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不行我还是处-女生说说和黑人的感觉

- 编辑:网页上传 -

“你太给力了,我给你说,东街有一处宅子,在街尾的地方,离大街不远特别适合做制工坊,而且最主要的是,那地方大,还可以主人,你看如何?”

杜云溪激动到神就伸手去拍蓝一卿的肩膀,若不是蓝一卿暗中打手势,黑鹰估计早就将杜云溪大卸八块儿了。

没想到杜云溪会有这样的反映,蓝一卿只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杜云溪再就设计好的坑里面。

“听姑娘的便是。”既然已经答应了杜云溪,他也不能反悔,是他自己往这坑里蹦的,怨不得谁。

“那行,我这里只有这么多的银子,我先给你,宅子的事情若是弄好了,你到知县府通知我一声。”

杜云溪系数将自己身上的银子摸出来放在桌上,有十五两左右,将银子推到蓝一卿的面前,杜云溪就告辞了蓝一卿。

“公子,这……”黑鹰狮子有些看不下去了,十五两投资自家公子买房子,这不是在搞笑吗?

蓝一卿倒是看着桌上的银子笑了笑,“有趣。收起来,去看看那处宅子。”

黑鹰着实搞不懂自己这主子想得是什么,只好收好了银子跟在蓝一卿的身后去看宅子。

杜云溪从薰南阁出来就碰到了阿泽,左右看了一眼,确定那人是阿泽,杜云溪才走向阿泽。

“你怎么来了,今儿不是审理大娘的案子么?”

杜云溪将阿泽拉倒一边儿,为了阿泽的声誉,还是让阿泽里薰南阁远一点,免得被人看见了,落了口舌。

“审完了,就来找你。”

“找我做什么,我又不会跑掉,我不是都说了嘛,我是出来谈生意的。”杜云溪拉着阿泽的手腕在大街上走着,此时两个人都是男装,在外人看起来两个人的行为着实有点怪异。

阿泽却不以为然,他倒是很享受这个样子。

“要不要去逛会儿?”杜云溪见周围的那些小玩意儿甚是新奇,就算她再怎么清心寡欲,了毕竟是个女孩子,对那些小玩意儿什么的还是很感兴趣。

见杜云溪新奇的样子,阿泽点头同意,他很贪恋和杜云溪待在一起 的感觉。

看见旁边的头花,杜云溪的眼珠子就像掉进去了一般,“这多少钱?”阿泽拿起其中一片头花问摊主。

“两文。”看见有人来买头花,摊主脸上挂着标准的笑容。

阿泽毫不犹豫的摸出两文钱递到摊主的手里,然后将头花放进自己的怀里,“大男人家的,买什么头花啊,莫不是你有龙阳癖?”

看见杜云溪那欠抽的表情,阿泽忍不住伸出手拍了拍杜云溪的脑袋。

“没一点女儿家的模样。”

杜云溪将嘴撅的老高,说她没有女儿家的模样,她这就不高兴了,她哪儿没有女儿家的模样了。

“不过,我喜欢你这个样子。”杜云溪猛的抬起头,见阿泽并没有看着她。

“对了,阿泽你多久没让师父给你扎针了,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阿泽的话着实让杜云溪吃惊,但是心里面却觉得甜滋滋的。

“云溪,你想我恢复记忆吗?”

阿泽的语气明显的有些低沉,但杜云溪却没有察觉。

“当然想了。”

阿泽没有再说话,杜云溪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话惹得阿泽不高兴了,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讲话。

回到知县府,朱大嫂见阿泽和杜云溪一起回来,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下还是有过多余的想法。

再过些时候云溪也该行成人礼了,行了成人礼便可以嫁人了,到时候阿泽也到了可以娶妻的年纪,两个孩子有那么有缘分,朱大嫂心下想着要将杜云溪嫁给阿泽,但这事儿还是得问问刘氏才是。

“今儿回来这么早?”王大嫂见杜云溪回了自己的房间,跟着阿泽进了房间。

“恩,审完了李氏的事情,就回来了。”

王大嫂到倒是不关心衙门里面的事情,对于阿泽,她再就已经将阿泽当做自己的儿子来看待,她关心的只有阿泽这么一个儿子。

“收拾好了待会去叫云溪和她娘过来吃饭吧。”王大嫂一直以来就已经将杜云溪和刘氏当成自家人。

晚饭的时候阿泽将白天审案的结果告诉了刘氏,并告诉刘氏过几天杜文书会搬过来,刘氏对于阿泽的决定也没有反驳,但是觉得阿泽的决定也对,文书在那样的环境下定是不能用心看书的。

只是这以后多了人口,岂不是又要给阿泽添麻烦。

见刘氏犹豫的样子,杜云溪拉住刘氏的手,“娘,你就放心让文书过来吧,我今儿找到一个合作伙伴,一起投资将东街的宅子买下来当制工坊,那边也有住处,要是觉得在这住不惯,我们搬过去就是。”

杜云溪的提议在刘氏看来倒是中肯,在阿泽看来到是挺抑郁的,“你们要搬出去?”

阿泽盯着杜云溪,难道这丫头就那么不想待在他这儿,就那么想离他远一点。

“其实我想的是可能还要在你们这儿多叨扰一段时间的,这不是怕文书来了给你们添麻烦嘛。”

“多个人而已,少不了你们的吃喝。”阿泽将筷子一放自己回了房间。、

“阿泽说的也是,你们娘俩何必如此见外呢。”朱乡长也极力挽留两人,杜云溪看向刘氏,刘氏想了一下,还是同意留下来多住些日子。

杜云溪推开阿泽的房门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阿泽拿着那片头花发呆,听见门口的响动声,才慌忙将头花放进怀里。

“看什么呢,见我进来就藏,莫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虽然看见了,但是杜云溪还是忍不住打趣阿泽。

阿泽却不理会杜云溪,杜云溪吃瘪,将手中的薄荷茶放在阿泽的案桌上,抬起头的时候,阿泽扶助杜云溪的肩膀,将头花别再杜云溪的头上。

杜云溪伸手摸了一下头花,“好看吗?”

“好看,你带什么都好看。”

“这嘴是越来越贫了哈。”

阿泽左右大量杜云溪,将头花的位置变换了一下,让头花杜云溪的头上发挥最大的作用。

“要不要去看看我看上的宅子?”

杜云溪想起了那处宅子,虽然提起来会让阿泽不开心,但是始终还是想和阿泽分享一下。

对上杜云溪的眸子阿泽拒绝不了,只能同意。

“走吧。”杜云溪很激动的在前面带路,突然感觉腰上一紧,双脚离地,阿泽竟然会轻功、

杜云溪只觉得耳边的风呼啸而过,从来没有这么飞过,杜云溪紧紧地拽着阿泽的衣袖生怕摔下去。

脚落地的感觉才是最踏实的,杜云溪捂着自己的小心脏,“阿泽,你竟然会轻功,你是不是记起什么了。”

“只是觉得会这些,记忆的事情,对不起。”

“没事,慢慢来吧,明儿再给扎针。你过来看。”

杜云溪绕着整个宅子转了一圈,整个宅子很大,院子也很大,到时候还要请一些工人买一些设备,到时候的宅子就会充实很多。

只不过这个宅子的来历不很好,死过人,都说这个宅子里面闹鬼,原主住不下去,将宅子押在地保手里,但是这宅子的朝向不错,地保不肯便宜卖出去,之前经手过几个人没住多久就搬走了。

作为新世纪的女性,杜云溪倒是不怕什么鬼神之说,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大不了每月十五她去门口给这宅子烧纸钱好了。

“这宅子够大吧,到时候把每个地方一分,就能有序的工作了。”

“这是宋家大宅?”

阿泽往宅子西边的厢房看了一眼,这宅子在东街,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宅子是以前的宋家大宅,三年前宅子里的人无端惨死,死相倒是很安详,看上去就像睡着了一样,就连仵作都查不出来死因是怎样的,最终案件不了了之。

“对,因为说这宅子闹鬼什么的,被官府封掉了,半年前这家主人来要回房子,押到地保的手里,说什么找个由头给卖出去。”

听杜云溪着这么说,阿泽觉得这其中定是有什么事情,既然已经被官府封掉的宅子,原主要回去,自己不住,却将房子押到地保手里,让地保卖出去。

就算数个外乡人买去了,不知道这宅子的事情也会从别的人口里得知,这宅子也不好卖,拿在手里不是只有亏本的买卖吗。

不过遇上杜云溪这样的顾客,这样的想法去又是不成立的。

“其实这个地方朝向很好,你看大门的后面是山,白天的时候你就看得到,这宅子的前面是运河,虽然隔得远,但是方向就是这样的,知道有一句话怎么说嘛,山管人丁水管财。”

听杜云溪这么说,阿泽更加怀疑宋家大宅之前的命案,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好了,先回去吧。”

阿泽打断杜云溪的遐想,关于宋家大宅的卷宗他得回去好好的看看,这件事情他定是要查清楚的。

杜云溪恋恋不舍的被阿泽架回了知县府,那宅子她是喜欢的很,不过说服了蓝一卿买下宅子,还是值得高兴的,若是没有蓝一卿那条大腿,还不知道她要存多久的钱才能买下那宅子。

99%的人还阅读了:

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和岳怀孕小说

学校体检高辣h文&妈妈太紧了

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_自愿作乳胶玩具的小说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