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满了 h—柱子心痒痒的

- 编辑:网页上传 -

站在房顶之上,璇玑俯瞰远处,一座一座的垃圾山似是看不到尽头。

自己和迦已经开始渐渐习惯了流星街的生活,只是……为什么那么小的屋子要五个人一起住?库洛洛和侠客就算了,那个西索为什么也要住在这里?

想到西索,少女立刻紧眉深锁,竟然让别人知道自己怕猫,真是……

昨天伊尔谜相互介绍时,他就感觉到璇玑不太喜欢西索,今天一早跑来,就紧张兮兮的缠着她问:“姨姨,是不是怪小伊交了朋友没告诉姨姨?”

“席巴知道么?”璇玑过掉提问,转而安抚地摸着他的头。

“爸爸说他很强。”见少女没回答他的问题,以为真的惹她生了气,急忙解释:

“不是小伊不告诉姨姨,上次姨姨帮猎人协会做事,出门好久,也不跟小伊打电话,小伊无聊,只好跟爸爸去实习任务,后来就认识了西索,他好会打牌的,我老是输,欠了好多钱……”

后面的声音越说越小,几乎都要让璇玑贴到伊尔谜的嘴上,才能听清。

“小伊!赌博不好!”少女淡然的教训道,同时收回在他头上的手。

伊尔谜见势,马上两手抓过她还没放下的手,放回自己的头上,摁着,一脸委屈,“小伊知道了。”

“嗯。”璇玑看伊尔谜已然答应了自己,就放下心了。

“姨姨,你还在生气吗?”伊尔谜不敢抬头,怕是在她眼中看到对自己深深地责备。

“我什么时候生气了?”璇玑奇怪,最近的脾气是改变了不少,不像以前那么冷清了,大概是和几个孩子相处的关系,但也没变得那么差!

“姨姨讨厌西索。”多年的相伴,伊尔谜确信自己是能感应到少女情绪波动的,他肯定的陈述。

“没有讨厌……”挺多是不喜欢而已。

只是想到自己藏了那么久的秘密被人发现,心里多少有点不甘愿。

“那就好,西索是我第一个朋友,说不定也是唯一的一个了,小伊就怕姨姨……”伊尔谜的眼神黯然,头垂得更低了,只留了个后脑勺对着璇玑。

这就是揍敌客的悲哀么?想着,璇玑抱过伊尔谜,放到自己的腿上。

这孩子又重了,窜到真快,以前明明可以缩在自己怀里的,如今他的头都能抵到自己的下巴了,迦现在也比他们几个矮了……

“小伊自己决定就可以了,姨姨会一直帮你的,好了,现在下去吃饭吧……”

—————————————————————————————————————————

在流星街天天有吃的是不可能的事,那么顿顿都有就是在异想天开,像璇玑他们这样每餐都是最好最干净的食物,更是生活在流星街的人梦寐以求的事。

这些食物都是库洛洛、侠客和西索去买的,璇玑对流星街可是一点都不熟悉的,当然出钱的是她。

璇玑不知道库洛洛他们三个人是怎么看的,总之,她自己是绝对不能忍受迦和伊尔谜吃那种又腐烂又发霉的东西的。

可是令人奇怪的事,直到璇玑他们离开了流星街,也没搞明白这种张扬、频繁的举动为什么会没引得人来抢夺……

——————————————————————————————————————————

“喵……”一个叫声打破了原本和谐的场面……

璇玑吃饭的动作遽然一顿,可很快恢复了过来。

她冷静地瞟了眼迦,之后,便认真的听着那边的动静,这地方野猫真是多!

迦领会其意,起身借故走了出去。

另一头的西索像是想到了什么,在饭桌前一个劲的乱笑,“嗯哼~♣小沐沐怎么不吃饭了呀?哈哈哈哈~♥”

接着,腰还配合地不断扭动,在那使劲的颤微!

不想理会西索的取笑,璇玑身体前倾想去夹菜……

突然,璇玑搁置下手上的餐具,急遽起身,向后迅速退了几步,离开餐桌,椅子也由于动作,被推到在地。

“你们几个现在把桌子整个扔出去,扔到最远的地方去。”璇玑双眼似是盯着她刚才吃饭的地方,催促道,“快点!”

“姨姨,怎么了?”伊尔谜想上前查看。

“沐,好好吃饭!”库洛洛人小鬼大的命令。

“哎呀~♥小沐沐又无缘无故发脾气了!这可不好哦~◆”西索危险地眯起了灰眸。

“沐,饭不好吃吗?”侠客伸出右手食指点着下巴,脑袋望天,思考着说道,“不会啊,这不是你指定的店,指定的菜色吗?”

就在众人踌躇时,一只很小很小、几乎透明的米白色蜘蛛,从少女刚所在的位子爬了出来……

“啊啦◆~哈哈哈哈~小沐沐还怕蜘蛛呀♠,我以为除了……”大笑之际的西索看到璇玑看似平淡的眼神,乖乖噤了声,“好吧~真可惜♣……”

“快点扔出去,吃的等会重新买。”她指挥着除了伊尔谜外,都不听自己话的孩子。

伊尔谜见她那么害怕,就作势想弄死蜘蛛。

“小伊,不要打死它,恶心。”看到他的动作趋向,璇玑忙出声阻止。

于是,库洛洛就准备抓起蜘蛛放出去。

“库洛洛,别拿,很脏。”璇玑也及时终止了他的计划。

“你怎么这么麻烦!”库洛洛忍不住地抱怨她。

西索除了狂笑之外,没有做任何举动,他可是很享受的看着这场闹剧……

就在众人恼怒之时,忽然一个盆子出现在桌上,罩住了那只不断爬行的蜘蛛。

“迦……”璇玑轻呼,用眼示意着自己的目的。

“你们连桌子一起丢了吧,蜘蛛爬过的东西,璇玑她不会再用的。”

最后他还无奈的耸耸肩,补了句,“这是她的习惯。”

—————————————————————————————————————————

后来他们逐渐发现,只要有猫叫声,迦无论在做什么,都会马上停下离开,西索那时也会笑得越发猖狂,久而久之,大家都明白了个中缘由。

只是这种闹剧在他们的平日生活中,时常上演,从最初觉得在流星街这么做是种奢侈,到后面几个人对此习惯麻木。

而且,他们发现只要有猫和蜘蛛,璇玑就会变现得跟平常截然相反,她也愈加没有大人的自觉和威信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32性姿势二十四动态&穿越重生之香港1979

宝贝它想你想的都硬了&bl文库为什么不能搜索

玩弄美妇系列—沉沦的温柔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