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全文免费阅读-男人拔罐要裸吗

- 编辑:网页上传 -

“不是姑娘?你是男人?”风亦大惊,这惊吓得他脸上瞬间失了颜色。

一袭红衣在身,穿得格外轻盈而飘逸,一张娇好清丽的脸,仿若漆黑的幕布中那一枚皎洁的明月一般美好。

龙其是那眸眼之中闪着滟潋的晴光,让人望之而不由亲近。

这样的居然是男人?这是萧峥第一次见到白露,竟一时眼拙,又被公子昭捉弄了。

可是,当他听到说不是姑娘时,心中却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实在是这张脸,他太熟悉了,虽说两年不曾再见,白露一出现就让他不由想起柳絮絮当初的种种。

他不相信她会无故失踪,更不相信会失踪得没边没影,可这两年他确实是找遍整个大隅。

有没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柳絮絮是否已经不在这个世上?

萧峥心中没由来一紧,立即就否定了,这是绝无可能的事情,身为大隅权贵的柳相爷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两年前的事情,她还欠他一个解释,这便是他为何一直坚持非要把柳絮絮找出来理由。

望着白露那张既熟悉而又显得陌生的面孔,萧峥藏在衣袖里的手,稍稍握紧。

“既是如此,白公子可认得柳相之女柳絮絮?”

白露眼里的神色不变,他步开脚,缓缓坐下,好整以暇地抚下衣衫上并不存在的尘埃,淡然道:“白某姓,并非姓柳。”

其言外之意不喻而明。

没料道他如此回答,萧峥愣了愣,一时无语。

白露又望向风亦,笑道:“风大公子还准备要纳白某为妾么?”

风亦的脸,一下子青了,怒道:“我又不是公子昭那个断袖男,怎么会纳个男人为妾!”

说完便想到此人是自己从公子昭的花阁里抢回来,顿时被堵得血塞,只觉一股腥甜之味在喉中沸腾,要吞不吞,难受极了。

“你是公子昭的人,为何从未见过你?”萧峥倒底是经过风浪,很快便镇定了下来。

他眼里闪过犀利之色,问出关键,也问出心中疑惑。

“昭是大能之人,我跟随着他何错之有?至于萧将军说从未见过我……呵,我倒是想问问萧将军可曾去过玉阁?”

萧峥再次微愣。

滟潋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了然,白露淡定地说:“但凡去过玉阁的人,又岂会说出从未见过白露的话来?”

握拳的手,突然紧了紧,复又放开,“风亦,送客!”

“就这么放他走了?”风亦大为不解,他们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抓了公子昭的,这样就放了?

“莫非风亦公子还想着要娶了白露?”

风亦:……

原来热闹的侯府,因着走了一个公子昭,又走了一个白露,而静了下来。

棋盘边上,来来回回几分变动,终于坐在那里的仍旧是最初的人。

风亦说:“将军,这公子昭果然深不可测,我们布置了这么久,居然就被他轻而易举的化解了,接下来要怎么办?”

有力的手指执起黑子然后落定,“并非全无收获,至少你如今知道了玉阁的位置,不是吗?”萧峥嘴角微微一勾,脸上一派从容,哪里有半点的不甘。

闻言,风亦认真想了想,正欲开口,又止住,一脸凝重。

“二公子可还好?”

“哼!我二弟虽然体弱了一些,但要应付一个公子昭还不在话下!”

萧峥一笑,面上英朗,“若非二公子用计缠上公子昭,你我也不好行事。他是吃了些苦头……好好养养。”

“将军放心,二弟无碍。”

萧峥点点头,继续执着黑子,认真落下。

只是他等了半天,也不见白子的动作,不由抬头,“想什么?”

“我……我突然不记得玉阁在什么位置了。”

“为何?”萧峥微愣。

“不知为何,刚才说到‘玉阁’时,我脑子里竟全然没有印象了。怎么会这样?”风亦突然抱住头,神色痛苦。

他越是努力回想,脑里却是茫茫一片,哪怕他在玉阁水深火热度过了一整夜,眼下却无法形容出昨夜是怎样的情景了。

“当真?”萧峥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你可有受伤?”

“没有!”风亦摇摇头,“没有受过伤的迹象。”

“看来,还是小看了公子昭!”

事已至此,哪怕他们现在去把白露捉回来也无济于事,公子昭既然能放心留下人,当是留有后手。

想到这里,萧峥心一沉,连着两日损失了大手笔,他公子昭不愧是大隅抢钱第一人!

“找御医好好诊断。”公子昭向来无耻,手段更是下作,萧峥不放心的叮嘱。

风亦很干脆点头称好,他对公子昭的人品也是极其鄙视。

他明明是知道自己去了玉阁,现下却连玉阁是什么样子的也忘记了,怎能不叫人气闷。

人间极乐的花阁,最属公子昭的红、玉两阁,整个大隅无人不知的红阁里,此时莺啼燕叱,随处可见的春光无限的好。

从前楼到后院,醉生梦死的气息里弥漫着浓浓的奢靡之气。

而此时,被一众美人拥簇的软榻之上,正懒懒地歪着一个人。

此人一手搂着舞姬,一手端着酒杯,眼里迷蒙,浑然忘我一般任由着舞姬攀在怀里软语娇笑。

他的一张脸还算俊朗,但比起萧峥来少了份英气,比风亦又少了硬朗,其风度与白露一比,更是差得十万八千里。

如果真要形容,一个‘痞’字足矣。

这个世上,再也没有谁比公子昭更痞里痞气了。

这个字像是专门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安放在他的身上,就是那样的自然而然,举止之间却一点儿也不显得怪异,反而理所当然。

就像他明明奢靡地喝着美酒,享受着美人儿软玉般的怀抱,却突然猥琐的朝着一脚踏进来的华羽,抛下媚眼。

“哎呀呀,你们都围着小爷作甚,没看到华美人来了,再不让开华美人可就吃味了。”

明明是这样轻佻毫无节~操的语调,偏偏却人让美人儿们井然有序的,相当服气地起身离开,半点的怨言也无。

“公子又出息了。”见他这般没皮没脸,华羽忍不住笑骂。

“你也不错,胆儿又肥了些。这两日被萧某人逼得紧了些,小爷我突然想了个一劳永逸的法子。”

“什么法子?”

柳絮絮凉凉地撇了她一眼,漫不经心道:“这萧某人对前妻这般情深义重让人感动至深,怎奈红颜薄命,老天都不忍。”

“公子何意?”

“华羽啊,将你嫁作萧某人为妻可好?”

这轻飘飘一句,惊得华羽好大一跳,哆嗦道:“公子,华心怕是没那个福气。”

“怎么会?小爷我看整个大隅就你福气最旺,这萧某人也算是一个好青年了。既有权又有钱,虽说是二婚,女人么……求得不就是现世安稳么?”

这话听在华羽耳里,顿沉头皮一阵麻。

“你若嫁了他,定能管得他再不敢有事没事,隔三差五来找茬了。”

华羽无力问天,心道:说了这么多,这才是真正的目的吧。

“白露已经回玉阁了,他让我转告公子,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嗯,白露美人的手段,小爷我还是信得过的。”

“公子忒偏心了。”华羽一听,就不干了。

见她这般不依不饶的姿态,柳絮絮立马斜了她一眼,打趣道:“你也不错啊,打从接手红阁之后,莫离轻易都不开口了。”

就一闷葫芦,开不开口跟她有什么关系!华羽暴躁了。

“哎,莫离以后要是娶不到媳妇,你可得负责任啊。”

听公子昭说话就是一种折磨,华羽干脆就闭口了,她实在不该在公子酒卧美人怀时出言调侃。

“可那时你都已经嫁作他人妇了,总不能再修萧某人一次吧!”

“华羽此生不嫁,更不可能有修萧将军的机会,公子就安心吧!”

终于还是忍不住,若不出言拒绝,一向视世俗如无物的公子,指不定就真的把她嫁给萧峥了。

“那真是可惜了。”长长地叹了口气,柳絮絮掰着手指算了算,又说:“亏大了。”

“公子一连两日,从萧将军身上刮下的钱财不在少数,如何亏了?”

“怎么不亏,你若是同意嫁了,小爷我定能再从萧某人身人捞上一大笔聘礼彩-金。”

想当年,那些钱财她统统进了相府,她爱莫望及啊。

再怎么着,总不能向亲爹伸手吧!

华羽:……

“算了算了,想了也白搭。萧峥有何举动?”

“萧将军将将离开风府,脸色不大好,一路无语。”

跟她料想的一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柳絮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说:“派人看着点,萧峥不会善罢干休的。另外……风家二公子是个妙人,小爷我甚是喜欢,听闻他昨日已经大好,不如送份大礼给他压压惊吧。”

说着,柳絮絮便皱着眉煞费苦头的想了一圈。

她这眉头一皱,华羽心中当下一惊。

送礼一向只送美人,是公子昭最擅长做的事情,而这美人也是只人而异,风家二公子这回算是倒大霉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我爱漂亮妈妈-偏偏遇见你 小说

宝贝你的奶好涨-短篇小说尤物

顾霆琛时笙全文—沦落为奴的姐妹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