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低喘啊哈 律动沙滩

- 编辑:网页上传 -

林月儿上前敲门,很快门房便来开门了,当他看到门外的身影时一脸鄙视,还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丝毫没有一个下人该有的语气,反而一副主子的态度,道:“是你?你这个不是去上香了吗?怎么就回来了?夫人呢?”

林月儿冷冷的瞟了他一眼,门房顿时被她那冷厉的眼神给吓了一跳。

门房反应过来是林月儿已经进入了林府,顿时门房就不爽了,他说了让那废物进来了吗?她竟然敢就这么进来,简直是不把他当一回事啊!

顿时门房就怒了,拦在林月儿面前,不让她再往里面走,“废物,我说了你能进来吗?你竟然敢自己跑回来,好大的胆子啊!”

门房说着还撸起袖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说够没?”林月儿面无表情,看都没多看门房一眼。林府的这些家伙哪一个不是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她林月儿在这府上可是连最低等的丫鬟都不如,就连这门房都能欺到她头上,简直就是太不要脸了。

“哎呀,好你个废物,竟然敢跟我顶嘴了,我看你是一天不挨打就上房揭瓦了是吗?”门房嚣张不已,一张愤怒的脸,手指指着林月儿的鼻子就骂。

林月儿眼眸冷冷微眯,看着眼前乱晃的手指怎么看怎么碍眼,最后还是忍不住一把抓住那指着自己的手指,狠狠一掰。

咔嚓一声,骨头错位的声音响起。

“哼,敢用手指指着我林月儿的人还真没有,因为那些都被我杀了。”林月儿冷哼的说道。

“啊!”门房并未听见林月儿说了什么,此刻他可是痛得满头大汗,怎么也没想到向来痴傻的傻子会出手就掰断他的手,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的事情。

而此时,附近听到这边声响的丫鬟下人们也纷纷前来围观,一个个指着林月儿就开始窃窃私语,有的想要上前,却被林月儿一个冷冷的眼神就给吓退了。

“听着,这里是林将军府,而我是名正言顺的将军府大小姐,识相的以后见到我躲远点,若是招惹到我,下场绝对不会比他轻。”林月儿说完,冷冷的看着一圈周围的人,径直离开。

人离开后,丫鬟下人们围在一起,说得更加热闹了。

“大小姐这是发什么疯?她就不怕老爷二小姐他们回来后找她算账吗?”

“谁知道她受什么刺激了,不过大小姐这次出去回来似乎变了。”

“变不变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轻而易举就把牛哥的手给掰断了,这也太狠了。我以后还是少招惹她的好。”

“对对,我们还是躲着点她吧,我们只是普通的丫鬟下人,不像绿衣她们是大丫鬟,受小姐夫人的宠爱。”

丫鬟下人们的议论林月儿并不知道,她要的立威效果已经达到了,以后这些烦人的苍蝇也能避免很多。

此时她想要的是赶紧洗个舒服的澡才行,浑身脏兮兮的,难受得要命。

林月儿循着记忆来到林府最西面的一间破屋子前,个破破烂烂的房子就是她的住处,这里远离林府其他的地方,已经靠近林府的后山了。

看着这破破烂烂的房子,还有那缺胳膊断腿的家具,一张木板床和已经满是不定的破烂被子,林月儿头痛不已。

一通忙碌过后,她终于能舒舒服服的泡上澡了,还去了厨房,拿了一堆吃的,把肚子吃得饱饱的。

躺在浴桶中,脑袋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想到今天一天的遭遇,林月儿也是无语了,无端端的飞机故障,还没来得及逃命就来到这里,又中了媚药,失去了第一次。

虽然她对这事看得很开,不至于像古代人这么保守,失去贞洁就想着去死。但是她愤怒的是自己竟然是被人下药的情况下失去第一次的,这简直就是她血月的人生污点。

不过那个男人还真不赖,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悔了,她当时应该好好看看对方长什么样才是,身材这么好,简直就是完美比例的身材啊。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那个地方尺寸还不小。这么极品的男人真应该好好的看看,想必长得也不赖。

“咦!这是……”忽然,林月儿看到自己肩膀上有个环形的印记,让她熟悉,却也激动不已。

这,这不是她的空间标志吗?那么她的空间是不是也跟着穿越过来了?

在现代,她有一个朋友专门研究各种奇异的东西,而这空间也是她做任务之时无意间得到的一块天外陨石,拿给那个朋友研究后就做成了这个空间。空间被装进她的身体之中,没想到竟然还能跟着她的灵魂穿越过来。

想到这,林月儿连忙尝试着与空间建立联系。因为本就是自己的东西,也熟练掌握了,所以很快她就已经重新掌握到空间。

眼睛一闭,下一秒林月儿就感受到周围的环境变了,进入了空间之中。

看着空间中绫罗满目的东西,其中还有着不少药品,还有她的杀手工具,心中开心不已。

不管怎么样,有这个空间她就更加有底气了。至少她若是脱离了林府还能做回老本行嘛。

不过现在她还是先把自己这雷弱的身体给锻炼好才行,不然,多少好东西都没有那个能力使用啊。

空间很大,里面的药瓶架子都摆了几十排,还有她独立的房间,里面放着她的私人物品,另外还有一个独立的房间是放着她的武器,其中包括了不少的新型武器。

这些武器都是她出事前前往邻国购买的一批新型军方武器,只是任务没有完成,人也来到了这里,就连东西也带了过来。

转了一圈,空间里依旧如初,有着她自己的小房间,还有不少零食也在,桌子上放着一支黑色的小型手枪。

拿起手枪,爱不释手,视若珍宝一般的抚摸着这支跟随她已经十年的黑子。

黑子是她给这支手枪起的名字,因为有很多杀人任务都是用这支手枪完成的,这手枪是她从十三岁开始就接任务杀人,是她师父送给她的第一支手枪,更是她最心爱的东西。

99%的人还阅读了:

chinese欧美大肥婆—宝贝你尿了

好翁息肉欲—大鸡吧操我干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护士把我夹得好爽视频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