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忍着点进去了_宝贝张开你的小缝让

- 编辑:网页上传 -

举国庆贺三日后,一切恢复原有的模样,皇宫内,国主和国后前来夏明宇的宫殿。

“我儿,最近几日在此可习惯?”国主径直走到主座坐下,国后则坐在旁边的座位上。夏明轩和柳菱站在一边。

“回国......回父皇,孩儿还习惯。不知父皇今日前来是?”两人虽已相认,但却总有些生疏。

“你来这里也有几日了,你从小在中原长大,这里的一切都得尽早熟悉起来,你先与我一起处理政事。半年后,你便接管这宁夏国,我也该退位了,与你母后一起齐享这天伦之乐。”国主边说边握着国后的手,两人相敬如宾,恩爱有加。

夏明轩犹豫再三,再看看柳菱。便回道:“父皇、母后,我决议过几日便离开。这几日也见过了叔父的儿子,齐悦,他深谋远虑,正为正直,对您、对宁夏国忠心耿耿,此人可担当此重任。至于我,我将与菱儿回中原。”夏明轩拉起柳菱的手,对她微微一笑。

国主一听,大怒,拍桌子大声说道:“糊涂,莫非你还在为我与你母后把你丢在中原一事责怪?当年之事,你母后也与你说的很清楚、明白。实非得已,你何苦还要耿耿于怀?”

“父皇,孩儿并非还在为此事责怪与你们,不瞒父皇、母后。我已修仙,我也有我该有的责任。还有菱儿、那几位朋友,皆是修仙之人。我们五人还有事待处理。”

“修仙之人?何为修仙之人?修仙说法,只是民间一种说法,你可见有何人已成仙?”国主继续说道。

“回父皇,确有其事。我那师父已是得道高人。我们五人也皆已成仙。你看,这兵器便是我修仙得道之证明。”夏明轩伸出手使出法术,凭空变出自己的兵器“电云剑”。

“既你不愿继承此重任,那请便。”国主说完,气冲冲地走了,国后追着国主,道:“国主、国主......”见国主并未有回来的意思,便自己又返回殿内。坐在主座上。

“儿,你父皇并非心恨之人,他为一国之主,他有他自己的苦衷,他需心怀天下,而非儿女情长。你得体谅他。”国后苦口婆心的说道。

“母后,孩儿知晓。只是我刚才说的话,全是真心话。也决意离开。只是我走后,母后保重身体。”

国后自是不愿夏明轩离开,一番劝说后,夏明轩扔执意要离开。国后只好同意,便说道:“那好吧,既你决意要离开,那这几日就好好陪陪我。待你要离开之后,我也好有个念想,多年来我一直未曾尽到做母亲的责任,这几日,再叫你姐姐,我们一家人也好好的珍惜这几日。”

国后请人去叫来了公主,命人做好了丰盛的餐食,摆了整整一大桌子。

这公主,便是之前凌子墨和念雪、楼文宇初来大漠宁夏国时出嫁的那位公主。她蕙质兰心、温文尔雅,小时候便很喜欢这刚出生的弟弟,想要抱抱,被国后拦住,怕她抱不好,会摔着。那时,她才四岁。被父亲带走那日,还一直喊着“我要弟弟。”

公主进了宫殿,看到夏明轩,便流下了眼泪。她走近夏明轩,说:“听说你要离开?”

“是的,皇姐。”

公主擦掉眼泪,拉起柳菱的手,说道:“明轩就交给你了,替我们照顾好他。”

“姐姐请放心。”

公主对柳菱微微一笑。

“都来坐吧,你父皇还有要事要处理,就不过来了。我们用饭吧。”国后、公主、夏明轩和柳菱齐齐落坐。

国后拿起筷子想要夹菜给夏明轩,迟迟下不了筷,在每个菜前都停了停。但又放下筷子,落下泪来。夏明轩从小不在自己身边,身为娘亲,连他爱吃什么菜都不知,亏欠涌上心头。如今他却又要走了,往昔不在身边,此后更不会在自己身边,这一别又不知下次再相见会是何时......

公主见母后如此伤心,便说道:“明轩,小时候离开你,你那么小,我还抱过你呢,只是母后不给我抱,怕我摔着你。这眼看着,都长这么大了,连媳妇都有了。”

柳菱也会到了公主的意,接着说道:“我与他从小一同长大,我可是从小就喜欢他呢。从小,他就长得很好看呢。那时候,我觉得能嫁给他该多好,我的梦想成真了呢。嘿嘿......”

国后听后,笑了......

......

皇上接到了玉器店传来的消息,他看完后,坐回御椅上,拿出念雪的梅花钗。心想:“难道真与他们五人有关?那谁会是那宁夏国王子呢?凌子墨肯定不是,他和念雪当年一起被追杀,父亲、母亲都是有名有姓的。楼文宇更不会是,他是杭州楼志远的亲生儿子。如此事真与他们有关,那必是夏明轩了。宁夏国国主身体已不如前,眼看着,中原就要拿下宁夏国了,在此时,多出一个王子,宁夏国必是会从长计议,不好对付。中原与宁夏国,必有一战。而如若真是夏明轩,我该如何面对念雪?”

“来人。”皇上叫人。

“皇上,有何吩咐?”伊泽打开门,走了进来。

“伊泽,你去趟宁夏国,先去玉器店听听掌柜怎么说,之后设法找到念雪。问问宁夏国王子一事,究间是否与他们五人有关。”

“皇上,念雪姑娘如今在宁夏国?”

“他们五人都在宁夏国,是否在皇宫,还得你去探探清楚。有什么消息,立马用老法子传送消息。”

“是,皇上。”伊泽连夜前往大漠宁夏国。

......

夏明轩和柳菱用过饭后,便去了楼文宇他们三人的住处,五人一起聚集在殿内。

“你们都下去吧。”夏明轩将下人们都打发走了。

“师兄,你是决定要走了是吧?下人们窃窃私语时说的,我们听到了。”楼文宇问夏明轩。

“嗯,此事也已与父皇、母后说了。他们虽不愿,但最终还是同意了。只是还需在此好好陪他们。以敬孝道。”

“雪,我们是等他们一起回落雪阁?还是我们二人先走?”凌子墨看着念雪问道。

众人一起看向念雪,念雪在皇宫内的这几日,请夏明轩找来了宁夏国的医书,一直在研习。这宁夏国的医书,古就有记载,在有些疾病上,独树一帜,且手法高明。此刻她也是手中拿着医书。并未听到凌子墨的话。

念雪低着头看着医书,一抬头,被众人的目光吓了一跳。“怎么了?为何都看着我?”

楼文宇笑了,说道:“你真是对这医书入了迷,凌子墨问你呢,你要与他先走,还是等我们一起离开?”

念雪放下手中的医书,说道:“一同来,便一同走。”

“雪,你若对这宁夏国医书感兴趣,大可让明轩帮你,让下人们手抄,你带走手抄本,回了落雪阁后,你不是一样可以继续研习?”凌子墨想快点离开这里,这几日,夏明轩和柳菱时时在一起,楼文宇又不便打扰,跟着他们。便一直与他和念雪在一起,这种情况是凌子墨不愿的。

“师兄,不是为此事,而是师父特意交待了要五人一起,想必是有他的深意的。”念雪回了凌子墨。

“那好吧,都依你。”凌子墨只好答应。

“好,那就这么定了,待过几日,我们五人一起走。”夏明轩说道。

楼文宇突然想起了,那日,飞羽帮的人说过,念雪身上有样东西,是他们要的。便看着念雪,问道:“念雪,那日,飞羽帮的人说,他们之所以还在找你们,是因为你们身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有此物,踏平中原便如囊中取物一般。不知是何物?”

念雪实在不明,便回道:“未曾有,也从未听父亲与师父提及。那飞羽帮胃口倒不小。明轩,你可要将此事告知国主,那飞羽帮不可不防。”

“嗯,我会告知。”夏明轩回道。

“那现在,飞羽帮?......”楼文宇看着念雪。

“既当初决定放弃复仇,也在父母坟前说过。就此作罢。如若他们誓不罢休,生灵涂炭,那到时,不得不为之。”念雪说此话,并未看着楼文宇,而是低着头,故作看书,满不在意他的话。

门外有一下人,在悄悄偷听,一会跑去飞羽帮处复命。

“帮主,刚才我听到那暮念雪说,她并不知道那东西是何物,也从未听说过。想必她自己也不知有此事。”

“办得好,继续盯着。你先去吧。”

飞羽帮副帮主与帮主,悄悄商议着。“帮主,你说,会不会此消息有误?到底有没有此物?”

帮主摇摇头回道:“不好说,我们且按兵不动,让人继续盯着。我们在这宁夏国,挑拨中原与宁夏国的关系。多年来,两方也只是小打小闹,并无我们想要的结果。如真有此物,到时,借宁夏国之手灭了中原,再用此物灭了宁夏国。只是难就难在要如何寻得此物。这个暮念雪是关键。”

帮主喝了些酒,与副帮主坐下来,继续边说边喝。“这暮念雪有何软肋?”

“帮主,这暮念雪,当年父亲被我们所杀,之后再无亲人,与那凌子墨被雪尊救下。她身边无亲人,也只有那凌子墨与雪尊,只是这两人根本接近不了。也可以说,暮念雪根本无法破解。”

“那也只能从长计议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店长的巨乳BD&就想惯着你txt百度网盘

领导每天都要喝我的奶&看我怎么要你宝贝

你好上将先生&那一晚后妈没有拒绝我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