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微疯狂 经典h文—陪读liya987426

- 编辑:网页上传 -

“师傅,就在这里停下就好了。”童舟坐在出租车后座,看到了目的地,招呼道。

五天的假期结束得飞快,明天就要正式开学,而他今天查看日期,发现他前两天约定和猫猫头见面的日子也要到了,于是和张姨招呼了一声,打了一辆出租车,利落地来赴约了。

看着他费劲地下车,司机大叔很热心:“同学,我看你腿不是很方便,小心一点啊。”

“知道了,谢谢师傅。”童舟利索地付完钱,笑眯眯地冲司机挥了挥手。

他走进了约定的那个会所,报了房间的名字,跟着侍者穿过富丽堂皇的大厅,来到一个装修清雅的房间。

“先生,另一位客人还没来,您可以先在里面等一等。”侍者面带微笑,礼貌地弓了弓身,走了出去。

童舟走到桌子前坐下,看了看钟。

约定的时间是两点,他来的时间太早,现在不过一点四十。

童舟要了壶茶,百无聊赖地边喝边等。

守约的猫猫头没让他等太久,一杯茶刚见底的功夫,房间的门就被拉开了。

来人穿着一身休闲服,走路带风,头发没有染色,身上也没有什么彰显个性的饰品,面孔意外的帅气,留着板寸,双手插在裤兜里,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社会风吹雨打的叛逆小青年。

他坐在桌子的另一边。

童舟打量了他一眼,大致做出了判断,笑意愈深,友好地给他倒了一杯茶,弯起唇,露出了一颗小虎牙:“歇一会吧,喝茶吗?”

“不喝,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和你喝茶的,你少想着转移话题,也别想试图蛊惑我啊,告诉你,我和郑哥不一样!”萧一樊硬气地说,坚决不被虎牙蒙蔽,话中带着十足的警惕,甚至没有接他递来的茶。

童舟:“……”谨慎到这种程度,原主给他的心理阴影有多深啊。

他默默地放下茶杯,没有就萧一樊的某些脑补做出什么反驳:“好吧,不喝就不喝。那请问你找我来是要做什么呢?”

“我当然是来兴师问罪的!你公然背叛大家,连一句解释都没有,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我们以后打拼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萧一樊的目光睥睨,冷哼一声,“今天我必须要一个合理的说法好或者道歉,不过你不要想着可以说谎!”

他没有给童舟插嘴的机会:“其实我已经调查清楚了,知道你是为了什么这么做,证据确凿,我……”

“停一停!”一直安静地做个听众的童舟终于忍不住了,他举手,礼貌地问,“那个,我能问一下,你调查的结果是什么吗?”

完全不思悔过,竟然还问自己为什么来试探?萧一樊皱起眉头,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早听大家说了,你看不上我们,就搭到了其他的靠山,想要跟着更厉害的大哥,再加上那个人还给了你钱,所以你就毫不犹豫地决定要背叛兄弟们!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忘了你加入的时候说了什么吗?”

什么东西?原来那群人是这么跟他说的吗,怪不得被忽悠过来了。童舟听着他说得天花乱坠,目光有些怜悯,诚实地摇了摇头。

萧一樊被气得倒仰:“好啊你我就知道,你根本不是真心跟着郑哥的!我早看出来你动机不纯,但是无论怎么苦心和郑哥说,郑哥都像是被灌了迷魂药一样坚持要让你加入,竟然还让你做二哥,也不管兄弟们会不会寒心……”他回想起了那一段被人横插一脚,直接从二哥变成三哥的黑暗过往,越说越悲愤。

“你……你就是一个靠脸上位的卑鄙小人!别以为你长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和郑哥不一样,不会被你骗的!”

他说的口干舌燥,抬起头,却看到了童舟一张没什么波动的脸,更为他竟然无动于衷的无耻愤怒了,热血上头,当即把手伸进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银行卡来。

幸好他早有准备!

“啪”的一声。

童舟一脸懵逼。

他看着对面的一点就炸的猫猫头说着说着,忽然把一张银行卡拍在了桌子上,气势十足且不怎么聪明的样子像极了一言不合就砸钱的霸道总裁。

“我要让你明白你犯了多大的错误,你背叛兄弟们得到的东西,其实根本一文不值!”萧一樊指着那张卡,让童舟看清楚了,霸道地说,“看到了吗,这张卡里有一百多万,都是我用来建设我们队伍的!”

他停了停,润了下喉咙,满意看着童舟目瞪口呆的表情,只觉得爽快极了,不枉他掏出了十几年攒的所有零花钱:“虽然大家的花销一直都是我出的,但是没想到吧,我其实有这么有钱!”他哼了一声,挺了挺胸,“不过作为三哥,这也是我应该为兄弟们做的事。本来这些钱会用在大家身上,让兄弟们都得到更好的发展——不过由于你愚蠢的选择,这些现在都和你没关系了!”

童舟一时间竟然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萧一樊俯视着童舟,自信地说:“无论你跟着谁混,他们都不会对你这么好的。懂了没有,你以为自己是对的,其实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这是哪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童舟几乎要被他把做混混当成一种事业的单纯打动了——然而他此刻不仅没有丝毫像萧一樊想象的那样悔恨,甚至还十分想笑。

但是他忍住了,同时心中还止不住的冒出恶趣味。

“唉。”

半晌,长长的一声叹息,萧一樊盯着童舟,发现他终于开始悔过,低下了头,额前的碎发垂下来,挡住了他的眼睛。

现在才后悔,已经晚了!萧一樊愤愤地想,心里又有些隐秘的得意。而且还是因为金钱的力量才开始悔过,我早已经看穿了你的真面目!

他已经准备好了自己要以怎么样冷酷的姿态来拒绝童舟的请求原谅,话到了嘴边,却发现对面说的话并没有按照他的想象来。

童舟摇了摇头,表情看不分明,语气沉痛:“唉,你错了。”

“什么?!”

童舟又叹了口气,声音顿挫,感情充沛而富有感染力,拂过耳畔,把人不由自主带入一种哀伤的情境之中,那是对现实的无奈和妥协:“好歹兄弟一场,我并不想被你误会,所以尽管不打算跟大家解释,但是我还是说清楚吧……其实我离开你们,并不是为了跟更厉害的大哥,也不是背叛。我选择走——唉,是因为我准备要退出江湖了。”

萧一樊被他富有感情的朗诵震住了,他看着童舟,嘴巴微张:“什么?……真的?”

童舟憋了一会儿气,脸色涨红了些,眼睛也瞪得有些酸涩,努力让自己的大眼睛释放出真诚与忧伤:“真的,所以我才说你误会我了。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向你认识的所有人打听,纸包不住火,如果我真的认了别的大哥,肯定会有人知道的。”

“但是李晖他们说……”萧一樊十分纠结地念叨,他想反驳童舟的话,可是一抬头,看着那鸦羽一样的睫毛下隐约带着微红的眼尾,不自觉地声音又小了下去,“这、难道是大家弄错了吗?”

“肯定是大家误会了。”童舟笃定地说,演技在这一刻到达巅峰,“我忽然要退出,他们一直有怀疑和猜测,再加上那天出事之后,我有一个同学正巧经过送我去了医院,李晖他们估计就这么误会成那是我要投靠的人了。”

萧一樊听完他有理有据的分析,思考了一会儿,结结巴巴地:“……原,原来是这样,我们都误会你了啊。虽然郑哥因为你摔破头,但是你也伤到了腿……而且虽然我们欢迎别人加入,但是并没有不许别人退出,你其实也没有什么错。”

他经历了一番大起大落,此时满心的愧疚浮上心中,低头道:“对不起啊。”

某种意义上来说完全没有说谎的童舟十分坦然地接受了道歉:“没关系。”

他心里像明镜一样。

李晖那些人心有怨言,但是碍于原崇的关系不敢自己来,想把别人当枪使,于是故意在背后说了两句似是而非的话,就把这傻孩子骗来了。

萧一樊在包括郑远在内的一群人里明显就是一个冤大头的角色,因为还要靠他养活,所以他们嘴上都恭恭敬敬地喊着三哥,但心里恐怕没半点真情实感,否则不会明知道可能会得罪原崇,也没人拦着他。

“不过那个,童舟……”

半天,萧一樊期期艾艾地说,“你,你为什么要退出啊?”

童舟看着地主家叛逆傻儿子头顶的发旋,回过神,清咳了一声,正了正神色,认真道:“因为我发现要建设社会主义,必须要有知识,千好万好不如学习好,所以虽然舍不得你们,但是我必须要履行我自己的义务,认真学习才行。”

“毕竟只有努力能成就人生,知识才能改变命运!更何况我家境不好,不像你一样有钱,所以就更要努力奋斗,如果没有学历的话,以后就只能去工地搬砖……”他想给这傻孩子传授一点人生真理,字字肺腑,说的异常动情。

而萧一樊猝然接受了一番熏陶,此时已经听傻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让人湿硬的小黄文-让我进去 就放一会

极品风流教师—每次含下体都会吐

三十七种漂亮发型编法&自由落体乔栖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