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叫的越疼我越用力-帮室友一个个口

- 编辑:网页上传 -

第二日一早,天还未亮,顾知行便一如往常醒了过来。

然后第一件事便是低头查看怀里的人。

苏绵抓着他的衣襟睡的香甜,已然是睡到半夜人就已经豪不自知滚进了他的怀里。

察觉到她的手脚已经不像昨夜一般冰凉,而是暖融融的,顾知行这才把盖在身上的被子掀开了一点缝隙,悄无声息的下了床。

“唔……”似乎是察觉到了身边的肉圆没有了,苏绵下意识的就朝着刚才顾知行躺过的地方拱了拱,直到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才安静下来。

好笑的站在原地看了她一会儿,顾知行这才让人进来侍奉着换好了一身玄色的朝服进了宫。

……

“听闻皇叔的文渊阁昨日被毁了?不知是否需要朕从朝中拨派些工匠到皇叔府上修缮一番?”

朝堂之上,一个身穿明黄色龙袍的少年坐在龙椅之上开口问道。

他的眉眼和顾知行有五分相似,眉宇间虽然带着一丝未脱的稚气,周身却已有了位居于万人之上的凛冽气势。

顾知行身侧文武百官闻言皆是对视了一眼,随即便都心照不宣地低下了头。

昨日,顾知行府上文渊阁被毁的事情,早就已经传的人尽皆知了。

“王爷,这文渊阁可是摄政王府的重地。”一道有些苍老的声线突然自人群中传出。

顾知行神色冷淡,连眼神都懒得分给刚才说话的人一个。

光是听声音,他就已经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了。

“王大人不妨有话直说。”他淡淡的开口。

“既然王爷让老臣直说,那老臣就直说了。”被唤作王大人的老者捋了捋下巴上的山羊胡,这才缓缓开口道:“听闻这次又是苏绵惹的祸,不知王爷这几年以来一直将这奸细养在身边究竟是何用意?”

“是啊,王大人说的是!”话音刚落,便有人附和:“若长此以往,必将铸成大错!”

说话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大臣,一边说着,一边纷纷摇头,一副十分不忍直视,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怕不是那奸细给王爷下了什么迷魂药?”

“王爷如英武过人,怎会中迷魂药这等下三滥的手段?”

有人故意和刚才说话的人一唱一和:“依我看啊,说不定那苏绵是会什么北元的妖法,这才让王爷朝思暮想了这么多年!”

顾知行的行事作风早就已经引起了朝中老臣的不满。

当年他仅凭一己之力,就使得西圣的皇族尽数凋零,只剩下了顾昭这么一个没人疼、没人待见,更没有资格继承皇位的皇子。

满朝文武皆以为顾知行要自己掌权,可谁曾想到他却扶持了仅剩的侄子坐上了皇位。

可尽管如此,也并未给朝中老臣留下些什么好印象。

顾知行也并不在乎这些,虽然他行事手段向来狠戾,但他在朝中也是有一些的崇拜追随者。

眼看着一些老臣说话越来越难听,一旁较为年轻的臣子有些听不下去了。

“王大人何必把话说的如此难听?”

一位文官皱着眉打断了几位义愤填膺的老大人:“苏姑娘未必就是故意毁了文渊阁。”

“若非故意,她为何要三番两次往来于北元和西圣之间?一次次的来坑西圣?”老大人咄咄逼人。

“可苏姑娘又有哪次是闯下了弥天大祸?”文官不服气的反问。

很快,朝堂之上就分为了两派。

一派是以王大人为首的“批判苏绵派”,另一派则是以刚才说话的文官为首的“拥护顾知行派。”

顾昭坐在龙椅上,眼看着刚才还井然有序的朝堂之上突然便分成两波争论了起来,一时间有些头疼。

这帮大臣每次遇到皇叔的事情就吵得不可开交……

若是此时自己开口阻止,他们定然会要自己给个说法。

可是皇叔那边……

顾昭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群臣最前方默不作声的顾知行,眼底有些忌惮,只要有皇叔在的地方,便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就算是自己这个皇帝也不例外……

年老的终究是有些吵不过年轻的,眼见说不过了,几个上了年纪的大臣便开始攻击苏绵。

“王爷究竟喜欢苏绵哪一点?那苏绵之前可是堕过胎的女子,这辈子都无法再生下一儿半女,王爷为何要如此执着?”

“王爷就算要娶王妃,也应当是配得上王爷身份的女子,岂容那苏绵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无常?王爷究竟是做何意?”

“正是,就算她这次和王爷成亲之后不在跑回北元,可以后也无法为王爷诞下子嗣,迟早会变成全西圣的笑话!”

“更何况她还是北元派来的奸细,王爷决然不能只顾儿女私情,把此等危险的人物天天待在身边,如此,岂不是完全不把西圣的安危置之度外?!”

“……”

一群老大人越说越激动,言辞也愈发的难听,竟然直接对着一个女子评头论足起来,全然忘了家教礼数。

“说够了没有?”

顾知行周身气氛突变,连带着让站在他身边的人都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默默的离他远了些。

刚才还吵吵闹闹的一群官员瞬间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纷纷大眼瞪小眼,止住了话茬,场面一时间有些滑稽。

“王大人方才说苏绵是危险人物?”顾知行缓缓的转过身来,墨黑的双眸一眨不眨盯着伸手穿着朝服的老者。

“不知道王大人是如何衡量一个人危不危险的?”

他的语气不带一丝波澜,每一个字却宛如锋利的刀锋,无端就让人战栗。

没人回答,顾知行这才继续问道:“本王倒是想请教一下,在王大人眼里,本王算不算是危险人物?若是算的话,和苏绵比起来……又是谁更危险?”

半晌,依旧没有一人敢接话,王大人的头更是低的不能再低。

顾知行是谁?

是当年仅凭一己之力把西圣搅得天翻地覆的男人。

他若是自认危险程度第二,又有谁敢认第一?

刚才那番话可谓是明目张胆的警告,一时之间满堂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站回了自己原先的位置,低头不再言语。

若是真把这位性格阴晴不定、手段狠戾的混世魔王惹怒了,恐怕整个西圣都要跟着一起陪葬!

扫了一眼低头不语的众人,顾知行突然觉得有些无趣。

冷哼一声,他缓缓的踱步到低头不语的王大人身前。

“若是王大人觉得和苏绵比起来,本王比较危险,那刚才的话,最好不要让本王听到第二遍!”

丢下一句话,玄色的身影头也不回地朝着殿外走去,竟是连个招呼都没有同坐在龙椅上的人打。

他向来如此狂妄,也有狂妄的资本。

看着他走出大殿,群臣急忙扭回了头来,纷纷松了一口气。

顾知行光是一个背影都让一群人不敢过多直视,生怕他走到一半突然回过头来。

“早朝继续。”

顾昭收回了落在顾知行身影上的目光,眼底划过一丝晦暗不明的神色。

……

王府内,或许是昨日歇息的太早的缘故,今日倒是没有等到知画来喊,苏绵就自己从床上爬了起来。

“苏姑娘今日起的倒是早。”

知画如同死水一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让苏绵揉眼睛的动作微微一顿。

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知画钱啊?

怎么难得起早一次她还是这个态度?

无奈的站起身来,苏绵就着知画端来的热水洗漱了一番,然后便坐在了桌前,打算用早膳。

“奴婢劝苏姑娘还是少吃一些,花嬷嬷为苏姑娘定做的嫁衣已经做好了,一会儿就要试穿。”

苏绵一块桂花糕都抵在了嘴边,闻言动作一顿。

我擦!要不要这样?胖子没人权吗?

吃个早餐定制的嫁衣就穿不上了?

尽管如此,苏绵还是喝了一小碗粥,又吃了几块点心,这才跟着知画一起来到了花嬷嬷的住处。

“苏姑娘,哎呦,怎么看着比前几日感觉又胖了些?”花嬷嬷一见到苏绵就止不住的叹气。

“有吗?”苏绵将信将疑的站在铜镜前看了看。

自己的脸虽然是挺圆的……

不过和前几天比起来也并无太大的差别啊!腰身也和之前一样!

哪有花嬷嬷说的那么夸张!

“花嬷嬷,不是让我来试嫁衣吗?”

确认了自己的身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苏绵伸手指了指摆放在一边床上的火红的嫁衣。

“哦对,苏姑娘先穿上试试吧,若是觉得哪里紧了,我再让人去改。”花嬷嬷吩咐侍女把嫁衣拿了起来。

嫁衣的款式复杂,苏绵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有些麻烦,却也无可奈何。

她像是木头人一样的站在原地,任由三四名婢女一件一件的往自己身上套着,苏绵用余光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原来我穿上嫁衣是这副样子的……

这嫁衣的样式还挺好看的,若是自己再瘦些就好了……

“哎呀……”正想着出神,一名婢女便不小心系错了一个绳结,应当是新来的。

“我自己来吧。”苏绵动作十分自然的解开了绳结重新系好,随即便猛的一怔。

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动作好像很熟练的样子?

99%的人还阅读了:

女友被老伯灌浆—公车上被陌生人摸的小说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全文免费阅读-男人拔罐要裸吗

我爱漂亮妈妈-偏偏遇见你 小说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