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des中国老太_我和同学啪啪啪

- 编辑:网页上传 -

“你凭什么如此折磨我,凭什么?我为了你,放弃绝世武功,你却要这样负我。”

谷菱伸出双手,对准水儿的脖子。

“小姐,你疯了?这是你的亲骨肉。”

柴房大妈使劲儿打着谷菱的手臂,却始终动不了,谷菱的力气太大了。

“小姐,你清醒点,他是水儿!”

“娘亲~”

水儿的动静越来越微弱。

谷菱放下双手,水儿向下跌落,被柴房大妈接住。

她赶紧带着水儿离开,回到偏房。

“我要娘亲~”

“水儿,你娘亲生病了,过段时间才能跟你一起玩耍,懂吗?你不要惹她生气,要好好吃饭睡觉……”

“不行呦,我要娘亲~”

“这孩子,我不是跟你讲道理呢吗?你怎么油盐不进?”

“刚才那阿姨,不是娘亲呀,我要娘亲。”

“胡说八道,看来将军把你们娘俩隔开是对的,我不应该同情,她会把你带坏的。你还小,经受不了她的残暴,难道你不害怕她?”

“她不是娘亲呀,我要娘亲~”

水儿哭的很大声,并且很伤心。

“哐!”

门被踹开了,谷菱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柴房大妈。

可柴房大妈就是搂住不放,将后背对着谷菱,不让她伤害孩子。

下人们听见后,也纷纷前来拦下谷菱。

她好像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眼神回到萌萌哒。

“宝贝!”

“娘亲~”

水儿小声叫了一句,眼皮向上抬起。

“这是真滴。”

水儿在柴房大妈的怀里,挣脱起来。

“不行,我不能让你过去,你娘亲正在生病,危险,要是出什么事,将军回来责怪,我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这是真滴娘亲,这是假滴衣服噢。”

柴房大妈听着水儿天真无邪的话语,转移着他的注意力。

“水儿,听说你今天去拍卖会了?真羡慕你啊,如此小的年纪,见过好大的场面,身上这件衣服,是新拍品?”

“赝品呦!”

水儿的讲话,逗乐了柴房大妈。

“这小家伙,难道你有火眼晶晶?还是有透视眼。”

下人们也被水儿弄笑了,拽着谷菱的力气,便没有那么大了。

“娘亲~”

水儿跟柴房大妈唠了一会儿嗑,又惦记起来。

眼泪汪汪的望着谷菱。

而谷菱面对他,也是满眼爱。

双手再次向前伸时,不再手背向上倾斜。

而是手心摊开,轻轻蹲下。

“宝贝,娘亲想你啦。”

谷菱准备往房间里走,下人们开启了一级防备。

“有人在吗?”

门外传来了一位男子的动静。

“是出手相救的大侠吗?”

柴房大妈在房间里搂着水儿。

其他下人全都出去门口,在门缝中看着外面。

由于上次是晚上,巽风的脸,并没有看清,把外面男子当做了他。

“大侠?是啊,我正是路见不平,不会拔刀相助的谷……”

“大侠快请进!我们将军一直在寻找您,满大街贴着您的救活事迹,想要犒劳于您。”

“噢?有这好事?”

谷文环顾四周,似乎也没有什么豪华装饰,与将军府的地位,严重不符。

想必也没有几个钱,再说,巩德刚去教训自己女儿小小一番,就想用钱来收买他,他可不干。

不争馒头争口气,何况,他身边的女子,很像妹妹谷菱。

她为何会穿越此地,很令人伤脑筋。

大哥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前来一次。

因为小妹完全不能生活自理,就算他确实不想管,但还是想来看看。

“大哥!!”

谷菱双臂大大摊开,做出抱抱的姿势。

对于一个夫人家来说,绝对使不得。

尤其当着众多下人的面,简直给将军在戴绿帽子。

“小姐,不要啊!”

下人们拽着谷菱的新拍品,衣服眼看就要被撕破。

“住手!!”

谷文大喊了一句。

“是!大侠!”

下人们犹如被他洗脑了一般,以为上次是他救了大家的命。

“你们先下去,我跟她讲几句话。”

“可是,小姐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偶尔的出去,也是跟将军一起,岂能在将军府里,与陌生男子单独相处?”

“我是她大哥,你说行不行?”

谷文的话语,得到了下人们的赞同,纷纷点头。

劝说着柴房大妈。

“这是小姐的大哥,又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没有他,现在我们全被烧死了……”

“我知道,但是……”

柴房大妈本来很照顾谷菱跟水儿,成天陪着她们一起玩。

但刚刚谷菱的表现,却让她大吃一惊。

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颠覆了她的三观。

或许她还不太了解三年前被将军带回来的这位小姐。

因为他们一直没有同房不说,将军像是被迷住了一般,对谷菱跟水儿任劳任怨。

他们母子俩却对将军态度冷漠,偶尔的打理,也是说将军的不是。

谷菱就连将军两个字都没叫过,更别提会喊什么夫君。

将军府里下人们不少,风言风语自然也就多。

各种版本全是关于谷菱的。

起初柴房大妈只是一味的维护娘俩,如今却不得不相信某些东西的存在。

比如,传说最多的便是忆柳香死而复活,中邪了。

被一个妖女缠身。

而她也破绽百出,比如谷将军是她父亲。

把她派过来,是想用美人计,扰乱军心。

将来好跟巩德将军一起,将帝王推翻,当首领。

现在,突然又来了一个哥哥,不得不让人怀疑。

下人们听闻谷文就是那个救他们的大侠后,显然放松了警惕。

但柴房大妈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他。

想必一下子,便得知真假。

“你是什么时候来我们这的?放火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果真是她哥哥的话,为何……”

当柴房大妈回过神来时,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光谷文不在院子里,就连水儿也被带出去了。

“小姐他们人呢?”

“你不是不让他们在将军府内谈话,怕败坏名声,他们便出去谈了。”

“什么?那要是那个什么大侠,带着小姐跑了呢?”

“就岂不是更好。”

下人们只觉得少伺候一个人,完全没理会到事态的严重性。

比如,该如何跟将军交代。

弄不好,全都要被赶出家门。

99%的人还阅读了:

咬住肿胀的花蒂不放&喝多了被战友口醒

求你们不要了np&老师的皮靴

车子越来越颠 坐在我腿上&乱小说屁眼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