德鲁说,看它长这样子,怪不得那母飞龙要跑。可是公飞龙已经到了近前,此时还是闭嘴以保安全为上。

等到那两只跑远了,安德鲁长长呼出一口气,虽然知道它们不可能发现他俩,可是还是感觉到紧张的压迫感。安德鲁刚想起身,一回头见杰森已经脱了上衣,用泥把头发竖得乱七八糟,正诧异间,只见杰森呼啦一下伸出两只翅膀,一下子把安德鲁扑倒在地,一边嘴里还叫着,“我也要求偶,我比它漂亮多了。”

安德鲁被扑倒在泥里,又气又怒,拼命挣扎出来回身扑倒杰森合拢他的翅膀,低吼着,“什么时候了你还闹!这么显眼的翅膀伸出来找死吗?”

远处一只想偷袭的蛇被安德鲁愤怒的绿眼睛瞄到,飞快地游动着逃走了。

下午时分,安德鲁在前面拿着定位仪和长刀气呼呼地走着,杰森在后面低头跟着。

安德鲁此时是满腔的怒火,杰森简直是……简直是让他说不出话来,这种时候也不忘了耍宝,完全不知道他那金色的大翅膀在阳光下有多耀眼,简直就是给飞龙们开餐的信号。

“安德鲁,安德鲁我们吃点东西吧。”杰森在后面叫。

“不饿!”安德鲁吼回去。

定位仪上的亮点已经好一阵子不动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亮点之前甚至还向后退了一段路。或许,那会不会根本只是小飞龙捡到追踪器拿来玩了。又或者,他们遇到了什么,安德鲁拼命控制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可他就是忍不住会往最坏的方面想。杰森,杰森他一点也不了解自己有多担心爸爸妈妈。

要快,要快,可是脚上总像带了两个千斤坠,清了几次泥也不行。

杰森跟在后面已经悔死了,早知道他是决不会和安德鲁开那个玩笑的,现在安德鲁凭着一身的怒火在透支体力,却无论如何也不想听他的。之前安德鲁居然一刀劈倒了向他们冲过来的类似野猪的动物,看得杰森打了个寒颤。

好吧,他不吃我喂他吃,不信他能劈了我,杰森这样想着,把背包抱到前面打开拿出吃的。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安德鲁又走出好远一段路。杰森一边叫着“喂,等等我。”一边手忙脚乱地收东西。

眼前的安德鲁突然之间一晃就不见了,杰森扔下背包向前猛跑几步,忽然醒悟,一把撕开上衣伸出双翅飞了起来。

那是一片泥塘,安德鲁的一只胳膊还露在外面死死地拉住一支树藤,眼见着树藤也要被拉断了,杰森冲上去一把拉住安德鲁的胳膊,拼命振动双翅向上飞起。一股力量在和杰森抗衡,无论他翅膀如何使力也拉不出安德鲁,杰森干脆放低了身体把脚抵住一块大石上使力,谁知道那“石头”一抖,下面居然伸出一个触手来缠住了杰森的腿,与此同时,杰森只觉得手里一轻,安德鲁被拨了出来。

安德鲁的头一露出来就吐了口泥之后大口大口地吸气,一边用拿着刀的那只手臂抹了一下眼睛。当他看清杰森已经有一半身子被卷到泥里之后,挥刀就向杰森的腿上砍去。

泥塘里一时间泥浆翻滚羽毛纷飞刀光闪烁。

________

对不起各位大人,最近实在忙,没时间给回贴回贴,各位捧场的大人谢谢了^_^

99%的人还阅读了:

少爷不要了&我总是湿成一片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学校-每走一步坚硬往上更深

最刺激的床上小说-她媚眼如丝轻喘着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