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它想你想的都硬了&bl文库为什么不能搜索

- 编辑:网页上传 -

沉世柳自是知道母亲对自已的关爱,然而,她还是摇摇头,道:“娘,女儿是不会把龙倩儿送出宫的,在龙倩儿的心里,女儿是她这个世上唯一的能依赖与信任的亲人了,我又怎能夺了她的幸福后再弃她于不顾呢?爹与娘的意思,女儿也明白,可女儿做不到。”

“世柳?”柳氏还想再说什么,便被沉世柳截断,“娘,不管结果如何,女儿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你这孩子,”柳氏有些急了,“你可知道你爹为了让娘今天进宫,是他向皇上交出了任用官吏的权利换来的。”

“爹爹他?”

“傻孩子,你爹他虽爱权势,但更爱的还是娘和你啊。”柳氏动情的道:“自从你进了宫后,他没少花心思,可你呢,让爹爹失望透了。”

“女儿知道。”沉世柳苦笑,爹爱娘,这是毋庸置疑的,要不然这么多年下来,爹早已三妻四妾了,又怎会只有她一个女儿呢?

“既然明白,你还要如此固执吗?”

沉世柳默默的点点头。

“你这样做不是与你爹相对抗吗?你这脾气――”柳氏气急的声音说到一半,便换成了叹气声,知道女儿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是怎么样也劝说不回来的,半响,才道:“你真的决定要如此做吗?”

“是的,娘。”

“那好,娘也不多说了。”柳氏脸上有心痛的失望。

“娘――”沉世柳不禁红了眼。

“乖――”柳氏深深吸了口气,道:“我也该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子。”

“女儿会的。”沉世柳点点。

“我的小外甥现在可好?”柳氏轻轻抚上沉世柳的肚子。

“他很好,娘放心。”

“爹娘更为担心的是你的身子,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嗯?”不知为何,柳氏的心头总觉得被什么给压着似的,隐隐的有点不安。

“娘,我没事,太医院的御医们都在正钦殿里侍候着,就算天塌了下来,女儿也不会有事。”沉世柳安慰的一笑。

“那就好。”柳氏站起了身,朝沉世柳行了一礼:“皇后娘娘保重,命妃柳氏告退了。”

“你们也要多多保重。”见母亲转身,沉世柳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终是泪流成河。

虽然暖阳普照,但初春的风依旧很大,带着深冬日来得及带走的寒冷直朴人脸面。

正钦殿的炉火比起前几天来燃得更旺了,一个月下来,那苦浓得呛鼻的中药味儿早已覆盖了正钦殿原来留有的花儿清香。

当沉世柳将自己的决定告诉凌飞时,凌飞望着她半响,才淡淡的道:“随你。”

“皇上,妾身希望龙倩儿能坐上正妃之首位。”换句话说就是要皇帝以正妃之六礼迎娶龙倩儿,这是仅次于皇后的殊荣。

“皇后,你想乱了祖宗后制吗?”凌飞目光如冰:“区区一个宫女,竟位居四妃之首,你打的什么心思?”

“臣妾并没什么心思,只是希望能给龙倩儿一个妃位,皇上,行吗?“沉世柳自是知道那要求过份,但若没方才的逾越,又怎能有另一翻的商量。

“皇后,朕一向以为你识大体,却没想跟朕讨价还价起来。”凌飞望着沉世柳一直以来未曾红润过的脸,目光深沉。

“龙倩儿是臣妾最为疼爱的妹子,臣妾自然希望她过得好。”沉世柳移开了皇帝直视自己的目光,那目光似是洞悉一切,令她不敢直视。

“是吗?”凌飞冷不防说道:“朕还以为你这么做只是在弥补你父亲曾犯下的过错。”

沉世柳心头一震,皇帝他知道什么?

“这二年来,你的所言所行,合朕的心意,也不失为一个好皇后,后宫之事你可以全权做主,但不要乱了主次。“凌飞这话说得奇怪,似隐含了什么,但他没给沉世柳思索的空间,话一说完,便在十几个太监的随侍下离开了正钦殿,朝御书房而去。

皇上这是答应了吗?沉世柳心中一喜,然而,忧虑也并上了心头,皇上刚才所说的话显然是知道父亲当年所做之事,难怪这二年来,皇上与父亲二人之间明着虽和睦,但暗里却早已惊涛骇浪,更是阻断了自己与家人的来往,可皇上到底知道多少?沉世柳的心中慌恐起来,不禁想起了康顺一年那二个月内突然发生的几起变故,这样一想,她全身竟出了一身的冷汗,心中赶紧将这些复杂的心思移除,现在,她最重要的是保护肚里的孩子,可不能让以前的事耗了心神。

三天后。

湖很大,也很美,波光粼粼,清澈见底。

湖叫妃子湖,传说是以前凌朝的国君为了他的爱妃所建。妃子湖旁种着几株细挺的绿竹,竹子倒映在水中,春风吹来,和着温暖的阳光,影色倒也幽人。

龙倩儿踢着一颗小石子走在湖旁,脸上有抹忧愁,直到小石子滚至一双白底绣金缎面的鞋前,龙倩儿才抬起了头,一见到来人,脸上浮起了一抹开心的笑容,身子福了一福,道:“龙倩儿见过煜王爷。”

“怎么愁眉苦脸的?谁欺负你了?”凌煜笑望着龙倩儿,在如此景致之前,他一身的白衣更显得脱俗与俊美了,如仙人下凡。

“没有,龙倩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在凌煜的面前,龙倩儿如在沉世柳面前那般无拘无束,随性得很。

“都快当妃子的人了,愁眉苦脸可不好。”凌煜打趣。

“煜王爷是怎么知道的?”龙倩儿奇道。

“这又不是秘密,宫里早传开了。”凌煜呵呵一笑,道:“这是喜事啊,你愁什么?”

摇摇头,龙倩儿轻声道出心中的顾虑,“可我怕皇上。”

凌煜一怔,如星晨般的眸子中溢满了笑意,半响,忍不住笑出声来,龙倩儿怕皇上这他早就知道,从小就是了,可没想到长大了还是如此,呵呵~~其实龙倩儿的性子是见了谁估计都怕生,这二年来,若不是他经常进宫,一来二去的熟了,自己又对她如妹子般百般宠爱,怕是她见了自己也会转身即跑,更何况是皇帝的大冰脸,不过,他倒是真心疼爱龙倩儿如妹子,从小就是了。

“王爷笑什么?”龙倩儿不解。

轻抚了抚龙倩儿的秀发,凌煜宠溺的道:“这我也帮不上你。”

“我知道。”龙倩儿叹了口气。

凌煜忍住笑,问道:“那你喜欢皇上吗?”

喜欢?龙倩儿望着凌煜,晶亮的双眼一眨一眨,久久才摇摇头,她怕皇上,又怎会想过喜欢什么的呢。

不喜欢吗?凌煜的心里一松,目光在此时闪过一道阴影,快得来不及让人发觉。

“王爷今天进宫有事吗?”

凌煜从怀里掏出一个色泽普通的玉镯来,交至未面的手中,道:“我是专程来送你这个东西的。”

“镯子?送给我?”

“是啊,这是我母妃临终前送我做留念的。”凌煜淡然的一笑,想起母妃的死,目光阴沉了几分。

“可为什么要送我呀?”龙倩儿不解,这镯子虽普通但对煜王爷来说肯定是意义非凡的。

“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做妹妹,现在,妹妹要出嫁了,做为哥哥总要准备一份礼物吧。”凌煜温和的一笑。

“煜王爷对龙倩儿真好。”龙倩儿真诚的道,她当然知道凌煜对自己的疼爱,所以在她的心目中,煜王爷与世柳姐姐一样,都是她最亲最想依靠的人。

“那我这个哥哥你认了?”

“嗯。”龙倩儿重重的点点头,笑逐颜开:“那是龙倩儿的福气。”

点了点龙倩儿的俏鼻,凌煜亦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

康顺三年三月二十日,一道圣旨到了正钦殿,龙倩儿被封为福妃,赐永平宫。

其宫名与妃号是沉世柳特意为龙倩儿取的,连在一起为永远平安幸福之意。

今夜的夜色很美。

龙倩儿已在宫女的服侍之下沐浴完毕,端庄的坐在床上,随着一声高喊:“皇上驾到。”龙倩儿忍住了欲逃走的冲动,站起身,带着宫女迎驾。

“妾,妾身见过皇上。”龙倩儿不敢抬头,行过礼后便恭敬的站在一旁,双眼更是不敢随处乱瞄,就盯在鞋尖上。

几个宫女已然悄悄退下,一时,诺大的永平宫就只剩下了皇帝与害怕紧张中的龙倩儿。

“福妃,给朕宽衣。”凌飞走至龙倩儿的面前,不悦的道。

“应龙倩儿,睁开眼睛。”明明是想大吼的,但说出来的声音却有种咬牙切齿的温柔,凌飞迷惑于自己奇怪的声音。

“是。”龙倩儿声音如蚊,睁开了双眼,却不敢直视身上的男人那如射暗器般的目光。

“看着朕。”

龙倩儿目光上移,却在看到凌飞如豹般锐利的双眸时,泪竟然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流了下来,身子更是不可抑制的因害怕而颤抖起来,尽管如此,却不敢闭上双眼,听话的望着他。

龙倩儿猛的睁大了双眼,真正的与凌飞的双眸来了个灵魂之窗的接触。

许久之后。

凌飞紧紧的将龙倩儿抱在怀里,面上冰冷依旧,并没有因为刚才的激情而有任何的变化,他紧闭着双眼,面对着怀中人儿持续的哽咽,脸上有着浓浓的厌恶,沉声道:“不准哭。”

怀里的哭声突然停止,只剩下了轻微的哽咽。

凌飞的嘴角扬起了一个不太起眼的弧度,淡淡的若有似无。

“是,未,龙倩儿知道了。”没有拒绝,是因为下意识的在服从,更从没有去想过为何要拒绝,龙倩儿只能依附,当然,此时此景,她自也不会去想,后宫女人原本就是皇帝的所有物,她已属于他了,却为何皇帝又要在此时说出这样一句矛盾的话来。

“睡觉。”凌飞命令。

半盏茶的时间之后,当怀里传来了细微均匀的呼吸声时,凌飞脸上那抹弧度加深了。

天上是星光点点,繁华一片,可见明天定是个大晴天。

此时,万籁俱寂,突的,一条人影从皇宫御膳房内腾空而起,几个起落便立于了太和殿殿顶,只见他先将手上的一盘羊肉放至在琉璃瓦上,随手又拿过腰际的酒葫芦喝了几口,也不顾寒冷,只身单衣就卧躺了下来,边吃边欣赏起夜景来。

这人不是楚浪是谁?一惯的蓬头垢面,连那件不知是打了几个布丁的乞丐服似乎十年如一日,未曾变过。

随手抓了一块羊肉送里嘴里,楚浪含糊不清的道:“还是皇宫里的东西合我口味。”说完,侧身朝永平宫望去,他嘴边的油腻不知道有几层,竟在星光闪闪之下亮如银光,只听他说道:“这福妃竟能不通过选秀便直接封妃,看来,来头不小。”

“姐姐在说什么呢?”竹子颜眨了眨天真的美目,傲然的道:“皇宫里锦衣玉食,富贵华丽,维我独尊,难怪师父他们要一心复国了,姐姐,我们身为东胡国的公主,本该就是凤凰,自是凤凰就是要住在皇宫里,不是吗?”

“子颜,你立即出宫,马上,快。”竹笙舞仿佛没听见妹妹的话,一把拉过妹妹的手便朝宫外走去。

“为什么?丽姨可好不容易让我进宫的,还有,姐姐忘了吗?我现在的身份可是礼部尚书之女朱一眉,皇上亲点的丽嫔,况且我也不想出宫。”

“你只是我的妹妹,不是什么丽嫔,子颜,师父她们的大事自有姐姐来完成,姐姐只希望你能平安快乐过一辈子。”

“是吗?”竹子颜望了竹笙舞一眼,有抹不屑,“我看姐姐是想独自一人在皇宫里享荣华富贵吧。”

竹笙舞一愣,怔然的望着妹妹。

竹子颜突然娇丽的一笑,道:“我在跟姐姐开玩笑呢,总之我不要出宫,我喜欢王宫。”竹子颜此时露出了一抹羞涩,道:“我也喜欢皇上。”

“子颜,听姐姐的话……”

“我不要听,丽姨说了,姐姐这人心太软做不成大事,让我在宫里自已拿主意,她从小那样训练我就是为了我有朝一日能担当大任。”

“什么?训练什么?”师父不是跟自己保证过绝不让子颜成为复仇的棋子吗?还说会让子颜无忧无虑的成长,竹笙舞一时似无法回神,只觉一切的一切来得太突然,也压根没什么心理准备。

“你会的我都会,你不会的我也会。”竹子颜俏皮的道:“好了,姐姐,我困了,你没事的话就回‘景兰殿’吧,要是被宫里的高手发现了可不好。”就在竹子颜朝床走去之时,竹笙舞突然出手,然而,她快竹子颜却比她更快,风驰电挈间已点住了她的定穴,竹子颜娇笑道:“丽姨猜的真是没错,姐姐果然想来这一招。”

“子颜――”竹笙舞欲说的话被竹子颜截断,只见她正色的道:“姐姐,这皇宫,还有这皇宫里的那个男人,妹妹是要定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姐姐放心,丽姨早已将宫里的一切情形都告诉了我,当今的皇后根本不足为惧,因为皇上迟早会把左相沉桧除去,而那个福妃,”竹子颜脸上满是轻蔑,“胆小如鼠,她对皇上而言可有可无,这二个女人都不会是我的对手,不出半年,我便会让她们消失在皇宫里。”17

99%的人还阅读了:

玩弄美妇系列—沉沦的温柔

宝贝忍着点进去了_宝贝张开你的小缝让

店长的巨乳BD&就想惯着你txt百度网盘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