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漂亮妈妈-偏偏遇见你 小说

- 编辑:网页上传 -

“不然呢,灵王以为如何?”拓拔翎岚停下脚步,看着他,才没有暴露云毓的打算。

而他想了想,弯腰,凑近了些:“本王以为,希望你相信本王。”

“本王向你承诺,有我在,绝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任何困难,都可以找本王帮手。”

这男人倒是有一说一,大人大事,感觉挺靠得住的,不过拓拔翎岚现在,并不是那么相信他。

他接近自己的动机很明确,真要帮忙,肯定又会有什么条件,那样太烦了。

不过不把他当朋友,又实在不好。

“那还真是谢谢灵王殿下了。”拓拔翎岚颔首笑笑,“现在唯一可靠点的消息,就是孙妙颜被带出了京城。”

“殿下的人手都在城外,而且也足,就麻烦殿下先帮忙查查,看可否找到线索,毕竟期限只剩不到一月了。”

拓拔翎岚本是不着急的,等着苏绎自己交出人,但今天水墨的事,还真给她敲了个警钟。

苏绎行事如此很辣无情,没准会杀了孙妙颜,彻底给自己一个大黑锅。

眼下此事紧急,也只能暂时和灵王联手比较稳妥,若查出孙妙颜的下落,说不定还能给苏家扣上帽子,那样成亲之事也就有了回旋的余地。

拓拔翎岚此刻想得十分认真,而见她一脸阴沉,灵王想了想:

“本王今日所见,你和苏绎好像面和心不和,你现在宁愿依赖我,也不愿依赖他这个未婚夫呢。”

“呵呵。”拓拔翎岚一听就笑了,“殿下是故意这么问的吧,看我们相处不好,你心里可是高兴?”

“当然高兴。”他还真承认了,看着这边,等拓拔翎岚告诉他,比起苏绎,她更喜欢他多些。

而拓拔翎岚才懒得和他调.情,冷淡道:“殿下要真有诚意,就少问问题,多做事吧。”

“你还真是个坏女人呢。”灵王像是埋怨,却心中对她更是欣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而很多时候,这话反过来说也不算错。

见她如此态度,不肯给机会,灵王则是猜测:“不知郡主,可有心上人?”

“怎么,要是有的话,殿下就不帮忙了?”拓拔翎岚看他一眼,一副不羁的调调。

灵王摇头笑笑:“本王又不是苏绎,才没这么小气,只是若真有的话,倒是非常想见一见。”

“哦?”拓拔翎岚抬眼,来了点兴趣。

“本王想看看,究竟是怎样的男人,能入得你拓拔翎岚的眼,有没有本王优秀,也好替你把把关。”

他这话说得玩味,拓拔翎岚却只是笑而不语,抬头看见客栈已经到了,便是告辞。

“今日多谢你了,殿下好好休息吧。”她揖礼就走,没有给灵王追问的机会。

之后回去将军府,竟是苏家人都在等她。

“干嘛,这么大阵仗迎接我,可把我给吓到了。”她调侃笑道,而老夫人狠狠就跺了一下拐杖。

“拓拔翎岚,今天水墨的事,你作何解释?你这祸害若再住在府上,必会害死咱们苏家。”

“你现在就走,回你自己的宅院去!”老夫人大发雷霆,脸比屎还臭。

而现在得罪了孙阳,就连苏将军也都不帮她了:“今日出了这事,明天上朝,孙阳肯定会找各种借口参我一本。”

“翎岚,你现在倒不如以退为进,暂时先回去自己家吧,况且你硬住进苏家这事,外面的名声已经传的不好听了。”

苏瑞风像是语重心长,实则也就个道貌岸然的嘴脸。

本还让苏绎回来说点好话,没想到就是这样的局面,不过他那个‘没用闲人’,在苏家也就这点份量。

拓拔翎岚想着就一声冷笑。抱起了胳膊:“你们还真是落井下石,自私自利啊。”

“你们就不怕我离开苏家之后,真和灵王搅在一起?那样的话,苏绎戴了绿帽子也无所谓吗?”

“简直翻了天了!你这丫头,怎这般不知廉耻?!”老夫人恼怒至极,拓拔翎岚则一脸轻蔑。

“这廉耻在你们心里是一回事,但在我心里,廉耻可不是这么迂腐的定义。”

“你们要赶走我也可以,那就请昭告天下,说你们苏家没有我这个媳妇。”她摊摊手,完全没把这家子人放眼里。

而如果真这样做了,便等同于苏家公然抗旨,老夫人岂会同意?

见他们都不作声,拓拔翎岚笑的很失望:“既然不敢同意,那便算了呗,这可不是我赖着不走。”

“好!你是非要留下,当苏家的媳妇了是吧?”老夫人眯了眼,眸光十分尖锐。

“既然如此,你是苏家的媳妇,就该受苏家的管教,你如此闯祸,还出言不逊,目无礼法,老身今天就要请苏家的家法,来好好教你!”

“奶奶!”

一听家法,苏珏和苏圩都是急了,可苏绎狠狠瞪了他们一眼,那眸光冷的他们心里一惊。

却看拓拔翎岚狂妄笑笑:“呵,本郡主不受你这家法,你又能如何。”

“哼,若你不受,老身就去向帝君请旨,你不守家规戒条,当杖责一百!”老夫人也算发了狠,拓拔翎岚却大笑出来。

“哈哈哈,这点事还要搬出圣旨压我,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老夫人冷冷一笑:“对付你这般放肆的野丫头,只能如此,若你敢抗旨,就是死罪,这样苏家也省得心烦,不用发愁怎么赶走你这个不知廉耻礼教的媳妇。”

拓拔翎岚看着那张老脸,这回还真是被拿到弱点了。

便是十分大方的双手一摊:“那便打吧,但下次,本郡主可不会再让你们拿到话柄了。”

她完全是不以为意,好像自己就不是个女人,不觉得细皮嫩肉,经不起打。

而她越是这样,老夫人就越是生气,苏珏和苏圩都是再沉不住气了。

“奶奶,郡主的脾气又不是第一天这样了,而且水墨的事,她也是受害者啊。”

苏圩赶紧出来求情,而苏珏也是:“奶奶,她也还没过门呢,咱们这样总归不好,不如消消气,算了吧。”

苏绎这未婚夫都还没作声,这哥俩倒是先出来维护拓拔翎岚了,而且那神情,似乎也不是一般的关心!

99%的人还阅读了:

宝贝你的奶好涨-短篇小说尤物

顾霆琛时笙全文—沦落为奴的姐妹

翁熄系小说人说-白洁陈三谁是谁的妻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