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被老伯灌浆—公车上被陌生人摸的小说

- 编辑:网页上传 -

秦子衿自不会去关注这些。她只专心的采着眼前的嫩绿的芽尖,两手分开左右开工。只有沉浸在这醉人的绿色中,她的心情才会变轻松。也只有忙碌才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采满两把,翻手扔进身后的背篓里,轻轻拭了拭擦了擦头上的汗。抬起头来,见满山的翠绿的茶树。茶树间到处可见采茶的白衣外门弟子,有男有女,男的俊女的俏,不好养眼。茶山下,一条玉带似的河流蜿蜒流过。空中,成群的红冠长尾蓝背鸟在天空中追逐嬉戏,真真好一副山水田园风光。突然想起前世幼年时也曾经在乡下的爷爷奶奶家见识过这样的美丽景色,一时间心胸突然开阔了不少,连带着情感也愉悦起来。

“碧水青山映彩霞,彩云深处是我家。兄弟姐妹小背篓,背上蓝天来采茶。碧水青山映彩霞,彩云深处是我家。兄弟姐妹小背篓,背上蓝天来采茶。阿哎——阿哎——采不完的悄悄话,采不完的笑哈哈,采串茶歌天下撒,阿——好像天女在撒花,阿——好像天女在撒花。青青茶园一幅画,迷人画卷天边挂,画里弯出石板路,弯向海角和天涯。青青茶园一幅画,迷人画卷天边挂,画里弯出石板路,弯向海角和天涯。阿哎——阿哎,春叶尖尖叶儿翠哎,绿的人心也发芽哎。远销五州四海客哎,逢人都夸仙道茶,阿——逢人都夸仙道茶。逢人都夸仙道茶。”她的嗓间如黄莺出谷振憾人心,歌声似仙乐弥弥穿透魂灵。听到歌声的弟子们都呆了,心灵仿佛被洗礼了一般。回过神来后纷纷大声叫好,整个茶山都沸腾了一般,许多人不顾身份冲着秦子衿大喊:“此曲只应人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啦。秦师叔,再来一个!”秦子衿嫣然一笑。

她突然发现,其实音攻之术,并不仅限于琴笛。既然世上所有声音都具有音波,那么只要是声音就能具备攻击能力。她又想起前世的电视里头演的“狮吼功”其实也是音攻的一种,既然“吼”也行,那么“唱也应该也可以,不试试又怎会知道呢。”想通之后,她的心境突然变得极为通透,连日来因为某个人而布满阴霾的心灵之窗也被扫净大半。加上大家又这么买帐,那么再来一个试试又何防,这次就加点灵力在里头,看看能不能把他们都“迷”倒。

“三月鹧鸪满山游,四月江水到处流。采茶姑娘茶山走,茶歌飞上白云头。草中野免窜过坡,树头画眉离了窝。江心鲤鱼离了水,要听姑娘采茶歌。采茶姑娘上茶山,一层白云一层天。满山茶树亲手种,辛苦换得茶满园。春天采茶抽茶芽,秋日采茶摘叶心。风吹茶树香千里,盖过园中茉莉花。采茶姑娘时时忙,早起采茶晚炒制茶。早起采茶顶露水,晚炒茶香醉月亮。早起采茶顶露水,晚炒茶香醉月亮….....”

悦耳的歌声飞杨在绿色的茶海里,正在劳作的低阶弟子们只觉得灵魂深处似有什么东西在涤荡。一圈又一圈,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手上的动作也在不知不觉停了,只是那么愣愣的站在原地,无知无觉,眼中一片迷茫,竟是被歌声所惑。秦子衿停了吟唱,见得园中众人保持着劳作中的各种姿势不觉笑了。于是“呜悠”打出一声响亮的口哨,众人方才如初梦醒,你看我我看你均是面露疑惑。

忽而,一洪亮的声音传来,语带笑意:“丫头,音攻之术又见长啊。不过我们大老远的上你家来喝个茶,你跑那儿去做甚,快快回来泡茶是正经。”听声音竟是赵无虚,想是这为老不尊的又上摇光峰“揩油”来了。便无奈的笑道:“原来是无虚师伯,您请稍等片刻,我即刻就回。”说着将背篓的鲜叶予了离得最近的一个外门弟子,转身朝摇光峰飞去。回到剑箫阁换了衣物整理妥帖,方才去到摇光大殿。大殿里并无一人,想是在庭院里。入得后院,果然执闹。不仅是赵无虚,包括掌门岳宗明等几位元婴祖都在,摇光七子亦全数到齐。这般阵势,莫非门内有大事发生?这院中诸人,数秦子衿年岁最小,辈份最低,少不得要一一见礼。轮到李玄清时,秦子衿抬首偷看了一眼,见他面色淡然一如往常,方稍稍松了口气,同时亦生出些莫名的失落来,甚是矛盾。

来者是客,秦子衿自是要好好招待一番。自镯子里抹出一堆的好东西来,极品仙道茶、灵果、自制的饼干小点,摆了满满一桌。园中众人不分长幼皆自由取食之,获得一致称赞。其中尤以妙君道君最爱。她食完一只松软香滑的蛋挞,啜了一口馥郁的仙道茶,复又捻起一只晶莹剔透的水晶绿豆糕,对一旁煮水的秦子衿道:“这这丫头真是好巧的心思,不过这般普通的食材竟然能做出如此精至美味。真悔当初没有坚持讨了你来,否则今日我便天天有好茶可喝有美食可享了。也将不将来哪个男人能有如此福气,能追得你做道侣,真是有享不完的福。”说着有意无意的拿眼神瞟了下李玄清。奈何李玄清眼观鼻鼻观心,勿自喝茶只做不知。方妙君见此不免觉得无趣,转头看到秦子衿略微失落的脸,只在心里为她不值。女人间的这番的小动作,除了李玄清其他人自是不曾注意的。秦子衿原想着是有什么正事待商量,直到众人告辞离去也不见有人提出来。秦子衿很是纳闷,遂问李玄清:“师尊,众位师伯和师兄们过来可是有要事商量?”李玄清从书中抬起头:“为何这般问?”

“呃......不然怎来的这么齐?”李玄清似明白了她意思道:“子衿多心了,不过是寻常相聚罢了。”

“喔。”李玄清看了她一眼:“到是真有一事要同子衿说。下个月初三是太清门修齐道君的千岁整寿,因我与修齐有旧,故掌门派我前去贺寿,介时你与我一同前去罢。”

“是,子衿记下了。不过即是贺寿可要备些礼物?”

“不必,掌门自有准备!你我只管收拾好随身行李即可。”

“是。”秦子衿恭敬应下,李玄清本欲再与她闲聊几句,见她如此谦顺恭敬甚是疏离,到了嘴边的话竟不知如何开口。师徒一时相顾无言,很是尴尬。秦子衿先反应过来:“师尊,若无他事,弟子告退。”

“......好,且去吧!”秦子衿行了标准的弟子礼,退了出去。李玄清看着秦子衿纤细的背影,心里莫名的生出些烦闷,现在相处不正是自己所求么?为何心里会这般不快?

时间一晃到了月底。五月二十五,秦子衿跟着李玄清踏上了前往太清门的路。虽然路程遥远,然乘坐李玄清的凌云飞倒也快捷。于六月初二日寿宴开始前赶到太清门。此时的太清门一改平日清净,张灯结彩端的是热闹非常。师徒俩方在太清门的山门前落下,一身喜气洋洋的修齐道君便迎上前来:“玄清老弟,好久不见。”李玄清亦拱手:“修齐兄恭喜了。”

“哈哈哈,同喜同喜。玄清老弟能亲自前来,愚兄实感三生有幸,蓬壁生辉。”

“修齐兄客气了。”修齐道君望见李玄清身后的秦子衿笑道:“这便是令高徒妙音仙子吧!”秦子衿赶忙上前见礼:“晚辈秦子衿拜见前辈,祝前辈福如东海,寿与天齐。”与此同时双手呈上个盒子:“此是晚辈一点小小的心意,望前辈莫要嫌弃。”修齐道君哈哈大笑:“不弃不弃,贤侄有心了。”一面接了那玉盒打开一看,见盒中绿叶根根如针,灵雾氤氲,茶香馥郁似幽兰不觉吃了一惊:“这可是传说中的一品仙道茶?”秦子衿不好意思的笑笑:“不敢,乃晚辈亲手所制,只是味道稍好一些罢!”闻言修齐道君忙把盒盖盖上,小心冀冀的收入袖中随后哈哈大笑:“贤侄这寿礼甚合我心,多谢多谢。”修齐道君十分开心,早在上一界盘古论道大会的时候 ,他就对此女印象深刻,此番前来更教她刮目相看。十五岁筑基的天材,麒麟神兽相护真真是神洲界的头一份。如此想着半是羡慕半是嫉妒对李玄清道:“玄清老弟,好福气。竟得了这样的一位好弟子。”李玄清微微一笑:“子衿是要比别人早慧些。”

两人又站着闲话几句,修齐道君亲自把师徒俩领到客院安置下,又嘱咐门中弟子好好招待,莫要待慢了客所了。方才告辞出来,毕间他身为主角,必要站在山门处迎客的。午膳时李玄清被请去与一干元婴道君用膳,秦子衿亦被请到筑基期宴客厅。方一进宴客厅,就吸引众多爱慕的目光。对此秦子衿早以习以为常,并不觉得困扰。只是因为四周的客人皆互不相识,遂有些兴致缺缺,草草的吃了几口便结束出来。毕境,这不是什么正式的宴席,如此亦算不得失礼。同她做一样选择的人亦不在少数。

离了宴客厅,秦子衿漫无目的在峰上走动,顺便看看这里秀美的景致。四周绿树红花,飞瀑琉檐,灵鸟翩跹与七星门内比起来似也无太大的差别,一样是清气汇聚,钟灵毓秀之地。秦子衿沿着一条小道走上一座架于两峰之间的铁索吊桥,突然一个惊喜的声音喊:“秦姑娘!”

秦子衿循声回望,竟是熟人。不由会心一笑:“竟然是你!”

“是我,秦姑娘,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你怎会在此?”齐璋无奈的瞪了她一眼道:“这话倒是真伤我心,莫非你忘了你本就是太清门人。”秦子衿方才想起来,遂有些不好意思道:“真是对不住了。”

“无碍!先前听得玄清道君揩弟子前来,我便知道是你。只是忙得不可开交,方才得了个空出来寻你。想着这时候你该是在宴客厅,到了宴客厅你却是走了,便问明了你开的方向一路寻了来,果然在此处寻到了你。”

“呵呵,你倒是有心。你忙你的,寻我作甚。”刘璋却是半玩笑道:“你这没良心的,枉我日日思念,却是这般不想见到我么?”秦子衿道:“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我即然来了,少不得要去叨扰你的,只不过知你忙碌,想着晚些时候罢了。”

“这才像人话。”这两人一个容色无双,一个清雅俊朗,站在吊桥上有说有笑,甚是和谐。自是引得来往的人频频侧目。偏偏两人相谈甚欢,竟丝豪不曾注意。李玄清同修齐道君远远行来,便看到吊桥上那对人影。修齐道君哈哈一笑:“咦,玄清老弟,那不是我家璋儿同你家的小徒弟吗?这么看着倒真像是朗才女貌的一对。”

99%的人还阅读了: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全文免费阅读-男人拔罐要裸吗

我爱漂亮妈妈-偏偏遇见你 小说

宝贝你的奶好涨-短篇小说尤物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