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全班轮奸_东莞小姐卖淫性交姿势

- 编辑:网页上传 -

自欧阳红叶与勇大人和诚长老他们告别,同望月和风火一起离开宸极宫天权殿踏上寻找天符之路以后,心中一直忐忑不安,只是表面上仍旧装得随性洒脱。虽然他深知此番向西行进必然是山高水复,困难重重,但他更加放心不下的是欧阳小冷他们,在他眼中他们几个还只是孩子,现在却要被迫肩负妖界存亡的重任。

大战后,除两位长老代为管理的王城永川和琥珀龙王所管辖的东尧以外,妖界其他地方早已分崩离析,陷入群龙无首的混乱局面,而青云的余孽正是趁此机会袭击了大部分城池。眼下,王城神柱倾倒,整个妖界也跟着危在旦夕,全靠勇大人和诚长老力挽狂澜,才能暂时抑制住神柱坍塌。他们的功力自不用说,但毕竟两人都年事已高,想要抵住神柱不倒,势必会耗尽他们大部分的妖力和精力。这对于两位老者来说,是考验更是折磨,他们到底还能够坚持多久,说实话欧阳红叶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

正在他思来想去而一筹莫展的时候,偶然听到头顶上有鸟儿鸣叫的声音,他不觉抬起头顺着鸟鸣望过去,看见有一只金红色的小雀在他们头顶盘旋。那红雀正是荆棘,它缓缓下降至地面,现出巨大的人形,如往常般对他们轻鞠一躬。

“荆棘。”欧阳红叶也对他点头回应。

“我有欧阳古宅地下资料库的管理者捎来的口信给你!”荆棘抬起头说。

欧阳红叶一下子来了兴致:“快说来听听。”

荆棘清了清嗓子,完全模仿董穆雅说话的声音,复述一遍:“关于天符的记载有限,但我找到一篇关于南浙城主的文献,里面写有这样一段,宫中私密花园内,壁画上所画天神乾宿创造妖界的过程,而其中一部分恰恰是有关于天符遗落在妖界的某个地方。”荆棘停顿了一下,又恢复了自己本来的声音,“这就是她要我带给你的信息。”

“除了这些还有别的了吗?”

想到董穆雅这个女人竟没留一句关心和问候的话给自己,多少让欧阳红叶有些不习惯。

荆棘答道:“倒是有一句,但她后来又说不必复述给你了。”

欧阳红叶追问:“说来听听吧!”

荆棘又恢复了董穆雅的声调:“告诉他尽量避免和南浙城内的食丧鬼正面冲突,因为那样很快会引来他们大批的同伴,一定要给我活着回来!算了,这些事情他肯定也知道,就不必跟他说了,免得他又嫌我啰嗦。”

旁边一直不说话的望月忍不住哄笑起来,“人家说了嘛,你就嫌人家啰唆,不说嘛,你又觉得不自在,这不是贱骨头吗!”

欧阳红叶并不生气,听着他略带嘲讽的话语,只是坏坏的一笑,“好在还是有人关心我的,总比没人关心的你强些!”

“你也知道别人关心你,这么多年了,却故意装作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任由人家等着你。”

望月的这一句足以让欧阳红叶哑口无言,除了望月这样没心没肺的人,又有谁会如此碰触他心灵的禁区呢?董穆雅的心意他怎会不知?这么多年来,那么多相聚的时光,一点一滴的关心,对于他这个自认为最懂爱的人,又怎么会体会不到?但这份期待却让他无从回应,虽然自己的心里对她也多少抱着好感,但却永远及不上对另一个人的用情至深,就好像已经认定了最美的归处,对其他的风景也就仅限于欣赏,却无心停留。

他的孤独,他的痴情,他风流背后的专一,他不屑里面的心疼,他知道董穆雅都懂。她是知己,是他心灵的出口,但在心底空出位置之前,他却永远无法给她一个承诺,他深知自己的自私,却不知又该如何去接纳她的感情。

“该转达的就是这些,如果没什么需要我这就回王城了。”

见欧阳红叶他们没什么其他吩咐,荆棘又轻轻鞠躬,然后一跃化作那金红的雀儿飞入空中消失不见了。

董穆雅的发现让欧阳红叶豁然开朗,他和望月商议着事不宜迟,应该尽早地赶往南浙。不料,选择进入南浙的决定,却没有对上风火的心思,两方面随即引发了争执。

这个风火,表面上看是受狮王诚之命一路协助欧阳红叶和望月的,但实际上倒更像是被狮王诚派来监视他们的旁观者。他总是与他们两个保持一定的距离,离他们不远不近,一言不发地踽踽独行。此前,欧阳红叶一心只想着天符的事,即使对他有所不满也没有机会表达,但此刻面对他的蛮横和无理让他压抑许久的怒火几近爆发。

风火先他一步抱怨起来:“就为了那女人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一条消息,就要我们铤而走险跑去南浙那种鬼地方?!连言鸣都预言不了的事她怎会知道?!”

他十分不愿意进入南浙,因为他太了解南浙那个地方代表着什么,即便拿它比作炼狱也丝毫都不过份。其实曾经的南浙城主也是豹妖,与他又恰是同根同族,也算是半个兄弟,南浙与永川距离不算远,往昔他借着与南浙城主的交情时常来这里游玩。

流连在车水马龙的集市中间,观赏那些古灵精怪的商贩,看着他们贩卖着光怪陆离的商品,甚至不少在妖界明令禁止销售的东西这里也都能够买得到。比如,短时间让妖力翻倍的“御妖散”,以风隐鸟的羽毛制成的“隐身斗篷”,可以魅惑他人的“凝花露”,拥有剧毒的“鬼噬蛇散”,可以观看异界某处的“通灵镜”……特别是那些被贩卖的妖奴,许多都是人鱼一族的后人和外邦混血,她们金发碧眼,轮廓突显,身材婀娜,姿态曼妙,她们被奴隶贩子从罩着布袋的笼子里拉出来逐一拍卖,每拉开一个布袋都让人惊艳叫绝,勾的那些竞拍者们兴奋地将口袋里的所有金币倾囊掏出。这一切,简直好比天上人间,把年轻时的风火都看傻了,经常是贪恋忘返,脚下跟钉子钉住似的半天都不挪动一下。

南浙城沦陷为死城的头一个月,他还曾与南浙城主见过面,被他留在宫中盘桓小住了几日。那时候的一切都还平静、祥和,也未见丝毫关于南浙城主和青云接触的端倪。谁知在他刚回到王城永川后不久,南浙就爆发了食丧毒之灾,一座华美的城池几天内竟成了食丧鬼的巢穴。听极少数有幸逃出城的人说,南浙城主自知上了青云的诡计,已无颜面再活于世上,饮下放入鬼噬蛇散的毒酒自尽了。临终前,他下令士兵关上城门,以防止食丧鬼从城中跑出去涂炭生灵。

自此,一世繁华顷刻间化为乌有,富贵与荣耀也都成了过眼云烟,南浙成为一处远近闻名的死亡禁地。人人口中的食丧鬼城,只要一提起来都会变得面无颜色,跟遭受梦魇的惊吓一样。还有那些迷路误入城中、或是为寻得南浙城主遗留的宝藏而冒险进城的,无一幸免地统统成了食丧鬼口中的美餐。

欧阳红叶还是尽力压制住自己的怒火问:“你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吗?”

风火却不耐烦的吼叫着:“怎么样也比去那个鬼地方喂食丧鬼要好!”

望月轻蔑的向他笑了笑,转向红叶说:“算了,他怕死!我看啊,还是我们两个去好了!”

“也好!”

欧阳红叶决定顺势刺激一下风火,以他的个性,激将法可能比直接和他争吵更管用。

“我怕死?!笑话!我活了这么久什么没经历过?!从没有人敢这么瞧不起我的!”风火反驳道,他最听不得别人说自己胆小怕死之类的话。

“连食丧鬼那种小角色都害怕,还敢说自己不是贪生怕死?!”望月见欧阳红叶一个劲儿对自己使眼色,便赶紧心领神会地继续激他。

没说上两句,激得风火就有些沉不住气了。多数时候,风火简单的就像个孩子,俗语说的那种“脑子里缺根弦儿”或“一根经”,一不留神就叫人家给带进沟里了。很快,他跟那两个人较上劲了,嘴里粗声大气地嚷道:“去就去,谁怕谁呀,看我不杀他一座山那么多的食丧鬼给你们瞧瞧!”风火说完,吆喝了一声,驱马向着南浙的方向奔去。

欧阳红叶和望月相视一笑,也不敢怠慢,紧随着他的背影赶上去。行至第二天的傍晚,他们距离南浙城已非常接近了。

“前面就是南浙城了。”走在最前面的欧阳红叶勒住马绳回头说道,从马上放眼望去,只看见一片阴霾笼罩下的南浙城朦朦胧胧的轮廓,他回头对望月和风火说,“天色已晚,我们今夜就在城外休息吧,明天一早攻进南浙去!”

于是,三人纷纷下马,将各自的妖马唤回到黑暗之中。欧阳红叶和望月在城墙外升起篝火,围着火堆席地而坐。风火却还是执拗地选择与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让望月极其不快。

他故意大声的朝着风火的方向喊道:“看来我们明天要去会一会食丧鬼们了!”

欧阳红叶也不忘附和他:“对付他们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一下子砍掉他们的头颅!”

再次沉不住气的风火在一边不屑地嘟囔了一句:“这个我会不知道吗?!”

欧阳红叶并不理会风火,继续自言自语道:“不知小冷他们进展的如何了?”

望月安慰他:“那几个孩子一定能够找到地符,平安归来的,你也不必太担心了。”

“之前来南浙城次数虽多,却从没注意过宫殿里有个什么私密花园,真是有点儿后悔!”

听欧阳红叶这样说,望月也觉得可惜:“我还不是一样,那时候南浙城热闹非凡,集市上有趣的东西太多了,注意力又怎么可能在宫里面。”

“呵呵,谁能想到这硕大的一个城,竟然在几天内就变成了食丧鬼的老巢,这也是它的劫!”

“南浙城主若是不那么贪心,中了青云的诡计,这里本应该还是那番繁华景象啊。”

欧阳红叶不禁想起曾经的南浙城主也是一位妖界王侯。他虽为妖,却喜好发展商业,南浙城曾一度成为妖界最发达的城池之一。这里除了能够进行普通交易,还可以自由买卖各种魔物、灵药、符咒,妖奴等在其他地方禁止出售的东西。只是,南浙城主对黄金的诱惑难以抵挡,据说他宫殿地下的黄金甚至不输给整个妖界的总和,却仍无法令他的欲望得到满足。

最终他轻信了青云所说的点石成金的骗局,将所谓可以点石成金的“圣水”混入南浙的水源之中,城里开始不断有人莫名生起重病,身体像是被什么力量一点点抽干,死亡后却仍能在大街上行走,化作食丧鬼。所谓食丧鬼就是专门食血和腐肉的一种干尸,他们的意识已如单细胞生物无区别,不眠不休,不老不死,只要闻到活着生物的气息就会向那里集中而去,唯一杀死他们的方法就是砍掉他们的头颅。

99%的人还阅读了:

太满了 h—柱子心痒痒的

32性姿势二十四动态&穿越重生之香港1979

宝贝它想你想的都硬了&bl文库为什么不能搜索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