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女邻居_卑微的童养媳虐文

- 编辑:网页上传 -

“师兄!”穿着芽黄袄裙的小弦安,原本只是独自站在树杈上,用力踮脚,努力伸手去摘着不知名的果子。

但是,在小弦安隐隐预约看到远处的一道青绿色的身影之后,她停下正在摘果子的动作,伸出一只手使劲向着某个方向挥舞着,试图吸引某人的注意,整张小脸都被兴奋笼罩。

“小心点,别掉下来了。”穿着青绿色劲装的少年乔木,带着灿烂的笑容,摇摇脑袋,加快自己的步伐,直直地走向了坐在树杈上,一脸兴奋看着自己的小女孩。

“师兄!你看!”小小的弦安,像是邀功一般,捧起了自己手上的三两野果。

由于距离太远,少年乔木并没有看清楚小弦安的动作,也没太听清楚弦安的话语,所以他自然无法回应弦安。

小弦安等了许久,只是看着少年乔木在一步步的走向自己,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青绿色的身影也逐渐从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但是,一想到少年乔木没有回应自己,心里颇有些焦急的她转了转她明亮含润的双眼,暗自拿了个主意,决定自己也向着师兄走过去,这样就能更快的让师兄看见自己刚刚摘的野果了。

于是将野果仔细地放在自己的袖袋后,穿着芽黄袄裙的小弦安猛地从树杈上跳了下来。

只是她不知道,她的这番举动,从远处看其实像是她一下子没站稳,不小心从高高的树木上跌落了下来。

“安安!”少年乔木见状,心里猛地一揪,焦急地奔向之前小弦安站着的那棵树。

在急速奔跑之后,乔木终于在小弦安落地之前稳稳地接住了她,随即他后怕似的喘了口粗气,使劲地将弦安抱在了怀里,之前的焦急与惊慌,也转变成了满脸的怒容。

乔木就着手上的姿势,仔细地检查着自己怀里笑的开怀的小弦安,在确认了没有什么问题之后,他叹着气,用劲地捏了一下小弦安因为兴奋而泛着红光的脸蛋。

“怎么如此不小心。要是磕着碰着了,该怎么办?你要是受伤,师兄又要怎么办?平日里顽皮也就罢了,在这么高的树上,你竟然还要顽皮,不乖!着实不乖!而且,你今天怎么又偷偷跑出来了,嗯?现在你偷偷跑出来玩,不仅瞒着师父,还要瞒着师兄,嗯?这地界这么大,要是你一时迷了眼,走岔了,或者不记得路了,该怎么办?怎么一天天的这么调皮捣蛋!”少年乔木边说着,边伸手狠狠敲了敲小弦安的脑袋,直到看见小弦安的双眸里蓄满了眼泪,他才停下自己手中的动作。

“回去之后,你好好在自己房里反省一下自己的错误,言辞恳切地写上一封检讨,明日我来你房间自取。你这已经是第不知道多少次了,这次肯定是要有惩罚的,要给你长点记性,你才不会又接着犯。至于惩罚的话,就禁你三个月的足吧。这三个月里,你不许踏出房门半步,好好的在自己房间里养养性子,别一天到晚的到处疯跑,天天闯祸。怎么?还不乐意了?这样的话,每日的零嘴儿也取消了,正好这样,你就能好好吃饭了。你每日里吃了零嘴,就总是不好好吃饭。不好好吃饭,要怎么长大,你看你现在,还是跟之前一样的瘦小,真的是太不省心了!”少年乔木心疼地揉了揉小弦安脑袋上被自己敲出来的红印子,但是语气却不像是他柔和的态度,反而一副恶狠狠的样式,一点都不近人情。

看着小弦安额头上深深的红印,少年乔木不禁埋怨起了自己,自己方才真的是太莽撞了,这力道着实太大了些,安安脑袋上竟然留下了这么深的印子,肯定疼坏了,明天该下山去买些安安喜欢的零嘴儿了。

不过,回去一定得向师父讨要一些伤药才好,少年乔木看着红红的印子,在心里一个劲地埋怨自己,也不知道这些印子,抹了膏药之后,要什么时候才能消下去。

沉浸在自己思想的乔木,自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怀里小人儿的委屈与愤懑。

“师兄!”小弦安的双眼里噙着泪花,小嘴高高地嘟起,显现出满脸的委屈。

小弦安看着少年乔木一直没有回应自己,一时间越想越生气,于是一脸愤愤的从自己的袖袋里,取出刚才站在树杈上,艰难地采摘到的三枚野果,一只手上死死地攒了两枚,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枚吃了起来。

故意吃的发出响亮的咀嚼声,但是却依然没有得到少年乔木的回应,于是小弦安一边狠狠地咬着手里的果子,一边凶巴巴地说道“这是弦安好不容易,才摘到的果子!本来是给师兄摘的果子!没想到师兄,竟然还要因此责罚弦安!这些果子,弦安待会是一定不给师兄吃了!师兄要是想吃的话,下次自己来采吧!这些果子等会弦安自己就把它们吃光光,一个都不给师兄剩下来!”

少年乔木好笑着看向自己怀里一脸愤愤的小人儿,趁着小弦安一个不注意一把抢过了小弦安手中剩下的两枚果子,一股脑地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粗粗地吃过,向地上吐去了果核之后,臭着一张脸,看着怀里的小人儿,沉沉地说道“这些果子,其实也不是很好吃,安安下次没必要再来了,还省得师兄担心你的安全。以后安安还是老老实实地在自己屋里待着吧。”

在乔木说话的时候,弦安一把丢掉了自己手中的野果,使劲地用手锤打着乔木的肩膀,不仅如此,她还用小腿一直狠狠踹着乔木的身躯,一直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怀抱中跳落下来。

“安安,不要乱动。让师兄抱你回去。”乔木强硬地束缚住小弦安一直在捣乱的四肢,极快地调整好弦安的坐姿后,紧紧地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一边说着,一边走离了这片地方。

“弦安不要师兄抱。师兄放弦安下来自己走!弦安可以自己走。”弦安依然用劲地挣扎着,想要从乔木的身上跳下来,但是由于用劲过猛,她的小脸憋的通红,额头上也冒出了密密麻麻,如黄豆大小般的汗珠。

乔木看着自己怀里抗拒的小人,暗中加大了自己的力气,将弦安更加紧紧地锢在了自己的怀里,带着宠溺的笑容看着自己怀里一直在全力挣扎着的弦安。

“弦安不要师兄抱,弦安要自己走!弦安自己会走!师兄快放弦安下去!弦安要自己走!自己走!”弦安涨红了一张脸,见挣脱不开,只好愤懑地狠狠用拳头砸了几拳将自己死死地禁锢在怀里的乔木,这几下直将自己的小手砸的生疼,不禁又用力地瞪了眼挂着笑容的乔木。

“安安,让师兄抱你回去吧。安安刚刚从树上掉下来,肯定吓坏了,师兄不该冲安安发脾气的。好安安,都是师兄错了。安安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师兄刚才说错话了,安安给师兄摘的果子,可好吃了,师兄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果子。师兄本来还想着今晚偷偷跑出来,再摘一些回去呢。”乔木用自己的额头轻轻蹭蹭弦安的额头,脸上挂着无奈又宠溺的笑容,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嘟起嘴来的小弦安。

“弦安没有说自己生气了,都是师兄自己臆想出来的。”小弦安听完之后,逐渐放弃了挣扎,一脸傲娇的撇过了自己的脑袋。

“安安,当真不生气?”乔木好笑地问着明明还是气鼓鼓的小弦安。

“当然!弦安从不骗人,一切都是师兄自己以为弦安生气了!”小弦安有些不自在,但是却没有放下自己强硬的姿态。

少年乔木见状,不禁放声大笑了起来,小弦安哪里能忍,用手一把堵住了乔木的嘴巴。

“师兄笑什么?不要笑了!”小弦安看样子有些羞恼。

乔木迫于小弦安的淫威,只得快速的点点头,示意自己不会再笑了,小弦安见状,将信将疑的拿开捂住少年乔木嘴巴的手。

“安安,你真是让师兄没有办法了。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少年乔木戏谑地看向自己怀里的小弦安。

躺在床上突然睁开眼睛的青年乔木,开始细细地回忆着刚才的梦境。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安安?到底该怎么办,你才能完全想起师兄呢?”乔木躺在床上,心情十分的沉重,明明自己和安安还有着那么重要的约定。

也不知道现在安安有没有想起那个重要的约定,想到这里,乔木了无睡意,满腹心思的从床榻上起身,下床,随意地踩住了地上的鞋子。

在卧房里随意的走动着,乔木满肚的忧思,不但没有得到任何缓解,反而越来越浓稠,一时间竟然噎在了乔木的心头,让他久久不能有所反应,只能继续自己脚下杂乱无章的步子。

等到清晨的曦光照进乔木卧房的时候,他做下了一个决定。

99%的人还阅读了:

性生活的好处-唔不行我疼快出去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大臣强迫皇妃

分手前一夜都狠狠地做了我_被鸡巴轮流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