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夫换妻来妻换夫第2陪份

- 编辑:网页上传 -

“宁泽,宁泽。”

医院的清晨,在所有人还低迷的时候,突然一个高级病房的病人突然发疯的大喊大叫着,搞得一群护士妹子都快哭了。

后来,来了这位病人的家属,病人的情况看起来还好一些。

韩琪,永远都记得,出车祸前那时。

宁泽抱着她转圈圈。

可是突然她听到一阵不正常的声音,她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小心。

然后发现自己被宁泽扔出去了,狠狠地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疼,太疼了,可再怎么疼也不如心疼。

宁泽为什么要扔她出去呢。

韩琪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恨意,可就在这时,韩琪发现自己刚才被扔在地上,她的眼前不在是漆黑的一片,而是有点点白光耀进,韩琪眨了眨眼,眼前渐渐明亮。

虽然还是很模糊,可是,当看到那丝光亮,韩琪心中的狂喜是无法言喻的。

可就在这时,韩琪低头一扫。

面前一个男人,穿着白衬衫,地下西装裤,阳光的照耀下,让他俊美非凡。

只可惜,脑袋后面一大摊血迹,斑驳的让韩琪怔住了。

韩琪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她张了张嘴,不知道喊什么。

这是现在的宁泽,和曾经年轻稚气的宁泽相比,他身上那股成年男人气息诱惑的人发软。

可是那摊血阻碍了韩琪的眼。

大概了愣了几秒,韩琪瞪大的眼,默不作声的掉眼泪,一颗一颗,豆大般的水珠落下来。

她想过去宁泽身边,看看他,可是她站不起来,生平第一次,韩琪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她爬呀爬呀,可是根本不行。

韩琪紧咬着牙关,脸上尽是冷汗,然后双手抠着地,身体匍匐着,往前爬,挪动了好久,才动了一点。

韩琪哭的不能自抑。

她恨,她发疯了一般的锤自己的腿。

“快点动啊,动啊,泽需要我,快点动啊,我求你了,求你动啊。”她撕心裂肺的喊着,眼泪飚的到处都是。

她一边着急的宁泽,一边死命的锤自己腿,时不时,还匍匐着身子往上爬。

她涌着身子,像毛毛虫一样丑陋的往前爬,不要丝毫形象,爬呀爬呀,可是还差那么一点。

韩琪伸着手,想要触碰到宁泽,可是就差那么一点。

她身下的白裙子都被磨成乌漆墨黑的破布了,脸上又是汗水又是泪水。

“泽,我来了,我来了,等我。”韩琪再次咬紧牙关,额头上暴起的筋都出现了,可见韩琪的决心。

终于,韩琪的手触碰到了宁泽的头发。

大概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当韩琪来到宁泽身边,她摸了摸宁泽的鼻息,神色呆滞,居然没有呼吸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混蛋,她不信,她不信。

韩琪猛然想起,对了,医生,医生啊。

她开始疯癫的大喊。

“医生,有医生吗?求你们帮我找医生来啊。”韩琪疯狂对着路边的行人大喊。

可惜,现在人都太冷漠。

或许也有打120的好人,只是不出手相救而已,所以韩琪只是疯了一会儿,救护车就来了。

当救护车来的时候。

韩琪这才闭上眼,闭眼的那一刻,韩琪脑海里想的只有一个人。

“宁泽,你要好好的。”

而宁泽此时呢,他一个人待在茫茫黑暗的地方,冷,太冷了,还有,琪琪呢。

她那样的身体,她去哪儿了。

琪琪,你在吗?

宁泽站起身大喊,可是回应他的只有巨大的回音。

宁泽突然有些惶恐,惶恐太这辈子都呆在这鬼地方,见不到父母哥哥,见不到韩琪。

他开始发疯的跑,他跑啊,跑啊。

直到眼前一阵光亮吸住了他,哗的一声他就不见了。

直到宁泽脑子一疼,他慢慢睁开眼。

就看到韩琪哭着跑出来,宁泽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琪琪的腿居然好了,眼睛好像也好了。

宁泽顿时跑到韩琪面前,却发现韩琪居然对她视而不见,径直从他面前穿过去。

宁泽彻底怔住了。

他这是怎么回事。

然后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从后面追出来。

大喊。

“琪琪。”

宁泽才回过神。

那是他,五年前的他,也是五年前他的家。

而后面陆陆续续追出来的一行人,宁泽也认识,是当年那些所谓的好友。

可旋即宁泽一想,不好。

琪琪要出事。

他一转身,刚好看到韩琪拉开车门进去了。

宁泽着急的大喊。

“不要,不要啊。”

然后他心念一动,就发现他已经坐在韩琪身边了。

宁泽看着五年前那天的韩琪,太过漂亮,至少在那天的自己看来,实在是美若仙,再加上那个情景太过于惨烈,以至于自己的初恋硬生生转变成求而不得的执念。

可是再次见面,宁泽才发现所有的一切聚在一起,那叫爱情。

只不过他不知道五年前的这天韩琪的惨烈。

而此时,估计他就会看到了。

韩琪缩在车子里泣不成声。

Iu7偷偷~5去如uuuuu8

车子里的大叔还安慰到。

“丫头啊,失恋了吧,叔是过来人,看了不少你们年轻人在车前分分合合。”

“像你们这个年纪,就要……”啪啦啪啦的一段话,大叔时不时回头看韩琪。

只是这边的宁泽终于知道为什么出车祸了。

他着急的大喊。

“看前面,看前面啊。”

可是司机还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终于。

一道刺光照耀过来。

从侧面过来一辆重型卡车。

砰的一声,车里韩琪尖叫一声,头撞在玻璃上,头上一摊血迹,双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扭曲在后座上。

那个场景,让宁泽一直惊慌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他听见韩琪再喊。

“救我,宁泽,救我啊。”

“宁泽,我好害怕啊。”

“血,都是血,爸爸妈妈,琪琪好怕。”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怎么眼前一片漆黑,阿泽,快来救我啊。”

宁泽只是蹲着身子,做出环抱着韩琪的姿势,他的泪一滴一滴落在韩琪的脸上。

这么惨烈的场面,为什么要让他的宝贝儿遇上,不公平,老天不公平啊,该改遭遇的应该只是他啊,为什么是他的琪。

可随既眼前一转,宁泽又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宁泽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五年后,他哥的公司,拥有设计天赋的他,在他哥的公司凭借自己的能力,走上设计部一把手的位置。

宁泽还来不及悲伤韩琪的消失,他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五年后的他,居然和王小丫在一起了,居然和撞他的那个凶手在一起了。

然后宁泽就看着这里的宁泽和王小丫恩恩爱爱,分分合合。

可是他的琪呢。

她在哪儿。

宁泽快疯了。

他彷佛永远逃不出这个世界的宁泽和王小丫的周围。

看着他们之间恩爱,可是他的琪琪呢,他的宝贝不见了。

不,上天不能这样残忍。

就在宁泽快要崩溃的时候。

终于,他发现了这样一幕。

那天,宁泽向王小丫求婚。

满天都是气球,在大街上,他手捧99朵玫瑰花,满脸深情的看王小丫说。

“嫁给我,小丫,我喜欢你。”

可是琪琪呢。

混蛋,你把我的琪琪呢。

宁泽到处飘着,他想把那些气球全部扔掉,想把那些花瓣全部撕掉,可是他碰不到,碰不到啊。

宁泽愤怒着。

然后不经意间就飘到后街了。

“臭乞丐,赶紧给我滚,听见没有。”

是一个高大的男人在踢墙角一个乞丐,好像还是个女的。

可在那个男人殴打那个女人的时候,宁泽只觉得,心痛的厉害。

紧接着,他眉眼一扫,那女乞的脸。

双眼无神,看不见,整个人趴在地上,任凭那个男人的殴打,却动弹不得。

宁泽心一紧。

猛然瞳孔一缩。

那脖子上系着一个佛像,那是…

那是韩琪从小到大都带着的佛像,从来不离身。

天哪,所以,看那身形,那佛像,那乌黑的脸。

天哪。

琪琪。

不,这不是真的。

可是,当那乞丐突然呢喃的说。

“不要打我,我好痛啊。”

那熟悉的声音,那熟悉的音调。

宁泽彻底晕厥。

再次醒来,他依旧置身于黑暗之中。

宁泽大喊。

“琪琪。”

他到处跑,琪琪还在等他救,琪琪还在被打。

他的宝贝,居然这么惨,不可能。

韩妈妈呢。

韩妈妈不可能让琪琪沦落至此。

宁泽跑了很久很久,因为太累了,然后停下来,喘了几口气。

可是他脑子里都是韩琪变成乞丐被人折辱的画面和他向别人求婚的画面。

就在宁泽在这黑暗中快要疯魔的时候。

突然远方传来一声声。

“泽,阿泽,快醒来啊。”

宁泽猛然抬头,天旋地转,谁在找他。

“宁泽。”

“谁,谁啊。”宁泽到处大喊。

“老公,你不能扔下我。”声音越来越清楚,宁泽脑子嗡的一声震了,是韩琪。

“琪琪。”宁泽开始狂奔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是韩琪。

他一个劲儿的狂奔。

“如果你死了,那我怎么办,阿泽,你醒过来,好不好。”伴随着这句话是浓烈的哭音,听的宁泽心都颤了。

“好好好。”他一个劲的跑,一个劲儿的跑,就在这时,宁泽感觉他身后,好像有人死命追他,宁泽没有回头,他只感觉不能回头,回头就再也见不到韩琪了。

不能回头。

韩琪的声音越来越急了。

“阿泽,阿泽,不要睡了,求你不要睡了,快醒来。”

“快点醒来,泽,老公,求你了,快点醒来。”

“不要睡,不要睡了。”

韩琪的声音越来越悲伤,越来越难过。

宁泽发了狠,猛一咬牙,狂奔。

然后,一阵白光吞噬了他。

大概过了很久很久。

宁泽一睁眼。

就看到一群人。

其中坐在自己身边的赫然就是韩琪。

她依旧美丽,依旧动人。

彷佛他看到的那一切都是梦。

她的眼睛明亮好看,看着自己激动的神情,让他兴奋。

她眼里有他,她能看到他了。

他长了张嘴,可是却发不出声音。

却听到了韩琪激动带着哭腔的声音。

“阿泽,以后不要在扔下我了。”

他在心底地说。

好。

经年以后。

眼前这样一幕让魅笑开了颜。

“妈妈,今天我和爸爸出去玩,有个女人想抢你男人。”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女穿着小红裙的小女孩,向面前轮椅上的美丽女人告状。

可是这时,却过来一个成熟富有男性魅力的男人,走过来低下头亲吻那个女人,然后一把抱起小女孩。

“死丫头,又给你妈妈会说什么,那是你从美国回来的表姨。”

然后看向轮椅上的女人,说了一句。

“我回来了,今天吃饭了没。”

“嗯,没呢,美美太闹了。”女人声音温柔,也有点无奈。

男人看着这样一幕,然后伸出手指,在怀里的小女孩的额头点了一下。

“又调皮,害妈妈没吃饭。”

然后就看见小女孩嘟着嘴,可怜兮兮的说。

“我没有调皮,我也没吃饭,都怪爸爸,让我心情不好。”说着说着,眼泪还下来了。

“好好好,怪爸爸,都怪爸爸。”男人无奈的看着自家宝贝女儿。

然后小女孩破涕而笑。

最后,女人一脸温柔的看着互相闹着的丈夫和孩子。

99%的人还阅读了:

男友太大太粗太长活还好-女子高速就地解决厕所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_随着火车的颠簸进

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低喘啊哈 律动沙滩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