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黄色小说-你别折腾我快进来

- 编辑:网页上传 -

做包子蒸包子的物件尽毁,潘素歌这几日只能在家中照顾沈策,但无论是做哪件事情,她也依旧乐在其中,乐此不疲。

沈母则骂着潘素歌,大有开玩笑的意味。

“可真是个傻姑娘,劳累的苦命,同我一般。”她早已经把潘素歌当做亲女儿来对待,十分看重。

里正接连上京三日,终于在第四日见到了范大人。

隔着珠帘,隐隐可以瞧得见里面的人端坐在茶几正中央,茶具摆放整齐,滚滚热气冒出,四周略显阴沉气息。

门外的下人看守在两侧,神色平静自若,见石三前来,微微行礼表示客气。

站在内堂,管家先行命人准备了糕点酒水,视为招待周全。

而内侧的人约莫着一炷香的时间站了起来,徐徐走置石三所在之处,逐渐能够看得清那抹身形。

“范大人,别来无恙。”石三忙从位子上起身,双手紧握行至大礼,毕恭毕敬。

“石大人严重了,范某不过是四品都司罢了。”虽言辞稳重客气,但眉宇之间的戾气石三实在是忽视不得。

堂堂四品都司,掌管京城军事要务,乃是这一代的军事指挥官,原是小小七品把总,四年前因一场战事,深受朝廷重视,被皇帝提拔,做了这四品都司。

说大也不大的官职,但权利却是实的,在京城也算是一号人物。

石三即便是里正之位,但为此行方便之事,可是大有用处。

“大人太过于严重了。”石三依旧保持谦谦状态,石厉宣那件事情还要仰仗范大人,他自然马虎不得。

该做的事情,该上心的事情,该有的态度一件也不能少了。

“听说石厉宣犯了事,被关进了大牢?”来人衣着朴素,灰色长袍加身,面上带有胡须,细目长眉,塌鼻薄唇,一副官态。

范世宁勾眉斜看石三,知晓石三过来的目的,可他偏偏想要吊着石三的胃口。

石三替他做事,他最怕手底下人做事情不干净利索,留下把柄。

然而石三的儿子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心思全用在了算计他人身上,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大人,此事疑点诸多,还请大人明察秋毫。”石三小心侍奉着。

有下人端过来茶水,他连忙接上了手,毕恭毕敬,身子一直呈现勾背形式,态度客客气气。

那范世宁的脾气古怪,他不得不小心着。

“本官当然知晓石大人为人,作为石大人的独生子自然也不会逊色到哪里去。”

“此次怕是多有误会,本官能够理解。”

此话一说,石三知晓事成了一半儿,心中感慨。

他生怕范世宁这里不会帮忙,到时候石厉宣的事情可就难办了。

俗话说杀人偿命,即便是这人没死,依着张浦那人的作为,石厉宣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不过,沈策此人,本官不想再看见。”他微微阴了阴眸子,提到沈策,范世宁那张脸忽然皱了起来。

似是有诸多烦心事卡在喉咙里谈吐不得。

沈策此人,一直都是他的心结。

沈家,他鼻子微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姿势依旧优雅,举止文雅。

潘素歌在一旁托着腮练习书法,时不时将着目光投向沈策,目光炯炯。

“相公,你最近感觉怎么样?”闲来无事,沈策在旁,她也专心不下来。

时不时问上沈策一句,闲谈话题。

沈策则是回以一笑,迟疑了片刻才言:“尚可,比的从前不知道好了多少。”

过去里连着饭菜都是难以下咽之物,即便是多滋补的东西只要看一眼便心声呕吐的念头。

尤记得潘素歌出嫁那两日,他的身子骨越发虚弱。

现如今看来,也不知是好了多少。

到底是潘素歌的功劳,沈策都一一记在心头,虽然不过多言语,但行为上已经表现出来了。

有关于那日之事,潘素歌不知晓感激了沈策多少次,但仍然觉得不足,她恨不得日日贴着沈策。

沈母只说潘丫头实在,沈策也只是把她的举止当做撒娇。

这日晌午,沈策四处走动晒晒太阳,由着潘素歌搀扶。

恰好被孙婉儿碰见了,孙婉儿忆起那些难堪,只觉得潘素歌表里不一。

她曾经表现的多么乖巧良驯,而如今却诸多诡计,很是难以对付。

她扫视了一眼潘素歌身旁的沈策,驻足停留,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策哥哥,近日身体可好?”她在沈策心中,依旧是那年幼时定下的结发妻子,虽最后嫁给沈策的是潘素歌。

可沈策此人,孙婉儿从母亲口中多少知晓一些事情。

她故意将着身子靠近沈策,羸弱可人,露出一副哀愁之态。

“一直都未曾见策哥哥,如今,身子依旧是这般,怎么让人放心的下去。”

沈策不动声色的移开,则是直接崴到了脚踝,疼痛剧烈。

“策哥哥,你?”孙婉儿落了个空,素问沈策空有一副容貌却不近女色,洁身自好。

这同潘素歌成亲之后,待潘素歌是极好的,但其他女子皆不多看。

如此近看沈策,若不是身有残疾,不久于人世,倒是个良人,如此容貌,实在是可惜。

不过沈策方才之举明显挑起孙婉儿不快,她孙婉儿的美貌即便是走在繁华京城街道里,也依旧惹人注目。

想来还是吃香的。

不曾想这沈策竟然这般嫌弃她,莫不是忘记了先前的事情。

“策哥哥就这么嫌弃我吗?如若不是……我和策哥哥本来是一对的。”

孙婉儿故作柔丝,泪流满面,百般难堪之态。

她将着此事罪责一并拖给了沈策。

沈策面色难堪,他忆起那日潘素歌所讲之事,记忆犹新。

“明明是你嫌弃相公身患腿疾,性命堪忧,又顾及两家婚约,所以才拉了我做了替罪羊,装的这般可怜,是要博取我相公的同情心吗?”

潘素歌鄙夷,微微眯起双眸瞪着孙婉儿,方才孙婉儿的动作她看的清清楚楚,心中十分有气。

“素歌,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空口无凭,你不能冤枉我。”孙婉儿有些慌了,不曾想潘素歌会当着沈策的面说出这些事情,这并非她本意,她也不想看到这一幕,着实难堪。

不然也不会策划出此事。

“怎么是乱讲了!”

她从来都不是那样的人,潘素歌气急。

然而沈策却只是将他揽入怀中,轻笑道:“素歌是不会骗人的。”

99%的人还阅读了:

欧美videosdese o孕妇—书包网镜子前面

男女做爰猛烈动图—紫微坐上永琪的龙根

猛吸奶水的老汉—男主口女主下面的文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