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进入的紧致热的他闷哼&我和弟妹借种

- 编辑:网页上传 -

宴席上沈老夫人先是缅怀了一下过世的沈老太爷,并告知他小儿子找回来了,让他放心,以后自己会补偿他这些年受的苦的。

一番话下来,不管是真是假,反正在座的孝子贤孙都应景似的抹起了眼泪,以示怀念沈老太爷,林家人有些不习惯这种行为,但是看在座的众人都这样,也跟着抹了两把,至于有没有泪,就不多说了。

沈老夫人从悲伤中缓过神来,看见本来好好的气氛被自己弄得很压抑,她有些歉意的说道:“哎,这人老了,就爱想这些陈年旧事,好了,不提这些了,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你们的四弟回来了,只要你们以后能和和睦睦的,我就没有遗憾了。”

听沈老太太这样说,沈家几位老爷忙站起来表态,以后绝对对照顾弟弟,让老娘放心等等……

宴会开始,男人那边推杯换盏,聊仕途,女人这边就简单多了,三夫人贼心不死的打听起林卿的亲事:“小卿,上次大嫂寿宴听你说过有未婚夫,是谁家的孩子啊?说给三婶听听,要是不好我可不同意我们这么好的孩子嫁给他。”

三夫人认为林卿他们刚到北山城不久,肯定不会有什么太好的婚事,因此特意在宴会上提起,如果真的不好,老夫人一定不会让刚刚找回来的小孙女随便嫁人的,但是这样一来,林卿嫌贫爱富,悔婚的名声就会被传出去,名声也就悔了,到时候就算她是白云书院的夫子,也不会有多好的人来求娶。

婚姻大事林卿不好说,一旁的林母接过话茬说道:“小卿的未婚夫也是北山城的,是琳琅阁的东家,叫江淮,前一段时间刚考上秀才,等他考到举人就来迎娶小卿。”

林母颇有底气的说出这一翻话,虽然她知道江家没有沈家这样富庶,但是她看江淮的气度和沈崇泽,还有沈崇文都不相上下,因此她并不觉得江淮比他们差。

“哦,考上秀才了?不过四弟妹,你可想好了,这年头,秀才好考,举人可不好考,女孩家的花季就那么几年,你真的要等那个江淮考上举人再让她俩成亲,别到时候他考不上,白白耽误了小卿的花期。”三夫人不怀好意的说道。

一旁的沈大夫人闻言,嘴角微不可查的轻轻挑起,装作拿帕子擦嘴角,将笑意抿起。

“老三家的,不会说话就少说些话,吃还堵不住你的嘴。”沈老夫人看林母有些焦急,还不上嘴,出言训斥道。

“母亲,我也是为了小卿好吗,我这不是担心侄女吗?”三夫人不乐意的说道。

“多谢三伯母替我操心,不过我对江公子有信心,他一定能考上的,我等他。”林卿说完后,低着头装害羞去了,没办法,林卿到是不害羞,就是现在这种场景容不得她不害羞。

果然,林卿说完,沈三夫人脸色一变,眼底的轻蔑更加浓厚:“果然是不知廉耻的农家女,长辈说她的婚事还敢自己插话,还说什么我等她,真是丢尽了沈家女孩的脸。”

一时间,三夫人有些惆怅,她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盯着林卿,生怕她做出什么有辱门风的事情来,败坏了沈家的名声,自己可是有两个待嫁的女儿,可不能被她连累,三夫人心中暗下决心。

另一桌的沈崇武不耐烦的看着大伯,二伯和新来的土老帽四叔推杯换盏,自从林卿他们一进院子,沈崇武就气不顺,那个害自己丢了大面子的女人,竟然是沈家丢了多年的四叔的孩子,还是自己的堂姐。

一家子都土里土气的,进屋束手束脚不说,那个年轻的女人一双眼睛还贼溜溜的四处乱看,看着他们的样子,沈崇武的胸前被怒火填满,谁要和他们这样的人做亲戚。

奶奶莫不是老糊涂了,竟然带回来这么多上不了台面的人,不过他在看到自己父亲被奶奶训斥的时候,强自压抑住自己的怒火,不敢表现出来。

看着奶奶对他们的抬举,让沈崇武更加恼火,但又没有胆子反驳,只好闷闷不乐的吃饭,喝闷酒,不出所料,一顿宴席下来,沈崇武成功的将自己灌醉,三夫人知道儿子看不上这一家新亲戚,连忙叫小厮将沈崇武抬了回去,生怕他醉酒之下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在宴会上,沈家人从小培养的礼仪让他们吃饭能够不发出一点声音,就连筷子和碗之间都不能有任何声音,林家人除了林卿显然做不到这点,林卿因为奶奶从小就是刺绣大师,所以很传统,家中的规矩也很严,所以林卿的餐桌规矩一直很好。

而今天的餐宴中时不时的会发出一些杯碗相撞的声音,其他几房的人听见都在心里笑话他们上不了台面,心中对他们的看法更加不好,一顿晚宴下来林家人都没有吃饱,实在是很尴尬,最后为了避免有声音传出,他们都不怎么夹菜了,这种情况就算沈老夫人看见也暂时无能为力,只好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需要给他们找个教导嬷嬷,教导一下各种场合的礼仪,防止以后闹出大笑话。

一家人心思各异的吃着团圆宴,散席之后,沈老夫人嘱咐二儿子每天开始带着点林广汉,并在宴席上宣布以后林广汉就改名叫沈季冬,林卿和大壮他都得改姓沈,不过正式在族谱上加名,需要去京城的嫡支那里参加祭祀才能加上,因此家里人先改口,族谱的事再从长计议。

晚上宴席之后,大房沈伯春正和夫人研究着今天新加入的家庭成员以后会对沈家造成什么影响。

“夫人,你看四弟家的女眷怎么样?”沈伯春躺在床上疲惫的问道。

“我看除了林卿有点本事之外,剩下的两个完全就是普通的农村妇人,不值得我们花费心里,只不过单单林卿就不好拿捏,毕竟她不仅有自己的生意,还是白云书院的夫子,听说严院长和她私交甚好。”

大夫人有些苦恼的说道。

“白云书院夫子这块招牌还是很好用的,如果他们能和我们同一阵线,我们不妨帮帮他们,就怕他们看不清形势。”沈伯春沉吟道。

99%的人还阅读了:

卖肉直播ios网址&被三个男人同时插的经历

相逸臣伊恩太紧了&剑网三霸刀主要输出技能

乖乖戴着按摩棒等我检查&潇湘汐苑妾室沈月娘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