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大臣强迫皇妃

- 编辑:网页上传 -

红烛摇曳,映出女子绯红的双颊。

香阁内,一件已初具雏形的大红嫁衣摆在雕花案几上,美丽女子手握针线,芊芊玉指在嫁衣上快速地游走,眼里全是幸福。

愿绾一缕青丝,着一身红装,许三生三世。

抬眸,望向烛光,姬千凝仿佛能看到他嫁给凌承志的情形:桃花灼灼,他驾着大红马车朝她奔来;她凤冠霞帔,在夕阳下等着他。他笑着,他的笑,温柔了她的岁月。

虽没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但只要有那个人,便够了。此时的姬千凝,始终坚守着当日的誓言,她是个幸福的准新娘,等着自己的意中人前来迎娶,她将这个年纪该有的情感与喜悦倾注于这件嫁衣,她一定要亲手缝出这世间最美的嫁衣,她也必会是这世间最幸福的新娘。

花季女子的爱情憧憬总是这般美好。

香阁外,不远处一颗大树上,一个黑色身影透过窗户,望着屋内女子的一举一动,他的眸中,透着悲伤与落寞。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他飞身离开,不留下一丝痕迹。

姬千凝起身走到窗边,望着黑影消失的方向,沉思许久,缓缓合上了窗子。

窗外的夜,静谧如水。

……

汴城,赤炎王城,位于赤炎国土的几何中心。

炎皇天庆十九年,王派大将军白逸迎击外敌,三个多月后,赤炎击退南周,收复失土,班师回朝。十月十二这天,不管是王亲贵族还是平头百姓,全都齐聚汴城南城门外,在一片喜悦声中,迎接自己心中的英雄凯旋归来。

在众人期盼许久的目光中,绣着篆体炎字的黑色战旗渐渐出现在众人视野中,雄姿英发的将士们,在礼乐声中来到城门外,戎装男儿带着胜利回乡,想到能马上见到自己的亲人和心爱的姑娘,心里满是激动与喜悦。

军队最前方的白将军,身披白色战甲,跨一匹棕色马儿,本是俊秀的脸上又多了几分男子气概,引得前来城外的姑娘又多了些爱慕之情。

白逸看向人群,一眼望见了不远处的玄启,他立刻从马山跃下,快速走到玄启身前:“有劳六皇子前来相迎。”说着便对其行礼。

“少来。”玄启没好气地白了一眼白逸。

白逸嘴角一扬,将玄启紧紧拥在怀中:“活着就好。”

玄启没好气地推开白逸:“要好好活的是你,本皇子命贵。”

白逸笑而不语。

“好了,快去圣安宫复命,父王为你准备了庆功晚宴。”玄启说完跨上身旁的马儿,不顾白逸,向城内奔去。

 ……

圣安宫正西贺兰居,一座专门用于设宴和接待各国使臣的宫殿。

贺兰居内,虽已黑色为主调,但仍压不住里面的金碧辉煌,每一个装饰,无不显示着王室的奢侈。

殿内,炎皇率先举盏,其余王室贵戚,文武百官无不附和,共祝白大将军凯旋回朝。王因身体不适,宴会中途便已离去,这时,众人更是无所忌惮,莺歌燕舞,把酒畅谈。

白逸本不喜欢这种场合,王离开后不一会,他便离开了贺兰居。由于玄启不喜这种宴会,此时他都无一说话之人,只能在圣安宫内游荡。

酒下七分眼迷离,挑动心弦思旧事。

白逸就那样走着,竟不知不觉来到了北苑。

北苑是圣安宫最大的后花园,这里种满了奇花异草,即使在已生寒意的十月,仍能看到百花齐放。

此时,沐风亭中,一女子独坐,望着眼前的海棠,脸上满是愁容。她眉目如画,皓齿朱唇,锦衣罗段,璎珞环佩,红衣胜血,美得妖娆。在这寒冷的时节,一身单衣的她,背影格外落寞。

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白逸无意中闯入北苑,望见眼前的姑娘,他驻了足,就那样静静看着,眼里是读不懂的情愫。

“娘娘,北苑风大,小心着凉。”沐风亭中,一绿衣女子突然出现,为独坐的苏瑾妍披上一件雪白的披风。

“病了甚好,如此便了无牵挂。”

“娘娘……”青儿没有再说下去,这种情况司空见惯,看到淑妃娘娘如此,她也很心酸,“奴婢还是扶您回宫歇息吧!”

苏瑾妍并未反抗,她顺着青儿缓缓起身,转头,回眸。突然,时间仿佛静止,那个梦里出现千万次的人,如今就在眼前。她就那样看着他,相逢无语,他也就那样看着她,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苏瑾妍抿嘴轻笑,柔情蜜意中带着苦涩,深情款款中有一丝惶恐。

白逸望着眼前的女子,她绝美的容颜挂着两行清泪,脸上的泪痕仿若绵绵秋雨中的一朵芙蓉。她的脸颊羞得泛起红潮,而这更使他看上去妩媚。忽然,一股寒风吹过,几缕青丝随风抚上脸庞,云鬓中的玉钗也轻轻晃动。

苏瑾妍微启朱唇,却終未喊出那两个字,只能在心里一遍遍呐喊:表哥,妍儿多么想再亲口唤你一声表哥,可是重重宫墙,阻隔了一切,身在宫闱,不得不步步为营。我不再是以前的妍儿了,一切都变了。

……

白逸望着瑾妍慢慢离去,他看到她眼里的不舍,可是又能如何,他只能在心里一遍遍默念妍儿,是的,一切都变了。

近在咫尺,却相隔天涯。

风过无痕,玉钗扣过回阑,只留一声声清脆。

心中也许藏有千言万语,但相逢又何须多言呢?隔着咫尺天涯,只需在心里轻轻问一句:“你好吗?”

白逸离开圣安宫,径直走向城西芷萝街的清心阁,玄启早已在那等候。阁内,丝竹声声,饮酒的,作诗的,赏画的好不热闹。虽如此,馆内却无半分脂粉之意。

玄启坐在一雅阁内,把玩着手里的酒盏,不一会白逸来到他身旁坐下,一旁的侍女忙为他添盏倒酒。

“为你凯旋归来,干。”玄启眼睛依旧望着台上奏乐之人。

两人举起酒盏一饮而尽,各揣心思,一时无语。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

古琴铮铮,歌声婉转动人。

两人听着,渐渐握紧了手中的酒盏。

“为什么?”玄启说着,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难道本王要眼睁睁看着她成为别人的新娘,难道本王只能去喂饱她的马儿,看着她投入别人的怀抱。”玄启说完,自己倒上酒,又猛喝了几盏。

“阿启,这可不像你,沉稳的六皇子,为何会为了一个女子,而失了分寸。”白逸说完,也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她不一样,凝儿不一样。”

“你可爱她?”

“爱。”

“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爱。”说到这,白逸陷入了沉思。

“放手……因为爱,所以放手,子诲,只要她幸福,本王便放手。”玄启神色更加黯然。

“你如何知晓阿凝一定是幸福的。”

玄启眼神落寞,缓缓道:“凝儿的事本王都知晓,可是我不信,只想亲眼去验证。一离开草庐,我便去了荆都,那夜我潜入姬府,分明看到凝儿亲手缝制的嫁衣,那一片红刺的我眼睛生疼,她的脸上满是幸福,她已经喜欢了他人,本王还能如何,呵呵。”玄启说完,自嘲起来。

白逸瞬时转过脸逼上玄启:“阿启,这可不是你的处事风格,你想,那三王子一出现,你便出了事,这时又恰恰有凌承志出现在了阿凝身边,这一切难道只是巧合?”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那人所设之计?如此,凝儿岂不是危险。”玄启思及此,暗暗握紧了双拳。

“这世间我只相信你能给阿凝幸福,所以,找她回来。”白逸对着玄启微微一笑。

玄启饮下一盏酒,心里暗暗发誓:“凝儿,本王一定抢你回来,不让你受一丝伤害。”

白逸转头望向台上的歌姬,古琴铮铮,苏瑾妍的面容出现在前方,他闷声喝一口酒。

为何凡尘俗子要生这么多情愫,为何世间之人总逃不过一个情字。阿启,你的爱情还可以勇敢去追回,我的,只能深埋在心底,尽量不去触碰。

99%的人还阅读了:

分手前一夜都狠狠地做了我_被鸡巴轮流

风流老板俏秘书&倾城绝色太子殿下太撩人免费

寂寞女人房间-噗嗤锁住顶弄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