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翁息肉欲—大鸡吧操我干我

- 编辑:网页上传 -

三分钟后,戚画终于解决了最后一块巧克力千层。

待她鼓鼓的脸颊消了下去,江辞才用笔帽点了点桌上的纸。

戚画侧脸一瞧,只看出纸面上画了个表格。

“喏。”

见她还是一脸迷惑,江辞挑眉,将纸推给对方。

纸面上的内容很简单,是几排能填各科成绩的空表。

比较让人在意的倒是江辞一手龙飞凤舞的字体。

“这是干什么用的?”戚画纳闷地摸了摸纸的边缘。

江辞面色平静,没回答戚画,自顾自地地说:

“语文137分,数学99分,英语118......”

戚画囧。

这不正是自己的中考成绩吗!?

脸红红地打断江辞,她原先是没希望上市一中的,幸好中考语文超常发挥,数学又走运的及了格这才上了线,现在吊车尾的成绩被念出来让她有种公开处刑的感觉。

不过,江辞竟然连自己的中考成绩都知道,想必是为了互助小组特别去调查的,没想到他对这件事这么重视。

戚画有些羞愧,明明自己上周就得知了小组的存在,却根本没有上心,比起江辞来真是差远了!

自动忽略了考试时少年三秒入睡的背影,戚画看向江辞的目光带上了些许敬佩。

江辞和他外表不同,是个热爱学习的人啊。

不懂戚画在想些什么的江辞拿过戚画手上的纸,配合地不再说成绩,上半身朝她的方向倾了些,眯起眼睛:

“既然我们是一个小组,那就有必要谈一下以后的计划了......”

戚画忙不迭地点头。

江辞说的对,肯定要好好规划一番,才能让互助小组发挥最大作用,更好的进步。

江辞一挑眉,突然发问:“你想考高分吗?”

戚画愣住。

这说辞怎么那么像传.销组织在怂恿人入会呢。

想着怎么回复,一抬眼却撞进少年淌着蜜色的眼睛,玉石一样温润含光,又透着一股子锐气,没两秒戚画就屈服了。

“......我想。”

见她答应,江辞终于抬起下巴,神情透着些得意。

“好,那我们来订个小目标。”

他拿起笔快速地在纸张上写了几个数字。

戚画好奇地凑过去看。

伴随着第一列自己不能再眼熟的入学成绩,戚画朝旁的那一列直直望到最下,上面用黑笔写着三个阿拉伯数字,十分清晰。

江辞的声音也同时响起,

“我们先考它个800分。”

“!”

戚画惊地整个人都坐直了,瞪大眼看着对面一脸正色的江辞。

学校的月考考九门,除了语数英各150外,其余六科都是100。

别说800,他们这水平能不能考到500都难说。

她看着江辞,欲言又止。

...

硬把计划表塞给戚画,两人回到学校。

坐在座位上,江辞转着笔若有所思。

对面传来软糯的少女声。

“......你不用复习一下吗?”

江辞放下手中的笔,俯视戚画,他是转头朝着后桌坐着的,足足霸了戚画一半的桌面,弄得对面的少女只能缩成一小团。

不过本人倒是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看不看有差?”

“好像是没有......”

无法反驳,少女的声音小了下去,默默地抄起书来。

桌面上摆了下午考试科目的教材笔记和一些提纲,她正拿着其中一本对着抄,字体清秀工整,看着还算赏心悦目,就是写字太用力,随着一个字一个字从笔尖冒出,手指撑着笔的地方有些发红。

江辞对她那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记忆法有些抓狂。

这呆子怎么这么死板啊。

“别抄了,你这样记不得累死。”

说罢一把拿过她抄的那本教科书,

“我们学到哪了?”

戚画被抽走书本,没法继续复习,抓着笔记本,可怜弱小又无助。

“刚讲完前四章。”

江辞点点头,粗粗翻阅了目录。

虽然没上过课,但按目录翻了下课本大致就了解了知识点的框架,加上刚才看了几眼桌面上提纲标出的重点内容,他心底有了个大概。

“我出问题,你来答。”

看江辞一副轻轻松松的样子,戚画把心里“还是我自己复习吧”的话吞进肚子里,点了点头。

反正一个人背也是背,和江辞一起背也是背,还是不要打击队友的积极性好。

收起笔,戚画把注意力转到江辞身上。

“从简单的开始,”看着书上的文字,江辞发问,“西周宗法制的核心是?”

忽略掉看不良少年捧着教科书的画面带来的违和感,戚画有些犹豫:“......嫡长子继承制?”

“想到就直接答,这不记得挺好吗。”

江辞翻书找第二题,戚画手搭在腿上安静等待,沉默的时间有点久,她不自觉地把目光转向对面人好看的脸上。

对方却突然不自然地撇开脸。

“你别盯着我。”

“......哦。”戚画顺从的移开视线。

因为是中午,教室里拉上了一半的窗帘,并不算光线充足,可刚巧此时窗帘被风吹起,一缕光透过厚重的布帘落在两人身上。

戚画被这道光刺的眯了眯眼。

对面坐着的江辞被照着皮肤几乎白到反光,在这白色的衬托下,他微微发红的耳根十分显眼。

戚画坐正,心像是被粘人猫咪嗷嗷地蹭了一下。

糟了,江辞他,他,有点可爱啊。

...

就这么一问一答,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戚画拿到历史卷子,粗粗扫了遍考题。

这题刚答过,

诶,这题也是?

这道本来没记,刚才被问到才又背起来了......

等整张卷子都异常顺利的答完,戚画都没缓过神来。

看向江辞的后背有些迷茫。

自己是不是抱上欧神大腿了?

...

刚把书包放下,戚画就听到在厨房里的妈妈说开饭了的声音。

匆匆洗好了手,在餐桌边坐下。

戚家日用的餐桌不大,是个小方桌,四个人正好一人坐一边。

戚画的位置在戚父对面,中年男人表情严肃,戚画不自觉地旁边缩了缩,避开和父亲正对。

“两个人考试都辛苦了,我今天炖了茶树菇鸡汤,快尝尝味道。”乔林竹一边解开围裙,一边坐了下来。

今天是星期三,结束了月考的最后一科,她正巧轮休,便早早给孩子们做了顿丰盛的饭菜。

戚画拿起调羹尝了一口,鸡汤的浓香瞬间侵占了她的口舌,刚想夸上几句,才开口便被周心媛高昂的声音打断。

戚画的声音音调不高,音色又绵软,一下子就被周心媛盖了去。

“舅妈的汤最好喝啦!我今天要喝两碗!”

“嗳,心媛嘴真甜,喝完了舅妈给你盛。”乔林竹笑得眼睛弯弯,她生的温婉,四十多岁也风姿不减。

三年前丈夫说他姐姐的孩子要来家里寄住时,她内心是有些不满的,但这孩子又乖又听话,久而久之,她也对周心媛越发喜爱。

想到这,乔林竹有些忧愁地看了眼自己女儿,少女正一言不发地默默喝汤。

这孩子小学的时候还是活泼的,就算仁锦叫她不要吵闹也总会叽叽喳喳地说上几句,在自己面前一直也是爱说爱笑,怎么越长大越内向了呢。

乔林竹在心里叹了口气,给戚画打了一勺汤:“画画你也多喝点。”

正担忧着女儿的乔林竹没有注意到,坐在她对面的周心媛捏紧了手上的筷子。

...

晚饭后,戚画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整理好书本准备预习时,门没有任何预兆突然被打开,一个披着头发的少女走了进来,正是周心媛。

戚画疑惑:“有事吗?”

周心媛坐到戚画床上,笑嘻嘻道:“没事,舅舅舅妈不是总叫我监督你学习嘛,我就来看看。”

话是这么说,她的目光却一直在桌面扫视,最后定在了戚画的手机上,没经过人家同意就一把拿了起来。

“对了,我把江辞的电话记一下啊。”

周心媛把戚画的手机屏幕摁开,一脸自然,仿佛拿的是自己手机一样,“加了他方便讨论你学习的事。”

戚画皱了皱眉,严肃地说:“你别动我手机。”

周心媛却听不到一样,自顾自地打开戚画的电话簿,就要把江辞的号码复制下来发给自己。

戚画唰地一下挪开椅子,把手机拿了回来。

“你干嘛!”周心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戚画。

这个平常软的像个包子的人竟然反抗了?

这种反差让她心底莫名涌上一股愤怒,像要和戚画打擂一样,她也站了起来,伸手就抢。

戚画不肯松手,两个人就这么互相拉扯着。

抢夺间,手机的通话键被碰到,屏幕显示从电话簿变成了通话中。

周心媛看戚画愣是不肯松手,越发气急,气血上头,对着她猛地一推。

本来就不擅长推拉,戚画一个没有站稳,后腰砰的一声撞到椅子的尖角上,吃痛地叫了声。

周心媛看戚画整张脸都疼得皱起来,也有些慌,急忙道:“你自己撞上的啊,不关我的事!”

慌乱间,她后退几步,拿着戚画的手机想要出房间,却突然瞥见手机是拨通状态。反射性接起来。

“找我什么事?”

一入耳就是十分有辨识度的男声,语气懒洋洋的,有些沙哑。

周心媛心跳不自觉地漏了一拍,一时也顾不上倒在地上的戚画,有些紧张地回道:

“江辞同学......我是周心媛。”

说完觉得还不够,又添上一句,“你还记得我吗?”

那头通话好像断线一样,沉默了会,继而语气很不耐地反问道:

“你美国总统啊,谁都要记得你?”

被男生干脆利落的话噎着,周心媛想再解释两句,江辞却不给她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留给她的只有嘟嘟的系统音。

周心媛气的咬牙。

她还记得刚接电话时江辞平静却带着愉悦的声音,和挂电话前的冷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向因疼痛还半撑在床边的戚画,她的眼底带上了自己都不知道的阴沉。

...

乔林竹刚洗完碗,就听见女儿房里传来哐当一声。

匆匆地擦干手,心急地没顾上敲门就拧开了房间门。

一入眼的就是弓腰半跪在椅子边的女儿和站在一旁脸色十分难看的外甥女。

99%的人还阅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护士把我夹得好爽视频

公车系 列第7部分&男人硬着什么感觉

脱了胸罩让男人吃奶头-啊放进去 我想要快给我bl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