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_自愿作乳胶玩具的小说

- 编辑:网页上传 -

周围的声音一点点儿安静了下来,南何睁开紧闭的双眼,悄悄看了一眼,在看清面前的情况时,顿时松了口气。

一个灵气聚集而成的保护球,围在他们身边,将那些东西阻挡在了外面。

“砰——砰——”

“砰——”

身体撞在保护球上,瞬间被弹开,那些东西迷茫的看着眼前,不明白自己为何往前不了。

见状,南何彻底放下心来,她长出了口气,闭上眼将头靠在了帝何肩膀上。

等等!

靠在了帝何肩膀上!?

帝何肩膀上!??

肩膀上??!

南何顿时瞪大了眼,她呆愣的低头看去,然后瞬间松开了紧抱在帝何脖子上的手。

“对对对……对不起!”她舌头打结,说了好久,才说出这句完整的话。

方才在看到那些东西过来的时候,她想都没想,按着帝何的肩膀,直接扑到了他背上,然后闭上眼,紧紧环着他的脖子。

刚才是一时着急并没有想到什么不妥,现在想起来只想打自己一巴掌。

她微微低下了些头,难堪地避开他的视线。

帝何看似并没有在意的意思,他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脖子,看了眼那些被挡在保护球外面的东西:“你有没有发现,他们变得和离魂山里的那些不一样了?”

没有想到他会直接转移话题,南何抬起了头,将视线落在他身上。原本以为他并不在意,但在看到他发红的耳尖时,南何并不那样认为了。

她内心复杂的笑了下,随即轻咳了一声,这才将注意力转到那些东西身上。

说起来,好像的确是那么回事!

之前在离魂山时,虽然从来没有试过召唤这些东西,但他们向来是一感受到她的气息,就会往她所在的地方来的,但浅川的这些,刚开始却好像根本没有那样的意思。

帝何只是施了隐身术在他们身上,那隐身术隐去了他们的身影,却并没有隐去气息,按理说感受到她的气息,往这边来的根本不可能只有那寥寥几个。

还有就是在召唤他们过来的时候,最开始是成功了的,但不知为何突然他们不听她的话了,那一瞬间像是被人切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一样,不仅是他们不听话,她甚至也险些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这么一想,哪里都透露着怪异。

“你有没有发现他们不畏光了?”帝何的声音再次响起。

南何回过身来,看了他一眼,随即点了点头,这件事她在召唤他们时,就察觉到了。

“现在怎么办?他们没有意识,要想从他们身上查起,根本不可能!”她看了一眼浅川入口处的方向,“我们要进去吗?”

原本以为帝何会同意,没承想他竟是摇了摇头:“这些东西的数量和大师父告诉我的那些不一样,应该还有些没有在这儿!”

还有些没有在这儿?怎么可能?

南何皱起了眉头:“可是你让我看到的,分明就只有这些啊!而且除此之外,我也没有感觉到哪里还有这些东西的存在啊!”

帝何已经走到保护球的边缘,南何以为他要走出去,想要喊他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便看见这个保护球开始动了起来,帝何走一步,它就跟着往前一步。

“你能感受到的都是那些已经毒入骨髓,意识消散的人,但只是轻微染了毒,意识尚在,和常人无多大异处的,你能感觉到吗?”

帝何的话说的简单明了,南何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意思,但刚听到时,还是有些惊讶。

明明心里有一个声音跟她说过,这毒霸道的很,只要沾染上了,哪怕仅仅指尖大小的一点儿,就会迅速袭遍全身,意识一点儿点儿被夺去。

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那为何会有帝何说的这种情况?

她愣在原地,盯着地面眼皮微垂,帝何走了一段,发现她并没有跟上来,便停了下来回头寻她,这一看,便看到了一张眉头紧皱,疑惑的快要狰狞的脸。

“你若是再不跟上来,就就在这里,好好享受被那些东西包围的感觉吧!”

南何在他的话中猛的回过神来,她将视线上移,找到那抹熟悉的声音,定睛一看之下才发现,他已经走出去很远了。

“看什么!走啊!”帝何的声音有些无奈。

但南何却依旧没有要抬脚的意思,直到她往后看了一眼,看见那个保护着他们的球边缘已经紧贴着她后背,一道灵气相隔,那些东西同样紧贴着她的后背。

南何体内有吸引着他们的东西,有时候乍一看之下,她便会产生一种,自己像是他们的食物一般,总被虎视眈眈的盯着的错觉。

想到这里,她突然对上了离她最近的那个东西只剩眼白的双眼,浑身一抖,回过头来,快步走到帝何身边,直接拉住了他的袖中:“走走走!”

见她竟然催促起了自己,帝何失笑,想要将衣袖从她手里抽出:“之前说的男女授受不亲的话都是骗狗的吗?一个姑娘家家,怎么能随便拉男人的衣袖呢?!”

“噗——”南何笑出了声来。

帝何却并没有意识到她为何会笑,他扯了扯衣袖,纹丝不动。

南何的笑意越发深,他盯着她的眸子瞬间暗了一暗,冷冷说道:“笑什么笑!我说你随便你就这么高兴!”

随便对于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姑娘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好听的评价,但此时南何却丝毫没有在意的意思。

她低下了些头,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帝何对于她这止不住的笑意一头雾水,衣袖又扯不动,便干脆站在那里,等她笑完。

尽管世人都道帝何多么多么天资聪颖,能力超群,做事稳重,识大体,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但归根结底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十八九的少年,还并未褪去那一身稚气,虽然这稚气被隐藏的很好,但南何还是能感觉的到。

有时候帝何真的幼稚的很,就一句话而已,还非要和她比个高低。除此之外,在赶路时自己若是走路走快了些,他还非要将她拉回来,让她和他并肩走,或者走在他身后,就是不让她比自己快。

诸如此类的还有很多,南何觉得就算自己想到天黑,都不一定能想完,于是乎她便不想了,而是想要将她笑成这样的原因告诉帝何。

她看着他被自己笑的越发黑起来的脸,慢慢止住了笑意。

听她突然没有了声音,帝何没有扭头,只动了动眼珠子,用余光瞥了他一眼。

“帝何!你知道我刚才在笑什么吗?”

“……哼!”帝何冷哼了一声,没有答话。

见他如此,南何又想笑了,但考虑到帝渊府小公子的颜面,她决定忍了。

又叫了他几声,却还是没能听到他开口。

衣袖突然紧了些,帝何清楚的感觉到那只拉着他的手比方才更用力了,若不是他这身衣服并非凡物,此时那袖子怕是就要被她扯断了。

拉了许久,见他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南何撇了撇嘴,小声嘟囔了句:“小气鬼!”

话刚落,那人的声音就冷冷地响了起来:“你才是!”

南何低头勾了勾唇角,看吧!有些时候他就像个孩子一样,还会和人吵嘴呢!

“你不是问我笑什么吗?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南何往前走了一步,站到他面前,和他面对面的站着,但拉着他衣袖的手,依旧没有松开。

“我现在不想知道了!”有些赌气的话出口。

“可我现在就要说!你不听也得听!”

“……”

这下帝何并没有说什么,她微微送开了些他的衣袖,这个动作帝何自然是感觉到了的,但他并没有理会。

他现在倒是想听听,面前这人究竟能说出点儿什么!

但世事往往并不随人愿,等了许久,南何都没有开口。

“有话就快说!没话就闭嘴!”

“我本来也没有张嘴啊!”

“现在张了。”

“……”

当她真正要说出来那句话的时候,却是有些怂了!虽说面前这人的脾气她还是了解些的,知道他不会对自己下重手,但就算下手很轻,也还是会疼的啊!

她犹豫了许久,偷偷将空着的那只手背到身后,戳了下保护球,手指刚碰到边缘,那处聚集的灵气就散开了些,露出了一个供她伸出手指的小洞。

可以出去!南何心中一喜,拉着帝何衣袖的手又松了些。

帝何低头瞥了一下,再抬头时,看向她的眼神中出现了些许不解。

明明方才紧紧拉着他的衣袖不放手的人是她,现在偷偷放手的,也是她!

帝何还没有想到她慢慢松手的原因,便听她轻咳了声,随后问道:“方才我在笑的时候,你说我什么来着?”

帝何:“……”

他说了好几句话,不知她问的是哪句。

南何问他这个问题,却并没有想他回答的意思,她顿了下,说道:“你说了句“我说你随便你就这么高兴!”是吧!”

帝何不冷不淡的“嗯”了一声,静静看着她,看她能说出个什么来!

“在这之前你还问了我几句“之前说的男女授受不亲的话都是骗狗的吗?”你还记得吗?”

再次听到这句话时,帝何脑海中又一丝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他并没有捕捉到。

99%的人还阅读了:

让人流水的小黄文1000字_子宫不要吃不下了

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_宝贝乖啊想要吗h文

萧云卿宁婉走廊肉肉_老师让我舔她的下面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