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欧美大肥婆—宝贝你尿了

- 编辑:网页上传 -

严宙如何不知其中的干系,只圣上病弱,太子却风头正盛,他虽不能见善于太子,却也不能倒行逆施,愈发得罪了他。严贵妃所言又岂不是他忧虑所在?可是他如今却是进退维谷,无计可施。

但转念一想,他又觉着严贵妃所图未必不可,圣上虽年过不惑,身子也孱弱多病,但若骤生不测却未必是旦夕之事,他们尚有一力可博,便道:“贵妃所言极是,是臣见识浅薄了。”

皇贵妃“哼”笑了一声,道:“如此甚好。”又道,“你叫人暗地去寻几个女子,出身相貌且先不管,要紧的是好生养。要去那些家中兄弟众多、惯生男嗣的人家寻找,有一个算一个,尽快与我送进宫来。”

严宙便应了一声“是”,道:“只一时之间难寻到这样的人家,还请贵妃宽限些时日。”

严贵妃却似笑非笑地睇了他一眼,道:“你家不是有个现成的吗?不妨先送进宫来。”

严宙心中一惊,不由抬头看她,见她眼中一派意味不明。

他族中确实兄弟众多,他这一辈不过三个族亲的姊妹,到了小辈,却得了五个千金,家家视若珍宝,尤其他家的五娘,非但是最小的幺女,还是嫡亲的出身,自然万千宠爱在一身。

他自知严贵妃心中的打算,如何舍得将爱女送进宫来,略一迟疑,便道:“小女年纪还小,却当不得这个重任。”

皇贵妃便道:“也不小了,有十四岁了罢,翻了年便及笄了。”见他又似有话说,便笑着道:“你先别急着推脱,回去好好想想,说不得会改了主意呢。”

他便合了唇,低头应了。

——————————————————————————————————————————

人常说秋高气爽,一连半个月的艳阳晴日,到了这日黄昏,却浓云聚集,沉沉地压在紫禁城上空。

天气闷得叫人发慌,长极的高热却有了好转,渐渐退了,御医开了药看他用了下去,便告退守到了偏殿之中。

慈庆宫上下也皆缓了一口气,见天色已晚,便将宫门下了钥。

长夜漫漫,万籁俱寂,天空里突然传来一声炸雷,长极骤然从昏睡中惊醒,便听那轰隆隆的惊雷一声接一声地传来,偶尔一声隔得近了,便震得窗棂子“哐啷啷”一阵急抖,长极骇极,不由大叫一声:“阿姐!”

在外面值夜的大宫女红药听见,忙推门走了进来,将烛台点亮,只见对面架子床上帷帐微微颤动,里面似有窸窸窣窣之声。

她迟疑一下,缓步到了帐前,将帐子掀开一角,便见太子面色煞白,惊恐万分地窝在床角,手足无措。

太子年纪虽幼,却一向沉稳寡言,她自到东宫服侍,何曾见过他这般模样?

她方才便被雷声惊醒,因太子向来不喜人近身服侍,便是值夜也不教人守在房中,只教守在门外,因而未听得里面宣召,她也不敢擅入。

方才她明明白白听见一声“阿姐”,电光石火之间,她不由疑惑,太子自幼在乾西长大,只有两位娘子陪伴,宫中又无公主皇女,何来一个“阿姐”?若是喊值夜的自己,她自问也没这般大的脸面。心中虽疑惑,但既听得召唤,却也不能不理会,便推门走了进去。

此时见太子这般惊惶无措的模样,她心中一软,想到他毕竟只是个十龄的小儿,便柔声安抚他道:“殿下莫怕,只是打雷,离着咱们这里还远得很呐。”

太子却仿若未闻,依然惶恐如小兽受惊般四处躲藏,只床面便这么大,他便如一只无头苍蝇般团团乱转,此时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炸雷,连桌案上的杯盏也被震得一阵哗啦乱响。

长极不由“啊”一声大叫钻到了床角,浑身瑟瑟发抖,红药愈发怜惜,不顾尊卑规矩,便上床抱住了他,柔声道:“殿下莫怕,有奴婢在此,殿下不会受任何伤害的。”

孰料长极却骤然起身,猛力将她推了出去,她翻到床下,头被撞得昏昏沉沉,便听得一声怒吼“滚”!

她不由大惊失色,人翻在地上还未起来,便怔怔地瞧着床上的太子,仿佛并未听懂他的话,眼见他的眼圈都红了,如猛兽嘶吼般朝她狰狞大叫:“滚出去!”

她浑身一震,忙翻身爬起,跌跌撞撞跑了出去。人出了暖阁的门,便委顿在地,一时捂着怦怦乱跳的胸口大口喘着气,却依旧不明白太子为何如此。

长极赶了她出去,人仍惊恐地在床帐里乱转,一面喃喃念着“阿姐”,总算他昏昏沉沉中还知道避讳,并没有再高声喊出来。

山东距离京城也并未多远,京中惊雷肆虐之时,乐安这边也是雷声轰鸣。第一声雷鸣炸响的时候,周涤清便立即睁开了眼,人还未清醒,便一把撩开床帐,对外面喊道:“秋浓,快去开门!长极过来了!”

只见一团火光骤然在黑暗中燃起,照亮大半个卧房,秋浓秉着烛台,往这边走了过来,便将烛台放在床侧的高几上,对她温声说道:“姑娘莫急。”

周涤清看着她,半日才回过神来,才想起长极已经不在了,不由颓然坐了回去。

秋浓见她沉默不语,心中一叹,便轻轻道:“姑娘睡下罢,夜还长着呢。”

周涤清应了一声,便缓缓躺回衾枕中,合上了眼睛。秋浓为她掖好被角,放下床帐,便又持着烛台出去了,吹熄了烛火,自在外间榻上歇了。

周涤清睁开眼,见那微弱的火光一闪熄了,室内便一片黑暗。不多时,便见一道闪电闪过,室内霎时亮如白昼,不过一瞬便又转为黑暗,紧接着一声炸雷在当空响起。

她又慢慢合了眼。她并不怕这雷声,可她知道,长极怕得很。他虽素日刚强沉稳,却极怕雷雨天,他来馥园的第一年春日,第一场雷雨在夜中不经意降临,一声地动山摇的春雷不过让她微微清醒了一瞬,便又翻身睡了过去。谁知不多时,便听见连着栈桥一边的门被人拍得震天响,还夹杂着长极惶恐失措的惊叫。

她便立时醒了过来,忙叫秋浓去开门,自己未穿鞋袜便跳下床来,匆匆往那边赶去。

秋浓方开了门,便见一个小小的人影扑了进来,将周涤清紧紧抱住,浑身抖如筛糠。

她慌忙将他揽住,便见外面哗啦啦一阵急雨打了下来,闪电毕剥间,又见一个人影顺着栈桥疾奔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着“公子”,正是服侍长极的春葳冲了进来。

她衣衫叫急雨打得半湿,却顾不得收拾,焦急地看着她怀中的长极道:“小公子也不知怎么了,方才一声雷打下,人便从床上跳了下来,推开门,便跑到了这边。”

周涤清忙低头看他,见他仍闭着双眼,抱着她发抖,两人中间还隔着一条薄薄的衾被——竟是眼睛也未睁开,便抱着被子跑到了这边,方才张开手抱她,衾被落下来,夹到了两人中间。

她便抱着他,一面抚着他的背安抚,一面柔声安慰,“莫怕,阿姐在这里。”

许久,他才缓过神来,却仍说不出话。她便将他牵到了自己榻上,好生安抚了一番,他才紧紧窝在她怀中睡去了。

她后来才知,二伯当年去世后,他不过三四岁,下人们奸猾阴毒,捧高踩低,大晚上将他赶到了房外。那夜恰逢一场浩大的雷雨,四面一片漆黑,阴沉沉的,他一个小孩子,本来便害怕得惊心不已,哭了半晌也无人理会,却突然一声叫天地变色的惊雷在他头上炸开,几乎将他的魂魄震出体外。

那夜雷声一声连着一声,此起彼伏,半宿方绝,他如同一个找不到巢穴的小兽,四处惊慌逃窜,却毫无用处。这一夜几乎要了他的命,很长一段时日,他都心悸难安,惶惶不定。因而那些年在周府,他最怕的不是冰寒入骨、性命攸关的冬日,而是雷雨不绝、惊魂失魄的夏日。

从那以后,但凡有雷雨天,她便叫长极到她房中,亲守着他,才叫他渐渐没那么害怕。

这两三年,他也好了许多,雷声若不是太大,他也不会再像原来那般惊悸难安,几欲待死。

自长极“去”后,雷声响起之时,她从梦中醒来,头先便想到了他,再一时便省会到,他不在了,已不需她安抚。

只是今夜这雷声着实浩大,才叫她乍然惊醒,便不觉像往常一样喊了出来。

她合着双眼,却并睡不着,听着那雷声一声响似一声,不多时,便听一阵杂乱的急雨打在屋顶窗棂上。

长极在帐中团团乱转,渐渐那雷声隐去,他才消寂下来。今年春夏的雷声并不过于浩大,他因不喜人近身服侍,将宫侍悉数赶到外间听候侍奉,但凡逢雷雨天,他便自躲在房中生捱,也能扛过去,并未叫人瞧出什么。只不过这几日他高热反复不止,人常陷入昏沉,如今虽退了热,但身子仍虚弱得很,一时便失了惕心,叫了一声“阿姐”出来。

方才红药进来,要安抚他,总算他灵台还有一线清明,将她赶了出去。

99%的人还阅读了:

好翁息肉欲—大鸡吧操我干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护士把我夹得好爽视频

公车系 列第7部分&男人硬着什么感觉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