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被辱系列小说网-男人的巨龙硬的发烫

- 编辑:网页上传 -

第三十四章让人不安的转变

先是睡不着,睡着之后接二连三的恶梦,梦到她又落进了猪圈,那只黑猪突然开口说话了,竟然说,她的第一个吻是献给猪哥了,岂有此理!

猛得惊醒,睁开眼睛,看到小雨红着眼圈着在床前,屈梓月一下子又闭上了眼睛,这是多无奈的现实啊。

“屈姑娘,天一亮大夫就来了,现在等在外间……”小雨的声音带着哭腔,一定是被管家给狠狠骂了一顿,想想昨晚逃跑未成还留这么一大堆麻烦,屈梓月死的心都有。

天亮了!屈梓月睁大眼睛猛得坐起来,看看窗外大亮的天空,屈梓月差一点就要捶胸顿足,她原本想着要等小雨睡着之后,她去墙角把那个包袱找回来的,现在天都亮了!

若是被秦宇年发现那个包袱,她该怎么解释……

“姑娘,你的脚!”小雨的眼睛盯到屈梓月的脚上,她的大脑立刻像被重物击中,“我的脚,我的脚好像没那么疼了,还是让大夫回去吧,呵呵……呵呵!”

屈梓月傻笑几声,脸上的线条僵得像是千年化石一般,小雨脸上的表情也难看,好半天她才低声说,“大夫是王妃请来的,如果姑娘不让大夫瞧瞧,恐怕不好和王妃交待!”

看来昨天寻死未成,今天又是精力旺盛,现在竟然有功夫关心起她来了!

“那好吧!”屈梓月知道脚根本没伤,但现在的状况是身不由已。

“王大夫,请进来吧!”小雨转身请大夫进来。

屈梓月躺在床上,任由那大夫翻来覆去地盯着她的脚看,又垫着一块白纱这捏捏那捏捏,屈梓月则是面无表情,“大夫,我觉得我的脚应该没什么事了,大夫瞧完就回去交差吧!”

大夫面有难色,瞧了小雨一眼,然后又埋首摆弄屈梓月的脚,好像不查出什么毛病来不肯罢休似的。

“我说了,我身体强健,休息了一晚上脚已经好了,大夫不必再瞧了!”屈梓月心中惦记着那个包袱,有点不耐烦这个大夫的罗嗦。

这时,罗玉娇摆着腰身,悠闲地迈步进了门,脸上的笑足可和三月荼蘼的樱花相比,直看的屈梓月满心长了一寸长毛,这情绪变化也太快了,在现代估计她得被关进精神病院几天吧。

“妹妹这样说可就错了,明日就是妹妹大喜的日子,若是有什么闪失,就是我做姐姐的做事不周,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还要看王爷的笑话呢!”罗玉娇走至屈梓月的身前,十分亲近地伸手摸了摸屈梓月的脚,吓得屈梓月慌地收了回去。

她不敢想象,一个被她整到磕头的人竟然还愿意亲自摸她的脚,那这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罗玉娇见她这样也不恼,只是神色肃然地叮嘱大夫,“别大意,一定要给仔细瞧瞧,一会也要用最好的药给梓月妹妹治伤,否则耽误了明日的喜宴,你有两个头也不够砍!”

“是,是,我一定仔细瞧!”大夫忙点头,随即又开始敲敲捏捏,屈梓月干脆任由他捏去,就算是捏脚得了。

懒得跟罗玉娇搭话,从第一次见面她和她就是水火不相容的敌人,再怎么着,她也没办法对她挤出笑脸来。

“妹妹,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不管以前有什么误会,今后可再不能吵闹伤了和气。以后我们姐妹二人一同尽心尽力服侍王爷,这才是要紧的事!”罗玉娇的话越听越让人作呕,屈梓月努力地保持面部表情,可是还是忍不住不时地向她翻一个白眼。

这是怎么了,难道昨天秦宇年给她灌了迷魂汤了?让她的态度突然这样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王妃,小的已经诊完了,基本没有什么大碍,但是伤筋动骨一百天,还是服些补药为好!”医生收了白纱,又用事先准备好的笔和纸写了药方,然后递到了罗玉娇的面前。

屈梓月些担心,罗玉娇会不会在药里下毒,却见罗玉娇将方子递给了小雨,“去,到药房抓药,就说是本宫的意思,他们自然会给最好的药!”

真有这么好心?屈梓月撇了撇嘴,看着小雨的身影离开,心里还是有几分不安。

“我没事了,呃,王妃昨夜想必也没有睡好,不如先回去歇歇?”屈梓月本是没话找话,却看到罗玉娇的脸色突然变了,过了一会才缓过来,“妹妹不必客气,是王爷让我来照顾妹妹,既然来了,就要看着妹妹把药喝下才行,要不然王爷怪罪下来,我不好交待!”

两人一时无话,罗玉娇也只是端着茶小口啜饮,一旁的贴身丫头不时的为罗玉娇添茶。

过了半个时辰,小雨端着一小碗药从门外进来,“屈姑娘,药来了,这可是我们府上最好的药材熬制的,大夫说了,喝了保准让姑娘身强体健,浑身舒畅!”

“不喝行不行?”屈梓月瞄了一眼罗玉娇,见她突然起身走过来,知道是不喝不行。

屈梓月放在鼻下闻闻,到是一股子清香。又望了望小雨,见她一脸笑意,也就不再多加思索,把药一口灌了下去。

见屈梓月喝完,罗玉娇这才起身,“妹妹喝了药,姐姐也算是安心了,就不打扰妹妹了!”

说罢,悠悠起身,用帕子轻轻拭了拭嘴角,就在屈梓月抬头的时候,却瞥到了罗玉娇嘴角那丝狡诈的笑意。

后背的凉意嗖地窜便了脊梁,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

“月儿,你可好些了!”秦宇年神色焦急地进来,看到罗玉娇也没有多加理会,擦肩而过的时候,两个也只是交换了一个眼神。

可是越是这样,屈梓月心中越是不安,由此可见,昨夜两人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若非如此,罗玉娇怎么能如此大度?

“还稍稍有点点疼,不过大夫说了,没有大碍!”屈梓月食指着拇指捏着比划,掩饰脸上的尴尬,昨天的事情能瞒得了管家,可是能骗得过六皇子吗?

待罗玉娇出去,秦宇年突然从袖中掏出一件东西,“啪”地扔到了桌子上,而后拂起衣襟转身坐了下来。

屈梓月的目光刚刚在那东西上落定,立刻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忙地缩了回来。

那正是她昨天藏在树下的包袱,看来,秦宇年已经知晓了一切,心中惴惴,也不知道他会说什么。

99%的人还阅读了:

被全班轮奸_东莞小姐卖淫性交姿势

太满了 h—柱子心痒痒的

32性姿势二十四动态&穿越重生之香港1979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